苍黄而遇浓烈而终 倒数第四天 倒数第四天,8:00之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28/




倒数第四天,8:00之前。


政委要了车,三个人坐上了警车,政委自己开车,院门已经被打开了,天色蒙蒙亮,大街上的人已经不少了。

警车飞驰着奔向了建工学院。

。。。。。。

舒梁已经记不清自己这几天都吃过什么了,怎么就是不饿呢,偶尔会觉得口渴,也有时候想睡觉,但是就是不饿。舒梁很不理解。

刘庆靠在前排的座椅上,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就是那样直挺挺的看着前方。政委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看一眼刘庆,政委也十分紧张的样子。

路边的路灯渐渐的都熄灭了,天亮了,北京又一次恢复了忙碌,这使得政委觉得稍微踏实了一些,至少看到这么多人在活动着,可以给自己一种很真实的存在感。

舒梁坐在后排座上,他敞开了外衣的扣子,并不是因为他觉得热,而是舒梁把手伸进了外衣的内兜,抚摸着那两个本,这才能给舒梁一种安全感,以及政委所谓的存在感。至于刘庆现在是什么感觉,从他的眼神中,只能看到大面积的紧迫感和片刻的惊魂。

街道两侧的行人渐渐的多了,车子也慢了,快到白石桥的时候,开始堵车了。

。。。。。。


紫竹院公园。

这是公园的东院墙。

舒梁透过车窗向外看着。

忽然,舒梁好像觉得车站后面,紫竹院公园东院墙下站着一个人,非常像是殷月,因为这是十一月份的北京,都穿上了相对厚重的外衣了,而墙下站着的那个女孩,看上去穿的是一身长裙,舒梁看到了,车子很慢很慢的在向前蠕动着,舒梁有时间回头去看着。

果然,在舒梁眼里,那是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那个女孩的目光也应该是在一直随着车子的行进而追溯着,舒梁按下了车窗,甚至探出头去,可是那个女孩却冲着舒梁这个方向开始摇头了,似乎是在告诉舒梁,不要这样做。

舒梁收回了探出去一点儿的头,那个女孩冲舒梁点头了。

女孩向上伸出了手,好像是在指着什么,在自己的身后,然后又用双手划了一个心形,动作不快,很缓慢,足够舒梁看清楚的。

舒梁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女孩。的确,那就是殷月。

政委发现舒梁在看什么。

“看什么呢?舒梁?”

“啊,哦,没什么!”

“那你一个劲儿的看?”

“哦,那边有一个穿裙子的女孩,我看着很奇怪。”舒梁对付着回答着。

“哪呢?”政委一边问着,一边顺着舒梁眼神的方向看着。

“。。。。。。”舒梁没有回答。

“哪有啊!我没看到。”政委也许真的没有看到,至少政委到现在还没有在这件事的全程中说过谎。

难道那是殷月的影子吗?难道又是只有自己可以看到吗?舒梁一边想,一边注意到,殷月渐渐的消失了,舒梁很着急,因为他觉得自己找到殷月的机会太少了,而他非常想知道殷月为什么会去枉死地狱。舒梁又伸手进了上衣的内兜,摸了摸那两个本子。

车子仍然很慢,有时候等红灯排队,干脆就停下了。

忽然,舒梁看到了紫竹院公园的东院墙里,那个自己曾经很熟悉的巨大的假山石上有三个金色的字。

“君石苑!”

殷月指的地方就是这里,划成了心形的图案是要告诉舒梁,他们之间依旧有爱。

舒梁似乎是明白了,殷月其实无处不在,殷月其实一直在自己心里,舒梁的手没有离开那两个本子,他此时此刻,突然间觉得自己的心里很暖和,一种很久都没有体会到的一种爱与被爱的激情突然充满了舒梁的周身上下,舒梁很畅快的深呼吸了几下,脸上露出了久违了的笑容。

舒梁突然张口了,他说:

“政委,您饿吗?”

舒梁饿了,他很高兴。

。。。。。。



车子驶入了北京建工学院的大门,早上起来的校园还是很忙碌的,大学生们人来人往。政委轻车熟路,直接就把车停在了教工办公楼前了。

“舒梁,你饿了,要不先去哪吃点儿什么吧?”政委说道。

“那您呢?”

“我不饿,我和刘庆先上去,你随后过来,可以不可以?”

“几层啊?”

“四层,我忘了哪个办公室了,你回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吧。”

“那好吧!”舒梁对于自己感到饥饿了,非常的兴奋,他真的不想错过这次机会。说来也好笑,一顿造反居然能让舒梁觉得如此激动。

“那你小心点啊,记着路啊!”政委最后嘱咐了一遍。

“好的。”

“哎,你有我电话吗?”政委都和刘庆快走到楼门口了,突然补充了一句。

舒梁一拍脑袋,说道:“哟!我只有刘庆的,您的还真没有。”

政委走过来,把自己的手机号告诉给了舒梁,舒梁拨下了,政委的电话响了一声,舒梁就挂断了。

政委和刘庆走进了教工楼,刘庆一路上直到现在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舒梁怀着兴奋的心情也走了,他刚才进学校的时候,发现校门口有一家永和豆浆,他决定去那里,一边走还一边摸了摸裤兜,里面有钱。

这是有生以来的头一次,舒梁因为饥饿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


政委实在不忍心去看刘庆,走在楼梯上,他对刘庆说:

“刘庆,精神点儿啊,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能挺过去。”

刘庆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政委。

政委的黑眼圈非常明显,这几天好像都咗腮了,而且政委说话的时候也有些口臭,刚才出来的时候都没有来得及洗把脸,刷刷牙,其实这几天都没有洗涮过。

刘庆其实也很心疼政委,他克制着自己内心的紧张情绪,尽量使得自己的步伐能够顺当的跟上政委的脚步,刘庆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张纸巾,递给了政委。

“政委,您擦擦眼角!”

政委很诧异,也很高兴,刘庆说话了。

接过了纸巾,政委擦拭了一下自己,向前走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了。

。。。。。。

刚到四层,就远远的看到了张主任站在楼道里了。

他看到政委他们来了,很兴奋的招呼他们快过来。

“你们可来了啊,快来快来。”

政委和刘庆被让进了办公室,政委进来后,就看到了沙发上低着头坐着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刘庆也看到了。

“路上有点儿堵车,来晚了。”政委说。

“没关系,没关系。”

“张主任,说说情况吧?”政委直截了当的问道。

“好好好!你们先坐啊!”张主任倒好了两杯茶水,端了过去。

“谢谢!”

“我从哪说啊?”张主任看上去好像思路也很乱,挠着自己的脑袋。

“这样吧,先从他说起吧。”政委指着坐在沙发上的杨兴荣。

“好的。”张主任看了一眼杨兴荣,起身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回来坐下继续说道,“是这么回事,昨天晚上,不,今天凌晨,我接到学校保安部值班的人的电话,说是抓住一个翻墙进宿舍楼的小偷,他们从这小子翻墙就发现了,一直暗中跟着,就到了宿舍,进了宿舍就把他按住了。我说我今天上班来再处理吧,或者直接送派出所也可以,后来他们说是失踪了的杨兴荣,我当时就来神儿了,马上赶到学校,我想看一眼这孩子,确认了再向您那汇报。我到了学校,一看,果然是他,就给你们打的电话。”

政委一边听一边点头,偶尔看一下坐在沙发上的杨兴荣,他始终低着头,一言不发。

“张主任,这孩子说什么了吗?”

“没有,他从被抓住到现在,一个字都没有说过,真让人着急。”

“好了,我知道了,我想和这孩子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单独啊,好吧,那我出去一下。”张主任起身走了,出去的时候,把门轻轻的关上了。

办公室里,光线很不错,窗户面朝东,早上的阳光不刺眼,照进屋子里来,感觉很不错。

政委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沙发对面,和杨兴荣中间隔了一个茶几,刘庆也随着政委坐了过来。

“小伙子,抬头我看看。”政委的语气很和蔼。

“。。。。。。”杨兴荣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

“小伙子,你怎么了?我觉得你经历的是大事啊,不至于这样抬不起头吧?”政委没有着急,而是耐心的在劝导着他。

“。。。。。。”依然没有回答,但是头好像动了一下。

“你们的事,我多少也知道一些,我是说前几天的事啊,所以我说的,你们经历的是一件大事,不能这样抬不起头来,大小伙子,男子汉大丈夫,天大的事下来,自己肩膀有多大力气就抗多大力气,像你这样子,低着头,耷拉着脑袋,蔫茄子似的,想什么样子!”政委在巧妙的刺激着杨兴荣。

“。。。。。。”这次还是没有回答,可是浑身都动了一下。

“站起来!”政委突然间大吼了一声。

刘庆都被吓了一跳,杨兴荣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






待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