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女人的心事你别猜

女人的心事你别猜

一星期过去了,小雯如期回来上班,我买了两张电影票,瞅着没人看见,递了一张给她。

“你不是想追我吧?”哎,小雯的这张嘴,你心里想到就好了,何必讲出来呢,而且还这么大声。

电影开场五分钟了,我摸黑找到座位,小雯已经坐在那里了,长发上扎着块花手帕,香气袭人。

心思都不在影幕上,只记得电影的篇名是《超人》,黑嘘嘘看不清小雯的脸,很想跟她说点什么,周围都是人,也不好意思开口。电影院里难闻的潮湿味合着五香瓜子的味,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难闻过,我往小雯那边挪了挪,她的香味使我好受多了。

电影散场了,我和小雯被人群挤在了门口,她在我前面,我极力想不碰到她身体,后面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推着我紧紧地贴住了小雯.暖暖的,软软的.她脖子后面,细细的绒毛清晰可见,我试图再往深处看下去,人群一下散开了.

“好冷”小雯缩缩脖子,脸红扑扑的,她拿双手使劲在脸上檫了几把。她一提醒,我也感觉到了秋风的寒意。经过一个十字街头,身边几乎没了行人,街边的路灯把我们的身影拖得长长的。时而重叠,时而分开。到了前面的分叉口,一边是通往公司,一边路很窄,行道树长得又高又大,通向一个小山坡。小雯站住了,她看了一眼我,我领头没入那一片漆黑中,听着脚步,她跟了上来,我斜身一只手拉住了她有些冷的手。草丛中不知名的虫鸣时有时无,四周愈加寂静。

抵近山丘,风小些了。身上一下暖和了许多。有几步上坡,我跨了上去,紧拽住小雯的手,把她拉了上去,力用猛了一些,小雯一上来,撞入我的怀中,我顺势一把把她紧紧地抱住。身子贴着的地方,暖乎乎的,很是受用,我们就这么抱着有几分钟,小雯在我怀里稍微动了动,我低下头,把滚烫的唇紧紧地压在她光滑的额头上,一股好闻的胭脂粉味。我把唇移到她鼻子上,又吻到她的眼上,她眼睛扑闪了一下,长睫毛弄得我麻痒痒的,我双手捧住她的脸,刚想凑近她的唇。小雯双手抵着我胸部,头别了过去,我的嘴落在了她的脸颊上。

我双手搂住她的腰,刚想用强,“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小雯轻轻地嘟囔着说了一句。我知道她说得“他”是谁,是那个兵哥哥。

“你这次去重庆,跟他说清楚了吗?”我手离开她的腰,这么重要的话怎么忘了问她了呢?

“我们彻底吹了,在我回来的头一天晚上,我把什么都给了他。”小雯抬起头,用有些挑衅的目光看着我,已经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我看得见她眼中的一抹亮光。

“我把什么都给了他。”她把什么咬得特别的重。我已看到她眼中泪,盈着,发出更亮的光。

这是一个被爱抛弃的女人,这是一个被爱所伤,而且伤得很重的女人,是那样的无助,是那样的楚楚可怜。我一把把她紧紧搂住。“小雯,我不在乎你的过去,我喜欢你,让我来喜欢你好吗?让我们在一起好吗?”我一阵冲动,我现象中怀里这个女人跟其他男人缠绵的镜头,竟让我有了一种莫名的冲动。

小雯一下哭出声来,双肩耸动,我更加紧紧地抱住她,在这黑夜,在这无人小山坡边,我觉得自己很像一个男人.觉着自己更应该好好地爱护她,让她一生都幸福.

我觉着我是爱上了她,我承认小雯首先是作为一个女人吸引了我,但现在我面对这么一个心底如此无隐私,如此坦白的女人,毫不做作的女人.吸引我的就不纯粹是性了.我爱她这种敢爱敢恨,敢做敢说的性格,她不是比有些提上裤子,围上裙子就还是处女的女人强多了吗?

站着脚累了,我就近搬了两块石头.使劲地用嘴吹了吹石头上的泥灰,示意小雯坐下.我脱下身上的夹克,披在小雯的肩上,也一屁股坐下,脚放在高坎下面,一阵轻松,“都过去了,我们不提不开心的好吗?”我边晃荡着脚,边说。

小雯像没听见我的话一样,自顾自地讲起了她的第一个男人,我几次急着想阻止她,她还是重复了一遍那个兵哥哥也知道的那件事。小雯的第一个男人,是她的继父,十六岁的时候她被继父强暴了。她还讲了一些细节,我都不忍听下去,把她被风有些吹乱的头发捋了下,轻轻把她的头靠住我的胸口。

后来就碰到了她的兵哥哥,他是如何追她,她后来又如何地爱他。

当她把这件事告诉他以后,他的强烈,他的失落,他报名参军顾自离开了她。还有在重庆的那个夜晚......

真是一个很奇妙的夜晚,听着怀里的人讲了这么多,像在听一个根本就不相干人的故事。

小雯不说话,已经很长时间了,耳旁的风声格外的清晰,小雯在我的怀里像是睡着了。

我试着轻轻地吻到她的唇上,小雯微微地张开了口,我放肆地咬住她的下唇,小雯突然一把把我紧紧地抱住,嘴里的舌头也激烈地回应着我。满天的乌黑,一下把我们团团匝住,虫鸣也一下热烈起来。

虽然,我们在那里丢了我的夹克衣,小雯的包头发的花手帕,连着几个晚上,我们还是约会在小山坡边,吻着依然热烈,但我邪着想摸她身体的时候,小雯总是拒绝我。一次又一次。

周末,公司里人去楼空,晚饭后,小雯在我的房间坐在床沿看电视。看到开心处,咯咯地笑出声来。看到小雯娇媚的样子,我一下把她掀翻在床上,把身体压上去。

吻着,我想解开她的衣扣,小雯立即手忙脚乱起来,拼命不让我得逞。脚踢到放在床头的一把吉他上,吉他重重地落在地上,发出很大的响声。我不禁有些恼羞成怒,更疯狂地拉扯着小雯的衣服,她用双手护着胸,我一下把她的裤子拉了下来,只剩里面一条碎花的三角裤。

“倚经理,住手!”小雯忽然大声喊道。她的一句倚经理,她的这一大嗓子,吓住了我,我停止了动作,我看着她慢慢起来,捡过裤子往身上套。我反应过来,又扑上去。

“我还爱着他”小雯的这一句歇斯底里,比刚才还要响亮,她边喊边摇晃着脑袋,头发撒了开来,模样挺可怕的。我一下猥琐得如同小雯的继父。

我呆呆地看着小雯把衣服裤子整理好,手拿我房间里的小镜子,对着窗户外还尚存的亮光,整了整头发,转过身来,已经是一脸的平静。我看见她身上有一种从没有过的自信。“我还要去找他,他不要我,我就在重庆不回来了。”

“他比我潇洒吗?”我心里充满了满腔的酸楚,刚从歌里学来的潇洒两个时髦字脱口而出。

“你比他优秀,但我爱他。”小雯还是一脸的坚定。她虽然这么说,但她的神情正一步步彻底摧跨我的自信。

“那我们......”直面这晴天霹雳我还想说点什么。

“对不起,我也想忘掉他,但我忘不了,我这辈子不能成为他的新娘子,我情愿去死。”小雯像是说给我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我一脸的落寞,心像跌进了冰窟窿。

小雯像是不忍看见我欲哭的脸,向门口走去,我看着她的丽影,我强忍着上前拉住她的冲动,小雯“啪”地摁了下门边的开关, 拉开门,像飘着出去了,我看着门悄无声息关上.我的爱情之花还未开放,又一次萎缩了。日光灯闪了几下,终于把冷冷的光布满了整个房间。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16:55:28 被古月天龙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