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投降后,中国政府电令日军的中国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投降。电令内容为:一、日本政府已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二、该指挥官应立即通令所属日军,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并速派代表至玉山,接受中国陆军何应钦总司令的命令。三、军事行动停止后,日军可暂保有其武器及装备,保持现有态势,并维持所在地的秩序及交通,听候中国陆军何总司令的命令。四、所有飞机及船舰,应停留现在地,但长江内的船舰,则集中宜昌沙市。五、不得破坏任何设备及物资。六、以上各项命令的执行,该指挥官及所属官员,均应负个人之责任,并迅速答复为要。

电文于当日通过当时的中央广播电台,中国军队的广播电台,电讯总队的电台,用中日两种语言向全国广播,并印成中日文传单百万份由八架军用飞机,向沦陷区散发。


乞降地点改在芷江8月17日下午5点33分,中国方面获得冈村宁次的复电: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中正阁下:中华民国34年8月15日赐电敬悉,令派今井参谋副长桥岛参谋二人,率同随员三人,准于本月18日,乘飞机至杭州等候,将命再续飞至玉山,鄙处使用双引擎飞机一架,并无特殊标志,并请知照玉山飞机场,派员接见前来照料为感。

接到冈村的复电后,中国方面于8月18日再次电告冈村宁次,允许今井于8月21日来湖南芷江,(玉山机场由于跑道遭雨毁,故将受降地点改为芷江)同时对乞降使的具体行动作了严格规定:1、日方代表人数不能超过5名(其中必须有熟悉南京上海附近机场情况的飞行员1名);2、于8月21日晨乘日军飞机一架,从汉口附近起飞,直飞湖南常德上空,飞行高度在五千米,时间为重庆夏令时上午10点(格林威治时间为上午2点),届时在六千米上空有三架盟军战斗机迎接。

3、日军降机必须在机翼的上下面各漆画带光芒的日本国旗1面,并在两机翼梢上系4米长的红布条用来识别;4、盟军战斗机三架将护送日军降机至芷江机场降落,顺序为:第一架为盟军飞机,第二架为日军降机,第三架为盟军飞机;5、日军降将要携带驻中国台北及北纬16度以北越南地区所有日军战斗序列、兵力位置及指挥区分系统等表册。6、如遇恶劣气候不能完成上述飞行时,须在次日以上项规定的时间和方式实施。7、日降机的飞行员必须以波长(5856)(KIIIC)收发,用英语呼号(KINGABLEAIRGROYNDCONTROL)与芷江空中地面指挥部队联络,这种呼号必须在距芷江100英里时就开始呼叫,并每隔10分钟呼叫一次,直到看见芷江机场为止。望见芷江机场后,日机飞行员改用波长(4495KC)收发,与(KINGABLE)联络。

1945年8月21日的湖南芷江,天高气爽,万里无云。芷江城内人民一大早就悬旗挂彩,胜利的喜悦充满了全城。上午9点整,中国军队一架野马式战机腾空而起,直飞常德上空,10点15分,在常德西南5000英尺上空发现日本降机,即引导日机飞向芷江机场。11点15分,中国军队3架战机夹持着一架棕色的双引擎运输机出现在芷江机场上空,我护送机一架首先着陆,机场上掌声雷动,日降机随即着陆,中国军队6架战斗机在空中警戒,场面十分壮观。

11点25分,日降机在荷枪实弹的中国军人的严密监护下打开舱门。中国陆军部派陈少校前去接洽。日军降将今井武夫少将立正乞问陈少校可否下机?陈少校回答:现在可以下机。今井武夫随即着军装佩剑首先下机,神情沮丧,缄默无语,陈少校检查名单。名单上列有:驻华日军参谋副长陆军少将今井武夫、参谋桥岛芳雄、前川冈雄;译员本村辰男中佐、松原喜八少佐、六保善辅、航空员小八童正里、雇员中川正治。行李由中国宪兵检查。


12点30分,陈少校引导今井武夫等几人分乘两辆吉普车入城。当日下午3点40分,今井武夫带领参谋桥岛芳雄、前川冈雄及译员本村辰男前往中国陆军司令部,晋谒陆军参谋长萧毅肃中将并接洽投降事宜。中国方面除萧毅肃外,还有副参谋长冷欣中将,美军作战司令参谋长柏德诺将军及有关军事人员百余人。50多位记者也早已翘首等待。


对日本乞降使的询问进行了两个多小时


今井武夫等四名乞降使者进门时,均面色忧蹙。今井等向萧毅肃参谋长、冷欣副参谋长、美军代表柏德诺将军致敬礼后,旋即坐于萧参谋长对面。萧毅肃遂向今井武夫提出十项问题,并令其逐一答复。询问时,萧毅肃的态度既庄严又和蔼,在场的人都极表钦佩,场面紧张激动得令人窒息。因为这是中华民族重振尊严的开始!今井极认真的听着每一句询问,完全失掉了往日的骄横。4点35分,萧毅肃向今井宣读了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致冈村宁次的备忘录,下令今井武夫签收,今井除表示接受并转达外,即以毛笔签字盖章,这时中外记者的镁光灯砰砰声响成一片,争相记录下这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一刻!


询问历时两个多小时,除要求日降使出示证明身份的证件等内容外,还令今井武夫交出侵华日军在中国的兵力位置及指挥区分系统表册。今井命令随员桥岛交出日在华兵力配备图册。并说明日本的中国派遣军,仅负责指挥中国战区的日军,关于台湾、越南则不属冈村宁次指挥,情况不太清楚。5点整,日乞降使返回住所。第二天,今井又接受了中美各专家的一整天询问。


中国陆军总部于1945年8月22日由昆明迁至芷江,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也于8月20日由重庆抵达芷江。8月23日下午1点半,何应钦将军下令召见乞降使今井武夫。

何应钦命令日乞降使仍乘原机返回南京复命


下午1点25分,陈少校将今井等人带到接见处。所乘吉普车上挂着白旗。何应钦立于办公案之后,参谋长萧毅肃将军、副参谋长冷欣将军、蔡文智将军、美军作战司令部参谋长柏德诺及处长5人,站在何将军的后面。今井一行在辕门下车后,由陈少校引导,循着几百米长的甬道缓步来到何应钦办公处的出门前伫立,陈少校报告后,何应钦即传见,今井武夫仍着军装,未带佩剑,脱帽后步入厅内何将军问今井:“前日下午三点,萧参谋长面交第一号备忘录,贵官了解吗?”今井忙点头回答:“收到了”。何将军又问:“后来我又派员面交三件备忘录,你都收到了吗?”今井又答:“收到了”。何将军郑重的对今井说:“我已决定贵官仍乘原机飞往南京,希望贵官转告冈村宁次将军,于前后四项备忘录需切实照办!”今井犹豫了一下回答:“一定转达到。关于备忘录的内容,鄙总司令部,俟奉到东京大本营命令,即可决定。”


何应钦命令道:“本总司令已决定本月26日以后,30日以前开始空运部队到南京,望贵官转告冈村宁次将军,准备一切!”今井仔细聆听后,鞠躬回答:“已知道了”。最后何应钦宣布:“今天谈话到此为止,贵官现在可准备出发了”。今井深深一躬退出,何氏起身示答。召见历时9分半钟。在芷江52小时之后,日乞降使今井武夫等几人,仍乘原机返回南京复命,当晚,芷江大宴庆祝。


中国陆军副参谋长冷欣先期飞往南京中国陆军副参谋长冷欣于8月27日先期到达南京,设立了中国陆军总司令部前进指挥所。并于28日上午8点与冈村宁次等日军要人会谈,敦促他办理日军投降具体事宜,冈村当即接受,并表示照办。向何将军鞠躬敬礼后,黯然站立。9月5日,美军空运大队开始空运中国新六军,接管南京防务,同日,何应钦以“中字第十九号备忘录”致冈村宁次,其内容要点是:一、确定受降点为南京;二、时间为9月9日;三、日军投降签字代表人为冈村宁次;四、日军投降代表出席人为冈村宁次的总参谋长,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或全权代表,台湾澎湖列岛的日军最高指挥官或全权代表、越南北纬十六度以北、台湾澎湖列岛的日本海军最高指挥官或其全权代表。

公元1945年9月9日,举世瞩目的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在中国南京中国陆军军官学校大礼堂原址隆重举行。当时的黄埔路上,布满着美国新式装备的中国军人,从辕门道至礼堂的道路两侧,每隔10步就插有各同盟国的国旗,旗与旗之间,都有中国士兵警戒。


9月9日9点,受降仪式在南京举行签字仪式定于上午9点正式开始。中外来宾于8点半陆续入场,8点52分,日军投降代表冈村宁次等分乘3辆汽车,在中国王武上校的引导下进入中国陆军总部休息室。这时,各参观人员,均已依次坐定。礼堂中央为受降席,受降席前设一较小长案,为日军投降代表席,它的后面整齐的肃立着12名中国士兵,受降席与投降席的四周环以白绸,其左侧为高级将领8点56分,中国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一级上将,率参加受降官4人入场。中外军官及来宾,均肃立迎接。何应钦居中坐于受降席上,左边为海军上将何绍宽,空军上校第一路司令张廷孟,右边为陆军二级上将顾祝同,陆军中将萧毅肃。受降席上正中,放置着一面时钟与中国文具一套。8点58分,中国王俊中将引导日军投降代表入场。先走到规定的位置,立正后向何应钦总司令行45度鞠躬礼,何应钦弯身示答,并即坐下,日军投降代表依次坐于投降席上。及中国记者席,右侧为盟国军官席及外国记者席,共达千人。

驻华日军最高指挥官陆军大将冈村宁次居中而坐,面对何应钦,他抬头就可看见会场悬挂的中美英苏国旗,驻华日军总参谋长陆军中将小林浅三郎、驻华日军参谋副长陆军少将今井武夫、驻华日军参谋陆军中佐小笠源松3人,依次坐于冈村宁次的左侧,中国海面舰队司令长官海军中将福田良三、台湾军参谋长陆军中将青山春树、第三十九军参谋长陆军大佐三禽吕雄依次坐于右侧,日方代表共计7人,一律着军装,均未佩刀,日方译员本村辰男,依然穿着去芷江洽降时的灰色西装,以立正姿势站在冈村宁次身后,冈村就坐时,将其军帽置于案头,以后则始终握于手中。日军投降代表坐定后,何应钦即向中外记者宣布:摄影5分钟。此时,中外记者一片忙碌,争相用手中的相机记下这历史的画面。

9点零4分,何应钦命令冈村宁次呈出证明文件。冈村乃命令小林总参谋长呈递何将军。何氏检视后,将该证明留下,随即将日军降书中文本两份,交由萧毅肃转交给冈村宁次。冈村起立,双手接受后,翻阅降书,随后握笔含毫,在两份降书上分别签字,取出印章,盖于签名之下。日降将小林旋即将冈村签字后的两份降书送呈何应钦。何将军检视后,即在日军降书上签名盖章,把一份日军降书由萧交付冈村,冈村起立接受。何将军又将一份蒋介石的第一号命令,连同命令受领证仍由萧毅肃交付冈村宁次。


冈村当即在受领证上签字盖章,并将受领证交小林参谋长送呈何应钦将军。至此,何应钦宣布日军投降代表退席。日军代表离座,向何应钦一鞠躬,何氏亦起身作答,日人仍在王俊的引导下退出礼堂。


日降将退出后,何应钦即发表演说,向世界宣布日军投降签字仪式已在南京完成。全场掌声雷动,译成英文后,全场再一次被掌声淹没。何应钦在命令受降人员退席后,将冈村宁次用来在降书上签字的毛笔提出,留为永久纪念。


签降后在华日军的违法行为


自日本在1945年9月2日在日本东京湾上的密苏里号战列舰上向同盟国签字投降到9月9日在中国战区签字投降以后的几天中,在华日军的大部分,尚能听从命令,但还有一部分日军不能正视失败的事实,继续为非作歹,用损毁已命令封存的物资的行为,反对投降。


长沙一部分日军,在长沙南门外烧毁汽车轮胎1800只,集中焚毁子弹,将衣服、行李抛入江中;邵阳日军将江东岸弹药库三处焚毁,被焚的弹药爆炸声日夜不绝,又连日将物资及装备运至江边焚烧,笨重的投入江中,在郊外烧毁汽车400辆,邵阳城内日军也将仓库内弹药大部分焚毁;岳阳日军焚毁步枪1000余枝,子弹20余箱,其他物资被焚甚多;沿湘桂路东撤的日军,沿途烧杀抢掠,将公路、铁路桥梁洒上汽油毁掉,毁坏铁路枕木;沿长岳公路所撤日军将枪炮弹药及运输工具拆毁,投入湘江,或以民船运至洞庭湖沉没。


广州日军在9月3日将海珠桥头的纺织厂内机器及物资全部炸毁,还炸毁河南岸的工厂及仓库3座,炸死华工30多名;广州市内及广州湾一带的日军,将枪弹焚毁,并将大量物资抛入海中;汕头日军在每晚12点以后,用汽车密运库存枪弹往海上沉没;澄海一带日军将大炮无目的发射,以耗弹药;日军还用中国工人在夜间将武器运到马屿口外沉没,中国工人也告失踪。杭州日军也破坏重要修械厂,毁掉大批原材料,击毙马匹,在钱塘江桥上将大批枪弹投下;笕桥日军毁坏机场无线电、高空测向器、自动指示目标仪、电波方向指示器等重要装备。象山日军还焚毁无线电设备及大量棉布。河南临汝日军,焚毁大批米、麦、糖、盐等日用品,大火终日不熄。江西南昌、湖北宜昌、当阳、安庆、上海等地日军亦将枪弹装备等物资焚毁或投入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