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俄罗斯人的高加索情结


也许是因为高加索地区的人普遍给人以体形彪悍、骁勇善战的感觉,再加上高加索地区很少有平静的时候,因此,在俄罗斯,一遇到需要加强安全警戒的时候,警察就会在公共场合不厌其烦地检查身份证件,对高加索人会特别“关照”。但在俄罗斯网民的一些留言中,《环球时报》记者看到,有人客观地写道:“任何民族既有好人又有坏人,因此,民族没有好坏之分,只是人有好坏之分。”在俄罗斯内地工作、定居的高加索人不少,并以开餐馆者、出租车司机居多。从苏联时期起,格鲁吉亚的爱情歌曲就很流行。其中有一首以“我爱你”起头的歌曲,歌词通俗易记,俄罗斯各民族都会用本民族语言或俄语唱出来。



在俄罗斯定居的高加索人不少。记者有一次遇到一个小伙子,自称是阿塞拜疆人。他出生在莫斯科,父母退休后回阿塞拜疆养老。他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俄罗斯是我的祖国。我爱这个国家。当然,作为阿塞拜疆人,我同样热爱阿塞拜疆。我在莫斯科平静地生活,有人会把我当成俄罗斯族人,也有人能认出我是其他民族的人。”


在俄罗斯人看来,俄北高加索地区乃至整个南部边境的安全局势都面临着一定风险:北高加索是俄罗斯全境最薄弱的地区,是俄罗斯地缘政治对手极为关注的地方,也是宗教政治极端主义经常搞破坏的地区。高加索3国中阿塞拜疆对外政策游离不定,格鲁吉亚在经历了“玫瑰革命”后成为西方的盟友,亚美尼亚近来也在谋求与西方、特别是与北约发展关系。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前不久曾刊登了一篇俄军事预测中心主任齐加诺克谈“俄罗斯在高加索地位”的文章,认为俄罗斯没有能阻止住西方,使格鲁吉亚成了美国在高加索地区的军事政治前哨


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围绕着南奥塞梯引发的战火正在高加索地区燃烧。高加索地区不仅面积同曾经动荡的巴尔干半岛差不多,也同样有着错综复杂的民族和宗教矛盾。热点的阿布哈兹问题、南奥塞梯问题、里海石油问题以及俄格冲突实际上都是数百年来高加索地区恩怨情仇的产物。尽管高加索地区有丰富的石油资源,但因为局势的不稳定,这一地区的经济并不发达,人民生活水平也还很低。俄格进入“战争状态”,阿布哈兹也向科多里峡谷派兵,这些都令人对高加索地区的局势感到担忧。

高加索山脉成了亚欧分界线


俄国的著名诗人莱蒙托夫曾在他的诗句里歌颂过一座大山:“从幼年时起,在我的血液里,就沸腾着你的热力和你那风暴般的激情;在这对你陌生的北国里,我全身心地属于你,属于你,永远、无所不在!”这座大山就是大高加索山脉,近百年来无数战争和民族离合在高加索地区上演着。


大高加索山脉横亘在俄罗斯西南部、黑海和里海之间的一块狭长的地带上,其中最难以通达的崇山峻岭当数“山之国”达吉斯坦与车臣—印古什接壤的山区。那里的山民描述他们居住的地方“在苍鹰翅膀的上空和下面”。甚至有人说,连苍鹰在那里也会迷路。大高加索山脉将这一44万平方公里的地区分成两大部分:山脉北部称为北高加索,山脉南部称为南高加索或外高加索。北高加索地区包括北奥塞梯共和国、车臣共和国等9个俄罗斯联邦主体以及俄罗斯与格鲁吉亚之间存有争议、从格自行宣布独立的阿布哈兹。南高加索地区包括格鲁吉亚、阿塞拜疆、亚美尼亚3国和土耳其的一部分。



大高加索山脉还是地理学家划分欧亚两大洲部分分界线的“功臣”。17世纪时,为了把欧洲划得尽量大一些,法国人在画世界地图时甚至把现在的中亚地区也算作了欧洲,但俄国地理学家塔季晓夫通过长期观察后发现,乌拉尔山两侧动植物差异明显,因此提出应以此山为界。塔季晓夫的观点很快得到公认,人们随后将发源于此山的乌拉尔河和横亘里海、黑海间的大高加索山脉作为边界的延伸,与其他已经确定下来的欧亚分界线相连。至此,延续了3000多年的“欧亚边界纠纷”总算告一段落。


高加索“山民”不轻易屈服


高加索地区总人口约3000万,有50多个民族,超过百万人口的民族有俄罗斯人、阿塞拜疆人、格鲁吉亚人和亚美尼亚人等,车臣人、奥塞梯人在其他“少数民族”中的人口相对较多。在高加索地区每个民族都有自己的语言,尤其是在北高加索,甚至每个村庄都要讲“自己的话”。古罗马作家普林尼在其《博物志》中就有一则有趣的记载,说罗马人在高加索地区经商要通过80多名翻译来进行。阿拉伯的地理学家也把北高加索地区称为“语言之山”。时至今日,北高加索的这种每个山峰都有一个部族,每座山都是一个“语言王国”的现象依然严重存在。

众多的民族中也存在着不同的宗教信仰。在北高加索地区,除了北奥塞梯人信奉***外,其他民族几乎全都信奉***教。公元901年到907年间,拜占庭的宗教使团就来到了北奥塞梯,因此,一位北奥塞梯的学者曾很自豪地对记者说:“俄罗斯人信奉***比我们晚了将近一个世纪。”


高加索地区自古就是欧亚交汇之处,也是拜占庭、波斯、阿拉伯、俄罗斯和西方文明的交流和融合之所。但高加索长期以来很不幸地成为各大势力必争之地。16世纪中叶起,俄国就执行了一条以争夺北高加索为目的的“高加索政策”。17和18世纪交替之际,波斯人、土耳其人都参与了对北高加索的争夺。彼得一世的“东方政策”也是以争夺北高加索为核心的。18世纪时,英、法两国也开始插手北高加索的事务。为了争夺到北高加索地区,俄国的沙皇们进行了长达50年的“高加索战争”。最后的结果是,北高加索全部归属俄国控制。1750年2月,北奥塞梯派出使团去圣彼得堡,向沙皇表示:“所有的奥塞梯人都愿意臣服”。奥塞梯人曾用一句话表达了这种“臣服”———“背靠大山,面对圣彼得堡”。


绵延数百年的民族争斗和国家间的战争使高加索地区,特别是北高加索成了金戈铁马地区。土著居民们———“山民们”就具有一种争自由的传统精神,他们从不轻易向入侵者、占领者低头。1837年,达吉斯坦和车臣的共同领袖沙米尔领导了反对沙皇政府的斗争,但最终被镇压。1854年8月,马克思在给恩格斯的一封信中把这个沙米尔、这个“山民的首领”称为“‘非常了不起的’民主主义者”。历代的俄罗斯文学精英也把高加索视为“不屈从于暴力和强权的自由之地”。莱蒙托夫、普希金、列夫?托尔斯泰等都在北高加索地区服过役。甚至后来的叶赛宁和马雅可夫斯基也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感到压抑和失去自由时,都表示过要“到北高加索去”。


高加索地区出产的高加索犬是与藏獒齐名的世界名犬。高大威猛的高加索犬对主人忠诚温和,对侵犯者却具有极强的攻击性。

高加索成二战重要战场


重要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能源使高加索地区成了各种国际势力争夺的“肥肉”。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苏联和德国在高加索地区布置了重兵,展开了重要的突袭战、保卫战和攻防战,高加索因此也成为决定反法西斯战争走向的一个重要战场。


根据1942年夏季战局的总计划,德军统帅部于1942年年中制定了代号为“鼠曲草”的攻占高加索计划。这一计划的庞大和周密曾被历史学家认为是二战期间“最大胆,也可能是最匪夷所思的行动”。德军的企图是合围歼灭罗斯托夫以南及其东南的苏军,攻占北高加索。然后再准备派兵分别从高加索山主脉西面和东面迂回,夺取新罗西斯克、图阿普谢(现均为俄罗斯在黑海东岸的重要城市)和巴库(现阿塞拜疆首都)等地。在实施迂回机动的同时,翻越高加索山主脉中部各山口,攻占第比利斯等地。战争初期,在德军优势兵力的猛攻下,苏军被迫退却,高加索形势岌岌可危。为了守住战略要地,苏军补充了大量后备兵员和物资。同时,高加索各边疆区、州、共和国的党和苏维埃机关加强了组建民兵和游击队的工作,加紧生产武器和技术兵器,并构筑防御工事。1942年底,遭遇顽强抵抗的德军被迫转为防御。经过艰难的战斗,1943年10月9日苏军肃清了据守在高加索最后一个基地塔曼半岛上的德军,取得了高加索保卫战的胜利。


高加索战事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和结局也产生了极为有利的影响。根据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1944年5月1日命令,颁发了“保卫高加索”奖章,约有60万人被授予这种奖章。这段历史,证明了高加索地区的各族人民曾并肩战斗。但如今,生长在这一方水土上的人却要兵戎相见。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