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十节 夜战

xy99991 收藏 26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size][/URL] 进到一个地图上叫方村的地方,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此处差不多是宁国与宣城之间的中间位置,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只走了三十公里左右。十二月的天黑得早。小野在进入这个山村前就决定在此宿营。小野知道今夜将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方村的房屋已经被烧毁了。是支那军人自己烧的,今天小野经过几个小山村,发现这些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部队进到一个地图上叫方村的地方,已是下午四点左右。此处差不多是宁国与宣城之间的中间位置,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只走了三十公里左右。十二月的天黑得早。小野在进入这个山村前就决定在此宿营。小野知道今夜将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方村的房屋已经被烧毁了。是支那军人自己烧的,今天小野经过几个小山村,发现这些小山村都被烧毁了。满眼只是被烟火熏黑的断墙乱木。有的墙壁的上半段被推倒。村里的水缸也都被打破。水不成问题,离山村不远就是阳江。

阳江名为江,实际上只是河。阳江河水流速很快,支那军无法在里面下毒。只是取水的时候要小心,有可能受到不宽的河对面的支那军的阻击。在取水点的位置可选位置,架识两挺机枪,二门掷弹筒,掩护取水。

工兵已经对营地里进行了探测,排出了五颗雷。工兵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虽然他们在路上不怎么样。但在快速行军中要做到完美无缺的要求是过份的。他们同样是帝国优秀的士兵。

营地采用环形与制高点相结合的方法建立防御。这些板田君会安排好的。战地救护所已安排好了。伤员正在得到治疗。阵亡的五十六个士兵的遗体现在旁边的山谷集体焚烧,他们的骨灰会被送回国内。

他们都很英勇,都很光荣。他们的家人会因为他们而骄傲的。有一天我也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总有一天会的。

炮兵中队的四门九二步兵炮已组装好,建立了炮兵阵地几堵断墙就是炮的掩体。九二步兵炮伸出乌黑的炮管,任何对它不敬的人,都会被它撕成碎片。两个步兵中队在炮兵中队五十米左右的距离驻扎。帝国军队的士兵即使在睡梦中也能投入战斗的。小野没什么好担心的。小野边回敬着士兵们的敬礼,边视察军队的驻地。几个火力点,小野也看过了,很好。壕沟,沙包,路障等等。板田君是行家,并不比自己差。

部队在日落前升起火,做好饭,也送了热汤。虽然其间落过几发迫击炮弹,但都未击中目标。只死一伤一。警戒线张得很开。一旦发现目标,会有部队进行短促的出击的。支那军没有校正目标的时间。士兵们在断墙后,或掩体里吃饭并未受到影响。天渐渐黑了。小野已下过命令,天黑后,部队不准出击得超过二百米。部队也已将阵地前两百米的地形烂熟于胸了,一些障碍也得到了清除,到晚上阵地前沿五十米,会燃上火堆,这样支那军想抵近射击是很困难的。在远处射击也会受到我迫击炮的攻击。

天终于黑了。满天的星斗。九州的夜空也会是这样的吧。一个环形火堆在营地外吞吐着火苗。而营地却在黑暗中。士兵分成三队,或警戒,或休息。小野和板田一样,一幅军毯半垫在身下,半盖在身上。


日军在方村安营扎赛,是在独立旅参谋室的意料之中,也在独立旅的意料之外。这意之中是因为日军是一天之内不可能走到宁国了,他不安营扎寨是不可能的。在这不熟悉的山区夜行军,与找死大概没有区别的。但没想到日军猖狂到说扎寨就扎寨了,选了一个地形有利的地方,把警戒线往外一撑,挖上战壕,点上火堆,往那一团。让负责夜晚攻击的二营还真拿他没办法。二营在想办法,旅参谋处也在想办法。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郑旅长三令五申不准强攻。没有好办法,可以想法办法。没有最好的,想个次好的也行。谁下令强攻就枪毙谁。没有客气的。水淹不行,纵火行不,也不行。坑道,还没挖到人家面前人家就知道了。要是有重炮就好了,轰他娘的。但没有。想也白想。参谋们在到处乱转。都在想能不能利用夜色将这股鬼子一锅给端了。

这个难受这个着急啊。

旅长脸冲着火盆。一言不发。一营长蒋忠在帐内转来转去。他是来请战的。他请求与二营共同作战,由他营主攻,利用夜色全歼这股日军。

看来他们还是不能接受长期作战的思想啊。郑雄对刘理副参谋长说:

“你副参谋长,你说呢?”

刘理还是没敌得过郑雄,接受了独立旅副参谋长的职位。

刘副参谋长不急不忙地说:

“就兵力而言,我们把103团也调过来,我军占有优势。就兵器而言,敌有八门九二步兵炮,强于我。就部队战力而言,日军要强于我军。即使是夜战,我军也没优势可言。我在上海与日军作过战,日军夜战的能力并不弱于我军。我军只有在兵力占绝对优势的时候,夜战才能获胜。因为夜战削弱了日军步炮协同的能力。更谈不上空地。但绝不是说日军单兵作战能力就弱于我军。正相反,日军久经训练,单兵夜战能力要强于我军。尤其是阵地战,更是日军所擅长。”


二营长张宁已急得嘴上起泡了。一大块肥肉啊,楞是看得着吃不着。摸哨不行,打冷枪不行,都钻战壕里了。有火堆,得加木材吧。阻击他狗日的。这是个办法。但这零打碎敲的不过瘾啊。冷炮打。也不成。瞄不准目标,再加上敌都在工事里,效果太差。

“报告。”

“什么事?”

“旅部派人送来一批烟花。”

“送来什么?”

“都昏了头了,过节啊。”

“是赵参谋。”

“不满意我黑灯瞎火赶了十几里山路,给你送来的东西?”

今天这仗打得,半夜里放起了烟火,还尽往鬼子头上放。鬼子也不领情,没一个起来瞧的。杨浦伏在地上,步枪口缓缓地移动着。屁也没有。一阵排炮在日军那边炸响了。怕是营部的八门迫击炮同时发射的。只一响就没了。杨浦听到旁边的陈和嘴里咕咕地笑,知道他又是想笑,又不敢笑出声。这个营长,你看你做的孽。

陈和是笑营长就像土财主,即要摆显,把八门八二迫击炮同时拉出来,又怕脏了新衣,两发都不敢打,只打一发,赶紧转移阵地。搞得大家看一颗彩花,听一声响。

杨浦前面的火堆已经熄了。都是李三的功劳。李三这小子手真黑,两枪两命。小鬼子干脆不出来了。李三选了三个位置。打一枪就翻到另一个坑里。现在他在第三个坑了。如果再打一枪,他就要往回翻了。

火堆的灰烬红红的,夜风一吹,红星在夜空中飞。全有忽然爬了过来小声说:

“班长,我们不能这么干看着。”

“那怎么着。爬过去送死啊。”

“不是,班长,你看我们前面的火堆也灭了,鬼子也不可能过来点了,对吧。”

“恐怕是。”

“那你看这样行不,我一会带两人,慢慢爬过去,先伏着,等烟花起的时候,确定一下位置,方向。等烟火散了,大家眼前正黑的时候,给他两颗手榴弹,然后快速往回跑。你看怎么样?”

杨浦想想说:

“好像行。”

随即说:

“要不我带人过去。”

“不成,这法子是我想出来的,当然得我去。你想个法子,我决不跟你抢。”

杨浦将行动的命令下达到全班。全有小组慢慢地一个一个爬过去。杨浦命令班里其它人仔细看着,准备掩护和转移阵地。并把谁往哪个方向跑通知到了每一个人。那时再留在这里,只能等着吃炮弹了。并交待大家烟花起的时候,闭上眼。不要到时眼前一抹黑,跑不起来。

全有小组没出去多远就消失在杨浦的视野里了。杨浦这时才放心了一点。等吧,等烟花起来吧。杨浦有点困了。不知对面的小日本对面的小日本困不困。杨浦可是睡了一个下午。小鬼子却是练了一下午。耳边响起零星的冷枪声。叭。叭。叭。叭。叭。叭。

也不知多少个叭了。烟火忽然起了。杨浦忙闭上双眼。一阵响。眼皮不再感觉到红的时候,又听到一连串的响。杨浦忙睁开眼,仔细看着对面。几个身影弯着腰向这边跑过来。对面挨炸的地段没有反应。大概被炸昏了。

突然从日军阵地上飞起两颗亮亮的东西。到杨浦这个方向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敌侧面的机步枪响了。杨浦大喊一声:

“掩护。”

就和陈和对侧面的一个机枪阵位发射了一枪。敌机枪阵位还在射击。身后响了一枪,机枪阵位停止了射击。还是李三行。

“现在不能撤退。就地卧倒。”

杨浦大喊。这什么鬼玩意,比烟火还要亮。炮弹的爆炸声在杨浦的身边时不时响起。时间真是漫长。真是漫长。不知全有他们现在怎样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