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顾奥运安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顾奥运安检

奥运会胜利闭幕好几天了。用国际奥委主席的话来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无与伦比的”盛会。在这里衷心地为我国成功的举办成功这样的盛会而高兴,同时笔者为作为一名中国人而感到无比的自豪和光荣!

在奥运即将到来的时候,因为有个赴约;就到了一次帆船举办赛场地---青岛。回来的时候就想发一个帖子,仔细想了一下还是先搁置下了。原因我也不想多说些什么。今天,看来不会有什么影响大局的因素了,就把那天的情况弄出来晒晒;厚厚!

八月七日,我们几个人准备完毕,一早出发。早就听说了安检的严密,我们就带齐了必要的证件,已备检查之需。边走边聊,一起聊道听途说的各种安检版本,不时开心大笑;对于即将经历的神秘安检程序,心里又有了些许期盼。还是副驾驶有趣,从端午节为引子谈起了最近的有趣事情。说近几年这些韩国人想做老大想得快要疯了。把个中国的端午节弄成了本国的世界遗产之后,又开始研究起了我们中国的开国领袖毛泽东同志。经过该国某个教授的“仔细调查研究”之后,得出了一个“毛泽东是韩国人”的惊人论断!于是乎韩国人开始举国进行疯狂的“学术”论证,由此还引发了一场世间罕见的考古行动。专项考古开始风靡南韩。棒子国的癫狂举动令中国人感到嘡目结舌,其无耻的行为和为之痴狂的程度也远远超出了世人的意料。讲到眉飞色舞之际,该公几次有从座位上站起来的冲动。最后该公还以一个惊人的小结收尾:“韩国人的考古比日本人差远了。做事一点都不靠谱!人家日本人考古还比较注重证据,编造的时候先往地里埋好东西,然后再进行所谓“惊天大发现”。韩国人这方面居然连底稿也不打,上来就直接去搞个大的!”......

整车人笑了个七荤八素。

谈笑之间,到了第一个检查站。因为走的时间比较早,宽阔的可以起降飞机的公路上只有我们的车子。老远一名警察就示意我们停车接受检查。于是就转向、靠边、停车。因为都互相认识,这名警察只是问了一下我们出行的目的地,以及出行的原因同时给我们进行了详细的登记。这时我才发现,边上还有三名武装警察,手里拿着79微冲,有两个是生面孔,体形虎背熊腰,比较彪悍;正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有一名干警冲着我们笑笑。最后,还是打开了后备箱,让领队仔细的瞧了一下。OK ,合格放行。重新上路。车上的人对这些民警的枪又进行了一番品头论足。毕竟近距离的看到了民警荷枪实弹进行护卫工作;那个“麦霸”实在是又兴奋了一番。

进入外市区域了。森然的警戒气氛令我也有一些诧异。看来安保工作确实被很好的贯彻下来了。经过了几个检查路口和类似的检查之后,我们开始越来越接近青岛。

一上高速公路,我就发现有监控在盯着我们。不是很习惯。不过这也是为了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必须的也是应该的。这些算不了什么。路上不断的闪现无线监控机影子,我一直没有再说话,专注赶路。倒是边上的那位老兄一直好奇的问这问那,唠叨个不停。车外是整洁的公路,漂亮的风景;青岛为了迎接奥运卫生等级又有了一个全新的巨变。赏心悦目,心旷神怡……这些词一股脑的全都闪现出来了。

要下高速了。很远就看到减速标志和长长的隔离带。好多警车军车停靠在收费站的两侧,减速前行当中,公路服务人员的礼貌用语不断的在耳边回荡。一名武警战士挥手示意我靠边停车。我们选择了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停了下来。长长的车龙旁边,都有民警在辛勤的工作着。一名干警靠了过来,立正。然后“啪”的一个军礼:“首长,请出示你的有效证件!”我把证件递了给他,下车。小伙子仔细的看了一下,说:“请你稍等一下,我们为你进行登记。”然后走到一处登记桌前,为我们进行详细的登记。两名持枪武警;其中一名在车前3米处斜立,看着车内人员;另一名过来敬礼:“首长,请你打开后备箱!”很干练的小伙子,仔细的看了看里面的东西,没有什么违禁品,于是敬礼,走开。过去登记的干警走了回来,双手还给我的证件;敬礼:“首长,检查完毕!谢谢你的配合!”车前的那名武警战士一个立正收枪后左转走开。我们又上路了……..

青岛市里到处是节日般的气氛。插有国旗和奥运会旗的各种车辆不时的驶过,提醒你奥运即将到来。全副武装的值勤交、干警,同年轻的志愿者们一道,为来来往往的人们提供服务。不时有列队的武警官兵从马路经过,在帆船比赛场地附近这种现象更为明显。海中隆隆驶过海警一字舰队,很是壮观。

巍巍的蓝天,优游的白云,宽阔的大海;好美的景象啊!要不是有事情,真想好好的去看一下。热闹的车队里,无线电侦测车悄然驶过,为确保盛会的圆满召开而默默的奉献着…...

一天的时间,事情做的比较顺利。我们凯旋而归。回去的路上,车中人很是兴奋。因为明天,我们就要迎来奥运胜会了。我们的心里,都在默默的为这个重大的节日到来而鼓劲加油……

…………..

奥运加油!

中国加油!!

…………..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