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九节 我们都是神枪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抢占去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哪怕日本强盗凶

我们的兄弟打起仗来真英勇

哪怕敌人枪炮狠

找不到我们的踪和影

让敌人乱冲乱撞

我们的阵地建在敌人后侧方

敌人战线越延长我们的队伍越扩张

不分穷不分富

四万万同胞齐武装

不分党不分派

大家都来抵抗

我们越打越坚强

日本的强盗一定走向灭亡

看最后的胜利日

世界的和平现曙光


我们都是神枪手

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

我们都是飞行军

哪怕那山高水又深

在密密的树林里

到处都安排同志们的宿营地

在高高的山岗上

有我们无数的好兄弟

没有吃没有穿

自有那敌人送上前

没有枪没有炮

敌人给我们造

我们生长在这里

每一寸土地都是我们自己的

无论谁要抢占去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我们就和他拼到底


这首《游击队之歌》蒋亮进保安团没几天就会唱了。郑团长说了,这就是我们团歌,我们团的每一个人都要会唱。以前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歌好听,有劲。今天蒋亮在哼哼这首歌的时候,有种别样的感觉。好像这首歌是写的自已。写的咱们班,咱们排。从上午到现在,蒋亮他们班和二班同时行动,已放了三回枪,带着鬼子中队在山里窜。你别看小鬼子两条小短腿,还真有劲。那次将两个小组引进伏击圈就是蒋亮他们干的,干得真漂亮。也把蒋亮跑了个半死。李银福跑得舌头都快吐掉了。蒋亮和李银福互相取笑了半天。鬼子在这山里毕竟没有咱们熟。一回回的来回跑,蒋亮的信心是越来越强。手也不抖了。腿脚也有劲多了。最后一次,蒋亮就是放声唱着《游击队歌》,他们的旅歌,跑的。后来两个班的人都唱起来了。雄壮的歌声在山林里回荡。

“我的雷响了一个。”

蒋亮在李银福面前显。

“我刚才一枪打倒了一个。我看得清清的。”

“屁。”

“真真的。”

现在鬼子的小组出击不敢太远了。每次日军的出击,引发的都是雄壮的歌声。暴怒的鬼子追得更疯狂。踩响的雷也就多了起来。但一会儿后,日军的军阵也响起了日军军歌声。蒋亮没听过,也听不懂。蒋亮他们每次在射击后的奔跑中,歌声也更雄壮了。追,小鬼子,你来追,你敢来追,我们就消灭你。

在杨家冲的山地里,日军放开警戒,看来是在休整。蒋亮他们班已占领地阵地,这次他们不是为了阻射敌军,而是掩护两个八二迫击炮组,进行迫击炮射击。一组日军的哨兵,在对面山头。蒋亮他们没有惊动他们。

一班保护着迫击炮组来了。班长示意他们就在下面等他。班长慢慢往下爬了好一段,才弯腰一路小跑。班长和二班长和炮兵班长小声说着什么。二班的人分成两队,向左右两翼跑去,约三十米占据阵地。炮兵班长上来观察了一会。班长用手指了一下,炮兵班长说:

“你肯定?”

“肯定。”

炮兵班长下去,指了两个地方,架上迫击炮。他们只带来四枚迫击炮弹,也在地上排着。炮兵班长又上来,伸出右手,用大姆指比划,蒋亮知道这是测距,蒋亮也会的。刚入保安团那会就学会了。在保安团蒋亮学会了很多东西。

“目标1500米,两发速射,预备,”

蒋亮他们也瞄准了对面山头晃动的日本兵。

“放。”

炮响的同时,蒋亮他们的排枪与班机枪同时响了。那三个鬼子,一个刚转下去,看不见,另两个倒了。迫击炮不知干掉了几个。

“撤。”

蒋亮他们跑下去的时候,迫击炮已拆开,蒋亮扛起底板就跑。断后的作务是二班的。

《游击队歌》又一次响起了。


两架战机飞临上空的时候,小野命令部队结束休整,继续前进。

利用休整的时机,小野将这一上午的行军作战的情况进行了汇总,认为这支支那军,确是其国军中的精锐。枪法精准,组织严密,埋伏是不见丝毫动静,撤退时,风卷残云,以帝国军人的速度居然不能追上。而且是士气高昂。上午十点左右,他们在快速撤退的时候,居然唱起了战歌,以激励自己的士气。

原本小野对这支那军的不敢正面对战,心中有的只是蔑视,他们不是真正的军人。但随着这此起彼伏的战歌声,小野的心中的蔑视,由开始的惊谔,慢慢地转变为尊敬。尤其是几个被流弹击中的士兵,在被帝国士兵追上后,唱着战歌拉响了手榴弹后。当然帝国军队的意志不是他们能动摇的。不论是他们的子弹,还是他们的战歌。小野还没有命令,他的士兵们也唱起了自己的军歌《大陆进行曲》。小野听着听着也心潮激荡地唱了起来。

这也许就是他们的战术。虽然这是小野从未听说过的战术。但小野还是隐隐觉得这就是他们的战术。虽然这给行进中的帝国军队并未造成多大的损伤,但可以肯定的是,支那军的损伤则更小,是微不足道的七人。

这可能是个天才才想出的战法。当然也可能是个蠢材。但这样的作战对帝国军队,好像很有效。帝国军队的特长是步炮坦协同,空地协同。但这支支那军不给他们以机会拉开架式好好的打一下。

他们这样作战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问题困扰着小野申二。他们是为了阻止帝国军队接近宁国?他们这样的作战阻止得了吗?也许随着帝国军队向宁国的靠近,支那军的阻击也会变得有力起来。那样就有机会有支那军展开大战,并消灭之。但强力阻击战并未出现,一直到小野的部队第二天挺进到宁国县城,开进那片废墟,小野心中盼望的强有力的阻击都没有出现。不过小野现在不知道,他还在离宁国最少四十公里外的山里。他的部队周围到处是狼一样的眼睛,精准的冷枪与冷炮。

现在战机在上空掩护,帝国军队可以行进了。虽然行进在山地中的小野觉得有些可耻,虽然那些骡马都已被冷枪打死,山炮弹药粮草辎重已上了士兵们的肩,虽然行军的速度大大降低了,虽然山区的宁静时不时被雷声打断,但冷枪冷炮不见了。帝国战机在一次攻击中,几乎消灭了支那军的一个小分队。

小野的部队过去检查后发现了九具尸体。令人讨厌的战歌声不再响起,是件令人欣慰的事。但半小时后,一架战机落入了支那军的圈套,被机枪阵击落。是凌空爆炸的,飞行员都没来得及跳伞。另一架战机在作了个盘旋后,回去了。战机是宝贵的。这一点小野理解。这种没有具体攻击目标的山地飞行却容易受到攻击的作战,战机拒绝回来作战,是没有什么可指摘的。宣城来电,当进攻敌坚固阵地时,可呼叫飞机助战,现只能对宣城目标进行轰炸,为小野旅团的前进扫清障碍。

苍蝇又回来了。打不死的蚊子又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