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霓虹灯闪烁的日本大阪市中心坐火车,不一会儿就可以到达日本最大的贫民窟--釜琦。但是,在官方地图上却找不到这个地方。据英国《卫报》8月22日报道,大阪的官员们不想让人知道这里。因为在釜琦,昏暗的街道犹如迷宫一般,车棚上面都盖着油布,这里破败的小旅馆更体现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严重的两极分化。


日本破败的贫民窟


釜琦属于大阪府大阪市西成区爱邻地区,住在釜琦的人们可能每天都要在建筑工地做苦工,也可能在饭店门口发传单。这样的人都算幸运的,因为他们能赚到足够的钱,让他们可以在釜琦的便宜小旅馆里过一夜。那些不幸的,可能就要露宿街头了,他们整日吃着免费的饭菜,喝着便宜的清酒,与其他流浪汉交朋友。


今天,在釜琦地区居住着约2.5万位年老的日工(每日打短工者),还有1300位无家可归者,他们或露宿街头,或散布在两个国立庇护所和几十家便宜的小旅馆里。釜琦与日本战后的经济高速发展状况极不协调:洒水车反复在人行道上洒水,以防止流浪汉在人行道上睡觉;警察局四周围着带刺的金属丝;非法但被默许开设的赌馆比比皆是;仅有两家破败的学校。


2008年6月,釜琦开始引起人们的注意,因为这里发生了大暴乱,理由是当地人们控告警察虐待当地居民。这是自1992年10月发生过暴乱以来,再一次的大规模暴乱。在釜琦,警察和居民一直都有冲突,那里很久以来就是一个不太守法的地方。


但媒体并没有大肆报道2008年的这次暴乱,因为当时在几英里以外的大阪国际会议中心,八国峰会正在举办。


社会保障官员坚持说,这次暴乱是反常现象,这几年日本一直都在改造釜琦的形象。西成区厚生署官员有村森井(音 )说,随着泡沫经济的结束,釜琦的劳动者们也有了更多的就业机会。"釜琦就业率低是因为政府严格的建房制度和不断上涨的物价压力。"有村说,除了尽量满足那些明显的需求外,他们还将在这里"铺上一层安全网",其中包括免费的医疗、住房抵押和工伤保险等。"这里并不是只有坏消息:我们正试图在这里建造一个社区。"他说。


贫民把釜琦当成家


竹泽雅治(音)以前也是釜琦的流浪汉。《卫报》记者在这里经常看见这位瘦弱、饱经风霜的临时工在喝便宜的清酒。他告诉《卫报》记者:"在釜琦你几乎看不到女人和孩子。这里完全是一个男人的世界。人们所想的只是晚饭便宜的烤肉和大量的清酒,以及可以自由地在落脚之处睡觉。"


竹泽是釜琦少数成功者的例子之一,他靠工作赚钱吃饭,没有露宿街头,也没有染上不良习惯。上世纪90年代初期,随着泡沫经济的破灭,竹泽丢掉了在电影院的工作。之后的几年里,他一直睡在大阪的主要地铁站附近。后来到了釜琦。现在,他住在便宜的社会住房里,靠做门卫和给儿童游戏小组帮忙来赚取生活费,"赚的钱刚够吃饭"。"我不抽烟、不喝酒,穿的衣服从来没有超过800日元(约52元人民币),没有哪双鞋是超过1000日元(约65元人民币)的。"


但是,像竹泽这样"成功"的例子是罕见的,他周围人的情况更糟,往往伴随着离婚、破产和疾病。在釜琦,肺结核的传染率是3%,相当于日本国民平均传染率的30至40倍。病痛与极度贫困结合就会造成更恶劣的后果,如C型肝炎、高血压、酒精中毒、抑郁症及吸毒现象更易发生。


对大多数釜琦男人来说,喝酒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有的人甚至不去免费的住所,而去寻找那些能让他们尽情喝酒的地方。夜幕已经降临,可是庇护所里仍然有大量的床位空着。"我们这里不允许喝酒,"庇护所的管理员川崎信二(音)说:"所以,像今天这样炎热的夜晚,他们更愿意去外面喝酒,然后在公园里过夜。"


山口浩次(音)来自广岛,也是一个无家可归者,但是他不酗酒。庇护所为他提供了一张床位和一套毛毯,他可以洗浴,还有饼干吃。他在这里过得还相对舒服。这位60岁的老人,当年因为离婚分财产时什么也没有得到而流落街头,到现在已经18年了。现在他已经把釜琦当成了自己的家。


"在这里我们享有在日本其他地方都享受不到的自由。一天有三餐吃,还很容易交到朋友。当然,他们中也有很多人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