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弱神州起烈风,

东南半壁战旗雄。

黑云覆压山伸骨,

白刃相交血贯瞳。

日寇面前生老虎,

国人手里死僵虫。

泉城墙拆添新阁*,

岁月无情有至公。


*解放阁在黑虎泉东侧,阁址位于当年(1948年9月24日)解放军攻城突破口处。济南市政府特意在这里的旧城址上,建起了巍峨壮观的解放阁,以纪念济南解放。


王耀武

开放分类: 个人、名将、抗日战争、国民党、抗战名将


王耀武(1904年 - 1968年),汉族,字佐民,山东省泰安市上王庄人,1904年出生在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其父与长兄早逝,在一位精明能干的慈母培养之下成人。是国民党军队著名的高级将领之一,长期被蒋介石信任和重用,成为黄埔系第一个出任方面军司令官和省政府主席的人。因此,在山东长期流传着“三李(指李延年、李仙洲、李玉堂,皆黄埔一期学员)不如一王”的说法。他的一生,既有追随蒋介石积极反共的一面;又有在抗日民族战争中英勇杀敌,为国争光的一面。他虽出自旧营垒,却不是个头脑简单的赳赳武夫.




1924年冬,黄埔军校在广州招生,他向老乡李丙炎借了路费,并取得了店东的儿子的帮助相偕前往广州投考,1924年11月,正式被录取为黄埔军校第三期学员。在军校学习期间,他严遵校训、勤奋学习,赢得了学生队总队长严重对他的青睐。


1925年9月军阀陈炯明占领潮州、汕头,计划进犯广州。为了彻底消灭陈炯明叛军,国 民革命军于10月1日开始第二次东征。这次东征,以国民革命军第一军和学生军的教导团为主力,并动用了黄埔三期的学生。王耀武还未毕业就参加了第二次东征,他作战勇敢表现突 出,成为侪辈中的佼佼者。


1926年1月,王耀武于黄埔军校毕业,分配到国民革命军第一师三团四连任少尉排长。当时第一师的师长是何应钦,团长是钱大钧,由于他作战勇敢、带兵得法,引起何应钦、钱大钧的注意,不久就被晋升为上尉连长,这是他后来扶摇直上的发轫。


1928年春,他的部队驻扎徐州郊区整训,不久即奉命参加第二次北伐,作战对象是张宗昌、孙传芳的军阀部队,战事顺利,北伐军所向披靡,5月1日进抵济南。日本军国主义者庇护张宗昌,出兵干预,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蒋介石深怕引发起中日战争,虽然手握正规军20万人,却不敢对付不足万人的日本侵略军,下令绕道北进。当北伐军奉命撤离济南时,王耀武有意留在城垣配合李延年团死守济南。他在《自述》里写道:“我当时十分不愿退出,我曾向上级坚请向日寇反击,未准,气愤满胸膛,忍痛退出济南。”


1933年10月,王的补充一旅暂归俞济时(蒋介石的外甥)指挥,参加浙、赣、闽、皖边区对红军的作战。曾经积极参与阻击北上抗日的方志敏红十军团与红七军团。1934年11月王耀武率部在皖南谭家桥与红十军遭遇。激战竟日,红十九师长寻淮洲在此战役中牺牲,红二十一师师长胡天陶被俘。经过这次战斗,迫使红十军不得不重返赣东北根据地。1935年1月,因叛徒出卖,方志敏被国民党第四十三旅俘获,同年8月在南昌英勇就义。


1937年七七事变后,王耀武的五十一师从汉中调往上海,参加著名的八·一三抗战。五十一师的作战任务是,坚守在吴淞口附近以罗店为中心的阵地战,阻止日军从海上登陆,打破日军从川沙登陆经罗店直趋嘉定,并切断京沪线的企图,因此罗店的得失关系整个战局。日军发挥海陆空协同作战的优势,向罗店发动多次猛攻,均被五十一师官兵击退。王耀武还巧妙地运用夜战,派出部队强袭,先后击毙日军联队队长竹田和炮兵联队队长莫森,受到总部通报表扬,上海数家报纸如《申报》、《大公报》等均报道了五十一师战绩,还刊登了王耀武的照片。上海抗战进行3个月,双方投入兵力数十万人,战役结局虽然以中国的军队撤退而告终,但也重创了日军,同时挫伤了日军当局制定的“速战速决”灭亡中国的战略计划。战后将五十一师与五十八师合编成立七十四军,以俞济时为军长,之后七十四军成为国民党抗日劲旅,王耀武成为七十四军的一员主将。


1937年12月初,王耀武率五十一师参加南京保卫战,奉南京卫戍司令长官唐生智的命令,负责淳化镇、牛首山一带的防御。此役从12月7日开始到13日结束,中国军队顽强地抵抗6天,终因武器悬殊而撤退。由于战役指挥的失误,中国军队撤退时十分混乱。王耀武率部队殿后,维持秩序,但他到了长江岸边已经无船过江。正在非常紧急之时,军长俞济时派副官带一只小火轮来接,才得以脱险。自此,他和俞济时的关系成为生死之交。五十一师官兵渡江到达浦口时仅剩4000余人,损失过半,不久即调至湖北沙市休整,补充兵员。1938年5月,该师奉命参加河南兰封战役,与日军土肥原之第二师团激战于三义寨附近,重创敌军。同年7月,又奉命参加江西之万岭会战,五十一师、五十八师协同其他部队与日军激战数周,伤毙日军4000余人,取得万岭战役的胜利。战后王耀武升任七十四军副军长仍兼五十一师师长。


1939年9月,王耀武率七十四军参加第一次长沙会战,奉命拦截向长沙进犯的两个师团的日军,激战于赣北重镇高安,王耀武运用反包围的战术,首先切断敌之退路,以五十一师为主攻部队,经过3天激战,于9月22日收复高安城。这一胜利有力地配合了长沙会战的主战场,为夺取整个会战的胜利创造了条件。第一次长沙会战历时1个月,日军出动l0万人,并有海空军配合,中国军队出动约20万人,前后在3个战场进行鏖战。由于中国军队同仇敌忾,英勇作战,使日军伤亡3万余人,迫使日方返回原先阵地,取得武汉会战后的第一次胜利。


1941年春,王耀武率部参加了著名的江西上高会战。上高县城为赣北重镇,日军侵占武汉后,赣北成了江南防线的第一线。日军企图发动所谓鄱阳扫荡战,攻克上高、高安等镇,摧毁赣江、抚河两条流域间的中国军队。为此,日军制定了“鄱阳扫荡计划”,他们以两个师团与一个混成旅团约5万余人的兵力侵犯上高县城。


驻在赣北的十九集团军总司令罗卓英,命令以王耀武的七十四军(辖五十一、五十七、五十八师)为正面决战部队,以李觉的七十军为左翼策应,以刘多荃的四十九军为机动部队。


1941年3月15日,日军合击上高县城。王耀武令五十七、五十八两师进入第一线。为了避开敌空军的轰炸,利用夜间主动出击敌人,与敌接触后,发生激战,连战3日,双方伤亡惨重。位于锦河南岸的五十一师利用鸡公岭有利地形与敌战斗,连长樊逢春在迫击炮的掩护下,率部冲入敌阵,与敌展开肉搏,在其他部队的配合下,血战竟日,敌遗尸200余具,樊逢春等全连官兵全部殉国。五十一师争夺鸡公岭,毙敌1000余人,迫敌败退。为后期的胜利创造了条件。3月24日,敌师团长大贺亲自督战,并调南路军3000人,以求最后一逞。日军出动百余架飞机,反复轰炸七十四军主要阵地白茅山,投弹多至1700余枚,阵地大部被毁,人员伤亡惨重,情况十分危急。这时王耀武指挥预备队先后发起7次冲锋,与敌人进行7次肉搏,毙敌2000余人,七十四军将士全力拚杀,为实施友军对敌人的包围,争取了时间。


3月25日,七十四军在王耀武指挥下,全线出击,锦河南岸之敌很快被肃清。26日中国军队形成包围圈,将敌包围在直径不满5公里的包围圈内,27日,日军在飞机的掩护下突围,七十四军将士猛追不放。日军狗急跳墙,投掷毒气弹,使七十四军第一线官兵中毒很多,但全体官兵前仆后继,奋勇猛追。28日,中国军队主力迫近官桥镇,五十八师进至长岭一线,与日军展开激战,敌为掩护其主力东遁,拚死顽抗。激战至中午,五十一师赶到,袭击敌之右侧。五十七师已形成对官桥镇的包围,日军被迫退守官桥镇内,五十八师乘胜冲锋,与日军展开巷战,激战至下午,官桥镇全部收复,歼敌600余人,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被打死。31日,中国军队克复陷入敌手半月之久的高安镇。


上高会战至4月9日结束,历时25天。此役中国军队毙伤日军少将指挥官岩永、大佐联队长滨田以下15000余人,军马2800余匹。击落飞机一架,俘虏日军百余人,缴获山炮、追击炮10门及步枪干余支。


上高会战是一次颇为成功的歼灭战,何应钦称之为抗战以来“最精彩之战”,此役以七十四军战绩最为卓著,战役指挥官罗卓英称赞七十四军为“抗日铁军”,战后,七十四军被授军中最高奖品——飞虎旗,王耀武本人亦受军队最高勋章。


1942年4月,奉蒋介石之命,王耀武率部参加浙赣会战,在衢州、江山一带与日军展开激战,延缓了日军西犯的企图。1943年4月参加鄂西战役,七十四军经石门对湘北松滋县敌人侧背攻击,并截断敌人之交通,此次会战结束后,王耀武升任第二十九集团军副总司令,仍兼七十四军军长。同年11月,日军纠集7个师团约10万人进攻常德,王耀武率七十四军参加会战。他率主力在常德东北地区与敌激战,常德被日军陆、空军及坦克优势火力猛攻16天,全城夷为平地。坚守常德城的部队是七十四军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余程万师弹尽粮绝,在死伤超过3/10的情况下,一度退出县城。


王耀武率五十一师反击,在友军的配合下,经过6天激战,终于收复了常德城。这一战深得最高军事首脑蒋介石的赞赏,称赞王耀武善于带兵,有指挥才能。战后蒋介石在南岳召见他,备加奖励。1944年2月,蒋介石提升王耀武为二十四集团军总司令,下辖第七十三、七十四、七十九、一OO军。


1945年是抗日战争根本转折的一年。由于八路军、新四军的敌后配合,中国军队的整个战场转入反攻阶段。日本军国主义已成为强弩之末。该年4月,国民党陆军第四方面军司令官王耀武亲自指挥湘西雪峰山战役。当时日军以坂西一良中将为指挥,纠集6个师团的兵力,约10余万人,沿湘黔公路向芷江进击。那时芷江是中国军队最大的空军基地,中美混合飞行团所在地。这个基地拥有当时最先进的战斗机、远程轰炸机,还有数十架运输机,担负着苏、浙、皖、闽等数省的空中运输任务。日军进攻芷江的目的就是夺取这一重要空军基地,并企图打通湘桂线,进而西犯入川。


此时王耀武率十八军、七十三军、七十四军、一OO军及湖南省吴奇伟所率保安部队共约30万兵力迎击敌人,经过周密部署,决定将主战场选在雪峰山之东南麓,并且选择有利的地形,构筑复杂的工事,争取战役的初期就能遏止敌人。日军采取以联队为作战单位的运动战术,轮番强攻,冒险西犯。王耀武部则以逸待劳,给敌人以迎头痛击,初战即获胜利,打死打伤日军5000余人。


初战告捷,中国军队士气大振。战役历时近两月,日军多次进攻均被击退,后来中国军队从防御转入进攻,日军狼奔豕突,溃不成军。战役结束后,计伤毙敌28174人,俘敌军官17人,士兵230人,战马347匹,火炮24门,机枪100挺,步枪1300余支,其他战利品20余吨,湘西雪峰山战役的胜利是王耀武的得意之作。正是这一战役的成功,不久他被选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这是一般黄埔同学望尘莫及的。当时他年仅40岁。


解放战争时,王耀武的对手是粟裕将军, 在1934年,王耀武攻击寻淮洲的红军时,粟裕曾是寻淮洲,方志敏的部下,可以说, 作为曾经的手下败将,粟裕终于等到了报仇雪恨的一天, 但是实际上整个解放战争中王耀武的指挥并无严重过失,粟裕能够战胜并生擒王耀武,多半还是靠着陈诚,蒋介石的越级指挥和共产党谍报部门的卓越工作,


莱芜战役,王耀武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就是任命了毫无指挥能力的李仙洲(黄埔一期,除此之外乏善可沉)作为前线指挥官,粟裕放弃临沂,诱使李仙洲冒进,王耀武发现李仙洲轻松拿下临沂,对解放军意图产生了怀疑,他立即感到李仙洲军团有危险,马上下令军队开始撤退。 他判断对了。实际上,当他的军队开始撤退的时候,中共方面的将领也急了。要知道他们放弃临沂,兼程北上,那是要吃肉的!当时就报告粟裕,让我们干吧。吃不到肉,也要咬一口油。吃不到满汉全席,那也得捞走两盘菜!至少能搞掉敌人的断后部队。 但是粟裕不是寻淮洲,他不会急于冲锋。粟裕下令不许动,而且很有预见性的说了:就算王耀武不打,陈诚蒋介石要打,他们会把大餐送回来! 他也没说错。陈诚发现李仙洲军团在后退,又发现粟裕架设的浮桥,立即认定粟裕要北渡黄河。他一面斥令王耀武不准后缩,一面又直接命令北路前敌总指挥李仙洲,要他确保新泰、莱芜阵地,堵住胶济路一线。于是仅仅过了一天,李仙洲又被陈诚送回了粟裕的嘴边。 此后,粟裕巧妙设围,将李仙洲困在莱芜,李仙洲部下整46师师长韩练成是中共党员,临阵突然失踪,加剧了其军队的指挥混乱,终于被粟裕包了饺子,全军覆没.


孟良崮战役,是王耀武遭受的第二个重大打击, 王耀武起家的老队伍,国民党军王牌的王牌,被粟裕全歼,王耀武爱将张灵甫被击毙(一说是自杀), 现在多说是张灵甫刚愎自用,自大轻敌,事实确实共产党谍报工作的杰作将张灵甫送入死地, 当时国民党国防部作战次长刘斐,此人是中国共产党的高级间谍,利用国防部的权势,将拥有重装备,善于平原作战的张灵甫送上了粟裕重兵包围的山区, 实际上张灵甫一直对国防部的指令颇有微词,但是却无力反抗,最后在决战阶段,与王耀武一直保持电话联系,王耀武泣不成声,眼巴巴的看着这个曾经奇袭张古山的抗日名将身死孟良崮.


孟良崮作为一个标杆战役,其后,国共实力对比发生了变化,王耀武知道济南已守不住了,于是飞到南京,请求蒋介石放弃济南,退守二线防御,但是这一建议未被采纳,缺兵少将的王耀武,名义上仍有10余万军队,但是良莠不齐,战斗力远不如王耀武当年的铁军74军.而在济南坚守的关键时刻,另一个关键人物,吴化文临阵起义(此人反复无常,投蒋,降日,山东地区势力最大的汉奸,再投蒋,最后投共, 自有后世点评),断送了王耀武最后的一点希望,王耀武化妆后潜逃,一度在解放军眼皮底下走出济南,但是其落网居然是因为上厕所,在茅厕里,王耀武习惯的掏出白纸摸屁股,被警惕性极高的老乡当场识破(精英和草根的区别在一张白纸上,相当寒)并扭送到当地的政府,也可以看出,共产党政府在当地深得民心,才有这种民众的自发支持.王耀武终于落网,淮海战役打响之前,粟裕已经摆平了这个最大的心头之患.


总体来说,王耀武纵然有极高的军事指挥能力,但是在当时贫民跟着共产党的大局下,就算没有陈诚,蒋介石的胡乱指挥和共产党高级间谍的卓越工作,王耀武也不可能挽回败局,最多是让粟裕或其他共军付出更大的伤亡,费更多的周折,鉴于将军在抗战中的卓越表现,我们对于王将军这个民族英雄有很高的敬意! (转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