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刃(暂名) 上部 第14章

hawk735 收藏 17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26/[/size][/URL] [内容简介] 项梅失态了,她觉得自己非常没面子。原本并不想会晤钱溢飞的她,怒气冲冲找上门来。看到悠闲喝着酽茶的钱老六和若无其事吃着美国罐头的杨旭东,差点没控制住自己的理智,几乎当场拔枪将二人射杀。 四个人围着一张八仙桌静静地坐着,叶雯紧张地瞧着项梅,项梅满眼阴毒地瞪着钱溢飞,钱溢飞不停往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26.html


项梅失态了,她觉得自己非常没面子。原本并不想会晤钱溢飞的她,怒气冲冲找上门来,看到悠闲喝着酽茶的钱老六和若无其事嚼着美国罐头的杨旭东,几乎没控制住自己的理智,差点拔枪将二人当场射杀。

四个人围着八仙桌安静地坐着,叶雯紧张地瞧着项梅,项梅满眼阴毒瞪着钱溢飞,钱溢飞往杨旭东饭碗里夹菜,而杨旭东则时不时还打个饱嗝。惹下如此大麻烦还能有闲心吃饭,恐怕这世上也就属他杨旭东最为没心没肺。

瞧瞧门外那些全副武装杀气腾腾的士兵,又看看项梅紧握枪柄的手指,琢磨一下她指掌关节由青变白所反映的愤怒程度,钱溢飞拍着杨旭东肩膀,冲项梅说道:“我这兄弟手重,看来不给贵军讨个说法似乎有点说过不去?”

“你说呢?”项梅咬着牙,辛酸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那些受伤的士兵,都是鬼子汉奸重金悬赏的抗日英雄,小鬼子没把他们如何,却被中国人给弄成这样。金先生,换了是你,该不该给他们一个说法?”

“这就难办了,”钱溢飞摸摸头,面露难色,“可我这兄弟也是位抗日功臣,旭东!嘿!别吃了!你跟她说说,死在你手里的小日本都是些什么级别?”

“数不过来了,最次的是个中尉。”杨旭东回答得到爽快,可项梅听起来却是一肚子窝火。特别是杨旭东那不紧不慢的样子,简直就是钱老六活生生的翻版。

“那好!你们说说现在该怎么办?总之,我方战士的鲜血决不会白流!”

“呵呵!不就是一场误会嘛!我负责你们汤药费,也可以赔礼道歉。不过这件事到此为止,希望双方都不要再追究。”

“双方?”冷笑一声,项梅追问道,“有个问题似乎还没有解决。请问金先生,在我方未获准的前提下,杨先生的所作所为,应该怎么算?”

“你的意思,不外乎就是他做了些不该干的事儿,对吗?”

项梅没说话,双眼死死盯着钱溢飞。

“他到那边给我弄点东西,这个……我已经批准过。喏!东西就在这。”指指美国罐头。

“你批准?”项梅冷冷一笑。

“他是我的属下,一切活动都要经过我点头,这有什么不妥吗?”

“可他是在我们这里!一切行动必须由我们安排!”一指若无其事的杨旭东,项梅大声质问,“他事先和我们商量过吗?”

“噢!这是我疏忽了。不过我和你们没有隶属关系,自己弄点吃的还要找你们商量?”

“你……”

“项小姐,如果我手下仅仅因为找点吃的而被非难,看来……这好像和贵党宣传的‘人民民主’不相符啊?一个普普通通的新闻记者都要享受如此待遇,那你们治下的老百姓就更可想而知了。”

“金先生!你这是在胡搅蛮缠!”一拍桌子,项梅挺身而立,门外的士兵纷纷拉动枪栓,枪口直指屋内一干人等。

“项小姐!万分感谢你夤夜拜访,换作国府中某些人,根本不会跟你商量,有罪没罪先关了再说。”站起身转过桌子,钱溢飞亲手为项梅斟了一碗茶。“能找我们对质,就足以说明贵党的光明磊落。因此,我觉得这件事最好到此为止,不然闹起来,大家都脸上无光,你说呢?”

“你是在要挟我?”

“不是我要挟你,事实就是这样:天理并不是在哪儿都存在。好比说山城有座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那里关着的人并不一定要犯什么罪,只要他有某些嫌疑,就可以被活活处死。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比如说国府某些人受点冤枉气,可他又不能找当事人麻烦,那该怎么办?就只好把与当事人有关的人物弄进中美合作所,例如贵党设在山城办事处的某些人物……呵呵!其结果我就不说了,项小姐是聪明人,一点即透。”

杨旭东在桌子底下挑起大拇指,而项梅则怒视着钱溢飞,久久不发一言。

“好在贵军除了有人受伤,并未损失什么。也罢!该出医药费我出,该道歉我亲自赔礼,这么解决……你看呢项小姐?”

“好!我会恭候您的大驾!”嘴里冷冷说道,眼角的余光,却有意无意瞥向摆放在屋角的摄影机……


项梅铩羽而归,尽管气得要命,但她毕竟得到了一种说法。关上房门,钱溢飞摒退叶雯,瞧着满脸征尘的杨旭东,苦笑着问道:“一处要过来拆台,是吗?”

“六哥,您都知道了?”

“叶雯告诉我的。”

“噢?”

“旭东,你没发现这里有问题么?”

“有问题?什么问题?一处不过是想借刀杀人。”

“我说的不是一处,而是共产党。”

“共产党?”皱皱眉,权衡了片刻,杨旭东疑惑地问道,“是啊,万一您在这里出事,共产党肯定是百口莫辩。但……刚才那个女共党却只字不提,好像一点都不上心?”

“如果国共即将开战,你说他们还会上心么?”

“当然不会,而且……”抬头看看钱溢飞,杨旭东的表情在顷刻间凝重起来,“六哥,咱们危险了,即便一处没整死咱们,共产党迟早也会下手。”

“不错,”点点头,钱溢飞赞许道,“旭东,你分析得很到位,它日成就,必在我之上。回去后,我就正式举荐你。”

“谢六哥的赏识,不过话说回来,我在国军那边也发现了苗头,他们一线部队,刚刚配发几个基数的弹药。”

“噢?看来这就是进攻前的信号。旭东,总部有什么指示?”

“叫我们尽快行动安全撤离。”

“是四哥的原话么?”

“对。”

“果然,果然要动手了……旭东,我们应该尽早准备了。既然对方不肯露面,那就说明接线时间和地点由他掌握,而我们,也只能被动接受。”在整个事件中,“坚冰”始终没有照面,也再一次证明“坚冰”无论做什么,都不会与这二人发生直接联系。“记得几天前我给你留的题么?也许这就是答案了。”

“六哥,您有什么具体打算?”

“越快越好,我想,对方比我们还要着急。呵呵!既然国共即将开战,我们不滚蛋恐怕是不行了。”

“对方会不会在我们撤离时,才进行情报交接?”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也是最安全的时机。旭东,共党不但盯上了我们,恐怕也注意到了他。”

“噢?您怎么知道?”

“叶雯说:共军的电话,昨夜被窃听了。我本想找到那女共党探听一下虚实,不过她躲了,这就说明她知道我不是窃听者,也没要和我周旋。”

“叶雯?”杨旭东觉得很好笑。在他看来,叶雯就是个可有可无的角色。

“在情报工作中,任何人的存在都有意义,只是我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义。”钱溢飞心中暗道。叶雯在“无意中”向他透露了窃听事件,虽说他不敢肯定那是否无意,但有一点十分清楚:既然他钱溢飞没窃听过电话,那么还有谁可能窃听呢?当然,最有可能的,就是“坚冰”或者与其相关的人。也许对方正是借这个理由,向他暗示某种信息,没准还想告诉他:共军这里很复杂,为安全起见,你可以挟起铺盖卷,滚蛋了。

“六哥,你需要我做什么?”

“马上把电台处理掉,不给共军留下任何把柄。”说着,钱溢飞拍拍跟随自己数日,却没用过几回的摄影机,“我想,共军已经怀疑它到底是干什么的。”

想想项梅临走时那古怪的眼神,杨旭东不由自主点点头:“不错,这屋里该搜的地方都没放过,唯独六哥这件贴身东西。不过仔细想一想,也只有它能装下一部电台。”

“我让叶雯去破译一处密码,这本身就是个错误。你想想,共军将截获的电码和叶雯的一比对,焉知那不是同一份情报?这岂不变相告诉共军我们有电台吗?所以说,这也是共军排除一切可能后,最终将目光锁定在摄影机上的原因。”

“只要他们拿不到证据,还是对我们无可奈何。六哥,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心点,共军可一直在盯着你。”

“呵呵!我也在盯着他们。”


杨旭东翻过窗户,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直到确认无人监视,这才蛇行着从狗洞悄悄钻出院墙。

穿越一片低矮的玉米地,浑身是汗的杨旭东直起身,解开裤子冲着草丛,酣畅淋漓撒一泡热气腾腾的尿。至于摄影机该怎么销毁,爬行中,杨旭东也不断思索这个问题,最直接有效的方法就是“毁尸灭迹”。哪怕有一天共军发现这秘密,那么杨旭东的最大愿望,就是对手只能得到一部报废机器。

他抱着摄影机,正在考虑该如何拆解关键部件,这时,身边的草丛微微一动……

头脑已是一片空白,他想不起自己是如何纵身,也不知那支勃朗宁手枪何时被握在手中。总之,身体与绵软身躯接触的一瞬间,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顶在一颗光秃秃的头上……一个浑身尿骚味的年轻人,颤巍巍举起双手,兜在怀中稚嫩的玉米秸,稀稀落落洒满一地。

“尼姑?”杨旭东掰过女人那污秽的脸,看到一根穿在耳环孔上的纤细草棍。

摇摇头,女人惊怵的双眼,死死盯住顶在眉心的枪管。

“不是尼姑你剃什么光头?”在杨旭东眼里,这座神秘的土地上,处处透露着说不清的古怪。

“我……我也不想……只是因为……我家有地……”女人颤抖着声音回答道。

“你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可以说眼前这位姑娘,是杨旭东一生所见过的,最奇怪的女子。

女人没有回答,秋水般的目光,瞥瞥面前这并不凶恶的男人。

“既然你是大户人家出身,那就应该知书达理。不过……你深更半夜鬼鬼祟祟,到底想做什么?”

“我饿……”

“你饿?难道家里没粮吗?”

“因为……因为我家里没地……”

女人瞧瞧洒落在地的玉米秸,显得有些尴尬。杨旭东没再追问,收回手枪,在衣服上蹭蹭手,从怀里掏出一块纸包递过去。

“饼干?”女人的目光忽然一亮,几把扯开包装,顾不得身份,拼着命往嘴里塞。

“我没水,你慢点吃。”

女人捋着脖子,将一口粘稠的干糊强行咽下。跺跺脚,顺顺气,这才回头对杨旭东躬身说道:“谢谢!谢谢!唉……可算是又撑过一顿。”

“偷东西吃毕竟不是办法,瞧你也像念过书见过世面的人,总不至于连吃饭都成问题吧?”

“你是前几天……来……来采访的中央社记者?”这女人嚼着干粮,含糊不清地问道。

瞧瞧自己那身猎装,杨旭东点点头。

“你要了我吧……”

“什么?”虽然见过大胆的女人,但杨旭东还从未见过如此胆大的女人—— 一个敢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强暴廉耻的女人。

“我活不下去了,这里又不让做妓女,早晚都是个死,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女人解开湿漉漉的衣衫,将自己干瘪的乳房呈现给并不好色的杨旭东。“我用身子换你一顿饭,以后谁都不欠谁。”

“我这顿饭,能配上你的身子吗?”

“可它总比煮熟的玉米秸好吃。”

“这……”

“我还是个姑娘,决不委屈你,反正你不要,迟早也会便宜那些我憎恨的人。”

“算了,我们先不谈这个问题可以吗?”轻轻为她拢上衣衫,不知为什么,杨旭东的鼻子有点酸。

“我能跟你走吗?”姑娘有些得寸进尺。

“你不怕我把你卖进窑子?”

“这么说……你同意啦?”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你想说我们还不熟,对吗?”

“既然你知道,那我就不用再解释了。”

“不带我走,我肯定会死。不是被饿死,就是自杀。你是个记者,难道就连这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你先别说话,让我想想……”彻底犯愁了,杨旭东苦着脸,陷入了进退两难。

姑娘指着地上的摄影机,平静地问道:“这不会是电台吧?八路这几天为了找它,呵呵!就差没掘地三尺。”

“你……”

“呵呵!瞎猜我都能猜中?所以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咱们心照不宣。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马上带我走,从此这个秘密将不再成为秘密;二,你杀了我,在短时间内也可以保守秘密。只不过这个秘密能守多久,就看当地民兵能什么时候找到我尸体。怎么样,你决定了吗?”

“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威胁你,我还有活路吗?”

“妈的!你也算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小姐?”

“落架的凤凰不如鸡,这句话你没听说过吗?”

“你……”杨旭东投降了。想当年,在鬼子和汉奸之间游刃有余的杨旭东,如今却像一根落秧的茄子。

“我帮你把东西处理掉,你必须答应带我走。”说罢,姑娘拉着杨旭东,回头望望那片墨绿的玉米田,嘴角泛起一阵苦笑……

“这曾经是你家的地,对吗?” 抱起机器,杨旭东随口问道。

“可现在种地的人不是我……”

“这么说,你是在偷自家东西……嗯!这不能算偷,只能算拿。”

“你说了不算,”姑娘凄然一笑,脸色极其黯然,“在那些仇恨地主的庄户人面前,我这儿就是偷……”


姑娘将摄影机埋进一座新坟,并冲着坟头规规矩矩磕上几个头。夜幕低垂,山风呼啸,天地间,一片片被雨水洗成灰白的纸钱,从坟头飞向那开满杜鹃的山坡……

“坟里是你什么人?”

“是什么人和我没关系。”姑娘淡淡说道,“他是村支书刚刚死去的爹。我冲他磕头,只是不想惊动死人。”

“噢……”杨旭东点点头。的确,在一座新坟里埋东西,谁也不会注意地表那裸露的新土。

“就算被人发现,也只能把账算在村支书头上。哼哼!他这辈子就为这东西解释去吧!”姑娘站起身,拍去粘在裤腿上的泥土,冷笑着又道,“算是为我爹报仇了……”

“你爹?他……”

“死了,怎么死的没人告诉我,至今连具尸首都找不到。”

“噢……”

“离开这里时,别忘记回来接我,我就在坟前等你。”

“你很聪明,头脑也冷静,是块好苗子……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许红樱。”

“许红樱……好,我记住了,再见!”转身还未走出多远,突然他停下脚步,猛然一回头,几个浑身是泥的汉子,持枪抵住许红樱的脑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