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中国命运的山海关之战

ctu999 收藏 2 1735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8_27_18091_7818091.jpg[/img] 清顺治元年(大顺永昌元年,1644)四月,李自成大顺军(亦称农民军)在山海关内外与清军和吴三桂率领的辽东明军进行的一次决战。 作战背景   明崇祯十七年(大顺永昌元年,1644)正月,李自成在西安称新顺王,建国号为大顺,改元永昌。二月一日,李自成传檄给明崇祯帝朱由俭,公开声明大顺军将于三月十五日攻下北京城。随后,即率大顺军渡河东进。二月七日攻克太原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顺治元年(大顺永昌元年,1644)四月,李自成大顺军(亦称农民军)在山海关内外与清军和吴三桂率领的辽东明军进行的一次决战。

作战背景

明崇祯十七年(大顺永昌元年,1644)正月,李自成在西安称新顺王,建国号为大顺,改元永昌。二月一日,李自成传檄给明崇祯帝朱由俭,公开声明大顺军将于三月十五日攻下北京城。随后,即率大顺军渡河东进。二月七日攻克太原后,李自成决定兵分南北两路进取北京。两路大军一路夺关斩将,于三月十七日会师京城之下。十九日,大顺军攻克北京,崇祯在煤山(今景山)自缢,明朝亡。

还在李自成进军北京之前,雄踞关东的清军多次对明展开进攻,先后夺取明中后所、前卫屯、中前所三城,日益迫近山海关。不久,李自成占据陕西的消息传到清廷。清摄政王多尔衮看出明王朝即将土崩瓦解,便以清帝名义主动致书大顺军领袖,提出要与大顺军协谋同力,并取中原。李自成未予理睬。于是,多尔衮转而采纳大学士范文程的主张,决定把大顺军当作争夺明朝天下的主要敌人来对待,从而将作战目标由攻明转为与李自成争夺对全国的统治权。

明辽东总兵吴三桂原率兵4万驻守宁远(今辽宁兴城),阻挡清军入关之路。大顺军进逼京畿后,奉命率部入卫京师。三月二十日,行至丰润时,得知大顺军已攻破北京,便返回山海关。李自成清楚占据山海关和争取吴三桂归降的重要性,即派降将唐通携带大量犒军银两、彩缎等,以及吴三桂父亲吴襄所写的亲笔信,前往山海关招降。吴三桂经反复思量,决意归顺,并同意立即入京朝见闯王。但当他领兵西行至滦州时,遇见从北京逃出的一名家人,得知其父吴襄在京遭大顺军拘执拷问,爱妾陈圆圆被李自成部将刘宗敏掠走,一怒之下又改变了主意,断然拒降李自成,并打着为君父报仇的旗号,击败大顺军唐通部,返回山海关。李自成闻变后,于四月十三日亲率大军约10万(一说6万),带上吴三桂父亲吴襄,向山海关进发。

吴三桂自料打不赢大顺军,急忙派副总兵杨珅向清军乞师求救,并许诺打垮大顺军后,对清将割地相酬。多尔衮对此将信将疑,一面派人去山海关打探消息,一面给吴三桂回信,提出只有降清,才能出兵,并许诺可封吴为藩王。四月二十日,当多尔衮在连山(今辽宁锦西)接到吴三桂第2封求救信,才率8万劲骑疾驰山海关。李自成对吴三桂向清军乞师的情况不明,又因被吴三桂所派的“谈判”小组所拖延,四月二十一日才抵达山海关。在石河西岸与吴三桂部成对峙之势。这期间,吴三桂已完成了其兵力集结的部署,清军也于当晚抵达关外。

山海关以关城为中心据点,北接长城,南临大海,四面有东西两罗城和南北两翼城,构成一个坚固的防御体系。城西有石河,河西地势开阔,便于用兵,是山海关之战的主战场。

作战经过

四月二十一日晨,李自成再次逼吴三桂投降遭拒绝后,一面派部将唐通率一部兵力,自山海关北20里的九门口迂回出关,从吴三桂的侧背实施夹击;一面指挥大顺军由西、北、东三面攻城。负责攻打西罗城的大顺军首先与在石河西布阵的吴三桂部数万辽东兵和乡勇展开激战。战至中午,吴军西北阵脚发生动摇,大顺军数千骑兵乘势冲破对方防线,直逼西罗城下,并准备攻城。吴三桂见形势不妙,急忙派代表假意投降。当大顺军攻城将领准备入城受降时,突遭城上守军的猛烈炮击,大顺军毫无戒备,伤亡甚众。吴三桂乘势派出骑兵从侧面进行突袭,这一路大顺军无力抵挡,被迫败退。

与此同时,大顺军以重兵猛攻北翼城。城上守军拼死堵御,战况极为激烈。战至次日清晨,城上守军死伤近半,力渐不支,不少大顺军战士乘势攀城而上,城上一部分守军被迫投降。该城守将全力督战,恰值吴三桂援兵及时赶到,才打退大顺军,保住关城。

二十一日晚,驰援的清军前锋与大顺军唐通部在九门口外一片石相遇。清军以铁骑击败唐通部,并将其逐回关内,使李自成从关内外夹击山海关的企图受挫。随后,清军至关城东2里的欢喜岭的威武台附近扎营。次日清晨,吴三桂见战势危急,率数百亲兵冒险出城,至威武台清营拜见多尔衮,剃发称臣,归降清军,并开门请多尔衮率清军从南水门、北水门、关中门进入关内。这时,李自成因攻城未遂,已改令全军在石河以西,从北山至海边,摆开一字长蛇阵,等待决战。多尔衮见状,乃命8万清军于海滨李自成阵尾薄弱处列阵,吴三桂军以白布系肩为标志,列于清军右翼之末。吴三桂自恃有清军坐阵,并急于向多尔衮表示忠心,挥军首先发起攻击,而清军则按兵不动。李自成不明清军意图,以主力应战吴军。经两军步骑兵反复冲杀,吴军终于力不能支,陷入大顺军的包围之中。吴三桂指挥部下左突右冲,包围圈几次被冲开又再度合拢。战至中午,李自成为尽早歼灭吴军,将机动兵力全部投入战斗。正当吴军阵脚已乱,大顺军虽胜利在望,但也人困马乏之时,一直在旁观战的多尔衮忽令阿济格、多铎率2万骑兵,从右翼驰入战阵,直冲大顺军中坚。大顺军正全力围歼吴军,猝遇清军自侧背突击,不及防备,阵脚渐乱。多尔衮见势指挥清军全面出击,吴军也乘机反扑。在内外夹击之下,大顺军终于支撑不住,全军溃败。清军乘胜追杀40里,大顺军伤亡惨重,李自成仅率数千骑兵且战且退。当退至永平时,李自成杀吴襄以泄忿。二十六日回京后,又杀吴襄全家30余口。为保存实力,大顺军于三十日分两路出京撤往山西。

评 析

山海关之战,是事关李自成大顺朝事业成败的决定性一战,从此,大顺军由鼎盛转向衰败,而清王朝则因此战获胜,而得以长驱入关,问鼎中原,并最终夺取全中国的统治权。大顺军以数十万之师,从关中至北京,一路所向披靡,而山海关一战竟一败塗地,这是有其客观和主观方面原因的。

李自成大顺军方面的主要得失李自成领导的农民军自明天启年间举义以来,所提出的“割富济贫”“均田免赋”等政治口号代表了广大农民群众的愿望和要求,受到广大农民的拥护和支持,从而使农民军获得了用之不竭的人力资源。同时,农民军军纪严明,斗争精神顽强,战法运用灵活巧妙。如集中兵力,各个歼敌;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打法;包围迂回,出奇制胜等战法的运用,使之在与明军的多次作战特别是中原决战中,能屡歼强敌,越战越强。这些特点在山海关之战中虽有不同程度的体现,但由于一些主客观条件的限制,未能得到充分发挥,致使大顺军在敌我力量对比居于劣势的情况下,最终导致失败。

一是在胜利的形势下头脑膨胀,未能对可能爆发的山海关之战及时做出正确的判断和决策。大顺军顺利地攻占北京,明王朝统治,使该军不少将领滋长了骄傲自满情绪,以为大顺朝天下已经坐定,边关很快可传檄而定,因而对如何解决宁远总兵吴三桂所率数万明军未能给予充分重视,起初以重金犒师和拘留吴三桂之父的软硬两手,企图迫吴三桂归降。当招降不成,需以武力解决时,对山海关一战的严重性,以及可能面临的敌人和所需兵力又估计不足,仅以约10万(一说6万)兵力出征,在参战人数上未占优势,当清军出兵后反而处于明显劣势。征战时又未能遵循兵贵神速的用兵原则,从北京至山海关的700里路程,整整走了8天,使吴三桂从容地完成了各项作战准备,并请清军及时赶到山海关前,错过了歼敌夺关的大好时机。

二是战略目光短浅,士气不高。大顺军建都西京时,曾以明王朝腐朽统治的口号,深得全军将士和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全军上下士气高昂,所向披靡,很快就打进北京城,但这一战略目标实现后,大顺军未能及时明确下一步战略目标,将领们忙于分封和追赃索银,大肆拷掠城中官商,致使军纪涣散,逐渐脱离了京城广大群众。同时,优厚的物质生活条件也使军中将士争相养尊处优,无心操戈再战。结果一旦发生战争,不少将士不愿出征,走时又携带很多钱财,调集到的兵力仅约10万;且士气明显不如进军北京时,战斗力也有所下降。

三是招降工作不力。大顺军进占北京和清军企图进取中原,使拥有辽东重兵和山海关要隘的吴三桂成为双方争取的对象。李自成虽认识到这一点,但未能及时统一领导层的认识,以致于一事当前,各行其事,使招降的策略未得到很好的贯彻。李自成部将刘宗敏为抢占吴三桂爱妾陈圆圆,贸然将吴襄拘捕,动刑拷问,抄没其家。李自成得知后虽将吴襄释放,但此事对招降的信义已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致使吴三桂从切身利益角度权衡再三,终于转变态度,投向清军一边。

四是在处理与清军的关系上失策。大顺军进军北京前,多尔衮曾致信要求联合攻明,但大顺军未能从战略高度加以考虑,放弃了一次利用清军牵制明军的好机会。吴三桂拒降后,大顺军忽略了吴与清军联合的可能性,未派人主动与清军联系,破坏他们联合的企图或迟滞清军赴关的速度。使吴三桂和清军得以联合,也使大顺军在与对方力量对比上处于不利的态势。二十二日会战中,李自成对清军参战的可能性又判断失误,轻易将全军投入战场,结果在清军突然发起的攻势面前,猝不及防,终致全线崩溃。

五是战法机械,用谋不足。李自成也曾出奇兵,击吴军侧背。但一经受挫,便只是进行拼实力的正面交锋。即使在吴三桂降清,大顺军兵力已处于劣势的情况下,仍采取这种硬拼的战法,难免招致作战失利。

吴军的主要得失 一是善于抓住大顺军政策上的失误,大造舆论。打着扫平流寇,为君父报仇的旗号,争取民心,激励军心,力争师出有名。二是假借谈判为名,拖延时间,迟滞大顺军进军速度,以充分做好作战准备,以逸待劳。三是投靠清军,从根本扭转军力居下风的被动局面。

清军的主要得失 一是调整战略方针及时。清军原来未打算迅速进取中原,当得知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和吴三桂乞降后,立即调整战略方针,将攻吴转为联吴,将一度企图联合的大顺军视为主要敌人,决定趁此机会,一举击垮唯一能与之争锋的大顺军,从容入关,问鼎中原。二是招降策略成功。早在松锦会战结束时,清太宗就曾致信吴三桂,对其避行劝降。同时,对曾背叛过清朝的吴三桂舅父祖大寿及其子侄多人,不仅未予杀戮,反而委以重要军职,以此表示清朝对军事人才的重视和优待。不久,清廷又令先期降清的吴三桂亲友张存仁、祖可法、吴三凤等多人分别给吴写信,备述清朝对汉官的优待,敦促其投降。还让祖大寿去信,从清廷对祖氏家族的厚待,清朝未来大业的前景,及吴三桂的切身利益,设身处地进行劝导。此后数年间,清朝又多次进行招抚。待多尔衮接吴三桂向清朝乞师信件后,当即表示愿尽释前嫌,并以封土封王等极为优厚的条件进行招降。经过长期细致的招降工作,又由于李自成在招降工作方面的失误,终于促使吴三桂转变立场,下决心投降清军。这是清军得以击败大顺军、入主中原的重要原因之一。

摘自《中国战争通鉴》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