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一部 碟血江南 第八节 空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43/


突破重重困难历时二天,小野申二和板田一个半大队在付出二百一十六人伤亡的代价,终于到达了宁国。不到六十公里,堂堂帝国陆军竟走了两天!

此时的宁国已是一片废墟。更没有支那军的主力。

秋山中队的覆没,小野大尉已做好了剖腹谢罪的准备。小野龟甫旅团左路军指挥官,第二步兵联队联队长板本中佐进驻宣城后,小野大尉立即前去拜见。小野大尉完全没想到,板本中佐首先夸奖了小野大尉。板本中佐说,正是由于小野大尉的慎重,通过秋山中队的仔细搜索,发现了支那伏兵,使得左路军免于陷入支那军的圈套,被支那军合围的危险。

“小野君,谢谢。”

板本中佐弯九十度,行礼。小野连忙还礼。

随后板本少佐向小野大尉详细询问了,小野大队攻克宣城后发生的事。

“小野君,你的判断是怎样的?”

“我的判断是,在宣城附近存在着一股支那军的精锐,他们依托宁国,随时可以向芜宣线发起攻击,或断我军补给,或合围我军于芜宣地区,从而保障南京支那军的西线。

“小野君,我记得你是三一年毕业于帝国陆大的。”

“是。”

“小野君,你是帝国培养出的精英,望继续努力。”

“因为小野君的努力,我小野龟甫旅团决定将作战中心向东线倾斜。旅团将以一部进攻芜湖,以合围南京支那军。一部进攻并占领宁国,保护我旅团的侧翼的安全。进攻宁国的部队以你部,板田大队为辅,并以田中信一炮兵中队加强你部为前锋。根据战况,旅团随时会给予你必要的支援。祝你成功。”

“哈依。”

宁国位于天目山与黄山山脉之间,可以说是皖南山区与浙北山区的交汇点,本身就极具战略价值。由此则可以通过黄山山区通过愗源进攻江西,由此可以在长江战线之外,再开拓一个战场。

小野申二决定采用黑虎掏心的战法,沿郎江而上,直击宁国县城,与支那军主力进行决战,以期一战歼灭支那军主力,并封闭天目山黄山山口,彻底解决旅团的侧翼危胁。

九日上午,休整补充完毕的小野大队、板田二个中队一前一后,炮兵中队及精草辎重骡马位于中部,沿郎江而上,向宁国进发。还未行出二公里,前行的板田大队就踩上了地雷。二死三伤。工兵前去探雷,忙忽了半小时,什么也没找着。于是命令四个工兵以行军的速度在前方开路。十几分钟后,还真探到一颗雷,但没起就炸了。四个工兵二死二伤。探雷器炸坏一个。换了二个工兵,行军拉开距离。没有办法,有炮兵中队的四门九二步兵炮随行,必须走大路。又是十几分钟后又响了雷。情况好些了,一死一伤。炮兵中队长田中过来向小野报告,说他的步兵炮可以拆解开,用骡马背负行军。骡马不够的部份,可以让兵士背负。避开大路果然好多了,再没有踩上雷。

进山了。望着前面的丘陵,小野的心情很好。这里已是黄山山麓了吧。这就是五岳回来不看山的黄山吧。现在帝国军队虽然刚到你的山麓,但用不了多久,帝国军队就会将你征服。

沿郎江而上,有一条略宽的山石路,由此可以直达宁国。小野已经决定了不走此山路,而是循着山路,翻山而进。如此定能出乎支那军的预料。板田一郎适时地出现在小野身边,小野就对板田说:

“板田君,此时登黄山,也是别有一翻滋味吧。”

板田看了一眼远处的山峦说:

“像我的家乡。”

日本多山,谁的家乡没有山呢?

忽然响起了枪声。是一阵排枪。日军还击很迅速。中国军已退却。日军尖兵两死一伤。翻过两道山岗没有中国军的阻击。但踩上了地雷。同时侧面的山岗射过来一阵排枪。伤五人,死二人。

小野命令:

“如遇支那军阻击,两个小组间隔一百米,展开追击,消灭支那军骚扰部队。但不准偏离行军路线二公里。遭遇大股敌军,需要救援的时候,发蓝红两颗信号弹。”

小野是相信自己的部下的,他们即使面对的是几倍于已的敌人,也完全可以坚持到主力的到来。

对手仿佛知道了小野的布置,斗士一样过来挑战,又是侧面遇到了排枪。小野从容不迫地指挥军队继续行军。两个小组的士兵已对敌军展开追击。小野边行军,边听侧翼时不时爆发的枪声。十分钟后,两个小组突然打起了信号弹。小野连忙命令板田派出一个中队前去支援。半个小时后,一个中队汗水淋漓地回来了,还有十七具帝国军人的光溜溜的尸体。

两个中队赶到时,战场是一片宁静。支那军人太卑鄙了,连帝国军人的军服都不放过。

“八格。”

小野回眼看自己军队,小野看到的脸上,没有恐惧,没有愤怒,只有坚毅,坚定。这才是帝国军队,这才是帝国的骄傲。


独立旅进行了重新编组。令刘理中校有些不解的是,独立旅并没有实行扩编,只是在原有的暂105团的基础的进行有限的扩编,将原暂105团的二营和新成立的一个营,合编为暂103团。而暂105团事实上进行了缩编。随后暂103团就开进了黄山山区的安庆沟地区进行整训。难道独立旅只用两个营就能抵挡住日军的进攻?

独立旅旅部设在青龙。青龙依山傍水,一条无名小河在此经过,向下汇入西津河。确是好风景。一条小山道向东经大货窑,再转更小的山路,可达小王村、紫云庵、西王村一带,现暂105团二营,原三营就驻扎于此。二营的原防地已由转到这些。这里原是一营的防地。此处山林更深更密,利于休整。而一营则喜滋滋地进旗杆村、紫竹园为基地的原三营的防地。

日军踩响第二颗地雷的时候,旅部就接到了通报,日军一个半大队,一个炮兵中队,共约二千百人,从宣城出发,向宁国方向行进,与一营已发生接触。日军一个半大队一个炮兵中队足以将国军的一个野战军打得狼狈不堪啊。刚来宁国的时候,刘理中校还是眼高于顶的。他可是参加过上海大战的。两次大战都参加过。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那可是在中国历史上第一点陆海空立体作战。当然海空军日军要强得多。但陆军,刘理中校作为陆军的一员,还是不服的,如果日军不是因为有强大的海空力量,中国陆军在上海不会战败。

郑雄曾经向刘理请教过对日作战的经验,询问过刘理亲自参加过的战斗的细节,日军的火力,队形,作战方式。也组织过一个营以上军官参加的会议,请刘理作了一个对日作战经验的长篇讲话。这个会议上,如果日军没有强大的海空军支持,中国陆军在上海会不会战败,这个问题,也引起了争论。是争论就会有正反两方。郑雄最后说了一句:

“打不了,也要打,打败了,就退,退了还是打,无论打到什么田地,穷尽输光不要紧,胜也罢,败也罢,就是不要和它讲和!”

在座的都知道这是一代名将蒋百里的名言。会场当时一片静默。随后郑雄说:

“刚才大家讨论的话题有点空洞。我看意义不大。中国人基本上都是战略家,我是这样认为的,至少相对于外国人而言。今天这个会议我是想让大家多讨论一下对日作战的战术战法问题。针对日军的特点,制定我们的战术。”

这一番话,使刘理多看了他两眼。

今天刘理决定好好向郑雄请教请教。在旅部见到了郑雄。旅部设在一个平地上,有三个野战帐篷。分别是电报室、参谋室,旅长室。这里的山民撤走的就比较少了。有些靠道路较近的山民都转到这里,于是房屋就紧张了。刘理不知道独立旅的野战帐蓬是哪里来的。现在山民大都进山狩猎了。他们打到的猎物,可以和独立旅换大米、油、盐、布匹等物资。独立旅的这些贮备似乎很多。也不知他们藏匿在哪里。这当然是军事机密了。刘理中校也没问过。旅长室有三张简易的随时可拆成桌面和腿的米见方方桌。桌面也可以折叠,转移起来很方便。

“郑旅长,我这是向你请教了,这仗准备怎么打?”

郑雄看了刘理半晌,才说:

“你想知道?”

“是的。”

“那我昨天跟你说的那个事,你考虑好了?”

一边正用画图器在地图上标画的蒋参谋长苦笑了一下,心说:

“这家伙又来了。”

“看来是还没考虑好,没考虑好,我就不说了。”郑雄笑呵呵地说。

“你就这么想我成为你旅的人。”

“那当然。”

郑雄放下手中的活,叫卫兵张扬倒两杯水来。蒋参谋长不禁摇摇头。这家伙又准备开始口水大战了。想当初我们那可怜的十七个兄弟就是吃不消他的口水大战,来到保安团的。这个姓刘的人不错,千万得顶住啊。

刘理中校过了一会,叫张扬拿过来一个毛巾,时不时地擦一下脸。郑雄这家伙的口水实在太多了。最后刘理中校把毛巾干脆覆盖在脸上。蒋参谋长楞了一下。服了。这刘理中校还不是一般的帅。是太帅了!蒋参谋长已受不了了,拿着地图去参谋室。

“蒋参谋长,你忙你的,我们不影响你。”

郑雄说。蒋参谋长忙说:

“我是有事要与参谋室讨论一下。”

溜了。

张扬早就溜了。张扬在帐外十米冷着脸站军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