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明星”局长到阶下囚,肖强很多的个人故事开始为人所知。各方面汇集的信息勾勒出一个清晰的肖强,而被查获的日记本则展现了他最真实的一面。


“出生年月、职位、什么时候退位、是否还有升迁……”他的日记本里收录了包括耒阳市、衡阳市乃至湖南省某些领导的详细资料。在每一个名字后面都做了注解,作为他今后仕途活动的依据。


在第一页,他用粗线条绘制了奋斗目标的规划图,从哪一年当警察,到什么时候升到什么职位,都有详实的计划。


“2006年7月上一个台阶,2008年在正处级职位上打好基础。”这是笔记本上最新的记录。按照他设定的规划,在2008年,他至少要从耒阳市公安局局长升任衡阳市公安局副局长。从副处到正处,实现这关键的一步跨越后,以他的年龄、成绩而论,再往上的位置都将具有竞争力。


耒阳市公安局的一名干警分析,肖强之所以夸大、急功近利地打掉严小军团伙,跟肖强的人生目标设定不无相关。在公安这一行中,除了带好队伍、严格管理、治安良好等因素外,最为“硬扎”的是打黑的成绩,这不仅可以体现作用和地位,也容易得到上级领导的关注。很多人都在事后猜想,严小军团伙被肖强当成了一笔升迁的“硬通货”。


日记本里,耒阳市、衡阳市乃至湖南省某些主要领导的详细资料被收集制作成了表格,并在每一个名字后面都做了注解。一条原则是:“要升迁的要跟紧,要退位的则慢慢淡化。”他由此被专案组的一些成员评价为:为人工于心计。


有人称,“在肖强在任的4年期间,一个星期之内有三分之二的时间不在局里,也不在衡阳家里,总之你看不到人影,他在去往长沙的路上。”局里的行财股也由心腹掌控,开支方便随意。让其背负贪污罪名的一个事实是:拿几十万元公款找领导办事,发票居然没有主管局长的签字,仅其大笔一挥就可以入账报销。


但也有人为肖强叫屈,认为肖刚到局里时很有激情。


这名后来因为肖案也曾受到牵连的民警说,他所认识的肖强,是一个工作上要求很高、几乎是拼命三郎型的男人。肖刚一上任就开展了“百日会战”行动。在肖强手上,耒阳建立了有效的治安防控体系,治安大为好转。


他甚至记得肖在一些场合说过的一句豪壮语言:“打黑除恶,牺牲了也是个烈士。”


一篇宣传他的文章记载了他“清正”的故事:耒阳是产煤大县,肖强的大哥赶到耒阳想要弟弟给他在煤矿找个事做,或利用关系找个煤窑开采。肖强推心置腹地对大哥说:“如果你来了,民警会怎么看,百姓会怎么看?这支队伍我还带得了吗?你来耒阳做事,这不仅是你赚几个钱的问题,而是影响耒阳大局的事,如果局里的副局长、中层干部也跟着来,我这局长怎么当?你是我的大哥,你该支持我呀!”大哥听后,没再难为他就回家去了。


2003年5月,肖强起用他的两个大学同学,由此组成了一个核心权力圈。公安局其他领导被排挤在圈外。这被人解读的两个意思是:接近他的人说是因为该局关系复杂,并有前车之鉴,异地担任局长的他不得不借助同学校友和培植亲信;反对者则说他是任人唯亲,培植自己的势力。


不容置疑的事实是,核心圈里的每个成员都获得过荣誉:行财股获“全国公安系统行财装备工作先进单位”、蔡子池派出所获“全省优秀公安基层单位”……


“所有事都是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哪个跟他关系好,走得近,便把荣誉给谁。”由此引发的结果是,肖强和他的其他班子成员渐行渐远。


在衡阳市所有县市公安局里,耒阳市的财政拨款是最高的。据一名局领导称,凡公安局提出的经费问题,不是给不给,而是给多少的问题。在前年的农耕节上,市政府拨给公安局80万元;年底,耒阳市建市20周年的焰火晚会,拨款50万元。


这些本应用在改善装备,提高干警待遇的资金,却下落不明。耒阳市公安局有人反映,肖强主政耒阳市公安局的4年来,很多基层派出所未拿到过一分钱。


肖强的财务问题自然成了专案组调查的重点。一度传出其每年有过百万元的惊人用度。而这些钱的使用方向更是引出诸多猜测和联想。


与基层所相比,肖的宣传班子待遇优厚。早在任衡阳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长时,肖强就与媒体有着良好的关系。但这并非肖的专利。在上个世纪90年代,衡阳的公检法与媒体关系良好。而就媒体而言,来自公检法的报道无疑更有眼球效应。


作为“幕后”的办案人员,难为人知的预审工作也需要和媒体沟通才能反映出成绩和辛劳。在这方面,肖强并非最用心的,也不是后来被人指责的“有功必抢,有红旗必夺,有荣誉必搞”的角色,所谓“来者有饭局、有红包”也是不实传闻,多数人受到的接待仅仅一杯热茶而已,但要看的各种材料则基本方便提供。


“张飞、幺七”案件的发展成了拐点。当时湖南省内报纸电视铺天盖地的宣传所完成的造神浪潮,自然让所有从中获益者心知肚明。


此案结束后,衡阳市公安局决定推荐肖强到省公安厅挂职,并向衡阳市委呈报其为副处级侦查员。报告打上去后,有领导指示:不能把这样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青年民警送走。肖强很快就被破格提拔坐上了耒阳市公安局长的位子。


在耒阳任局长后,有人感觉肖强在个人宣传方面明显用力。肖的属下中不乏文笔出众的干才。写手们的稿子,不需经过分管副局长和政工科审批,直接投给媒体。秘书科有一台照相机,政工科有一台摄影机,无论大小会议,都必须有人摄像,记录肖局长的言行。


在肖强事迹连篇累牍的新闻中,报道最多的是两件事,一是“张飞、幺七”案,另一个是传遍全国的故事——秀秀寻亲。


2002年11月25日,一个被公安部副部长批示,涉及山东、福建、湖南三省的女孩被拐卖的疑难案子,在肖强的主导下侦破了,耒阳市公安局帮助被拐少女秀秀寻找到亲生父母,这一度引起全国传媒的关注。


有人对此甚为不平:“一桩很小的事情,也是公安部门的本职工作”,但在强大的宣传机器面前,肖强的英雄形象被极大地放大了。


2003年3月12日,有关部门专门在长沙举行新闻发布会,国内近百家新闻媒体竞相报道,此案后来被誉为“中国打拐寻亲第一案”。


中国青年报 洪克非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