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的兴起很有些意思

德国在二战后变得仍然强大。尤其在东西德合并之后,德国的势力更是日趋强盛。但在一百多年前,德国却是一个很落后的社会,甚至比俄罗斯还要差一点。统一的德国,比统一的美国历史还短。


德国真正兴起,在中国鸦片战争时期。当时,德国并不是统一的国家,而是由很多城邦国组成,其中有汉诺威、普鲁士、萨克森、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巴登、阿尔斯顿-洛林、巴伐利亚、奥尔登堡、梅克伦堡、黑森、符腾堡等数百个。德国今天的很多地名就是过去城邦国的名字。德国自称“联邦共和国”,就因为这个国家是过去城邦国联合起来的。


在这些城邦国中,以普鲁士最强大。当时,这些城邦的基本特点是说德语,崇尚骑士传统。原来,这些后来称为日耳民族的先民属波罗的海种族,与拉脱维亚人和立陶宛人属于同一种族。他们先是移居“德意志地区”,曾在波兰的统治下。他们建立骑士团反抗波兰。1701年,首先有了普鲁士王国,又与法国闹起了矛盾。此后,普鲁士在法国和波兰夹击中生存,一会儿地盘小了,一会儿地盘大了。普鲁士和奥地利也属一个民族。很多时候,普奥处于联合状态。德意志地区城邦国的一个特点是在种种征战中,城邦国能很容易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不过,由于毕竟不是统一的德国,所以普鲁士常常受人欺负。1789年法国大革命后,普鲁士参加反法同盟吃了败仗,于1795年让法国兼并莱茵河以西的普鲁士领土。1806年10月又参加反法战争结果在1807年与法国再签订丧权辱国条约,普鲁士割让16万平方公里土地给法国,并赔款1.3亿法郎。1813年拿破仑兵败滑铁卢,普鲁士才从法国手中夺回自默麦尔河延至莱茵河地区。


1864年,丹麦也为石勒苏益格和荷尔斯泰因公国来欺负普鲁士,德意志空前团结起来与丹麦作战,取得胜利。1866年,德意志与奥地利闹翻,又干了一仗,再打赢。1870年7月19日~1871年5月10日法国同普鲁士再次发生恶战,又把法国打败。


德意志地区城邦国就是通过对丹麦、奥地利、法国的三次战争,最终于1871年1月18日宣布统一,建立德意志帝国。


最近读德国著名西门子公司创始人韦尔纳·冯·西门子的自传,对德国统一的过程有了一些感受。西门子家族原是德意志一小城邦国格罗特城邦中的农户。西门子当时的感受德意志地区非常落后,很多人非常贫穷。当时,他作为一个小城邦国的子弟,最大的梦想是到普鲁士的柏林去。通过一些关系,他才有资格报告普鲁士的军校。他不是普鲁士人,需要普鲁士国王恩准才可以加入普鲁士军队。他后来成为炮兵军官。西门士喜欢搞科学研究。他在军队做的科学研究,多与军用科技相关。


普鲁士与丹麦战争爆发后,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中心城市基尔港处于未设防状态。丹麦战舰出现在基尔港外。西门子因为姐夫在基尔港,只身前去救援。他组织当地民团在基尔港从丹麦人手中抢了一个要塞,又制造水雷对付丹麦战舰。由于他的存在,基尔港竟然没有了战事。西门子认为,与丹麦的战争,使德意志地区产生强烈的统一愿望。


西门子从军队退役后专攻电报和电缆铺设的生意。西门子公司就是靠电报起家的。西门子在与英法等国人打交道时,心中有很多愤恨。他有这样一段内心独白:“长期以来,在世界历史中,德意志人只是一个被动者。而现在人们却每一次从《泰晤士报》中看到他们主动参与了世界历史的进程,因而引起了一些人的愤怒——这些人至今都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才有权利参与世界发展进程。在铺设电缆期间,我在和英国人及法国人的交往中,曾有过多次痛苦的经历,这使我深以为作为一个民族的德意志几代人人在其他民族的眼中是如何不受尊重。我和他们进行过长时间的政治辩论,但他们总是不承认德国有权利而且有能力建立一个独立而统一的民族国家。”


西门子记述他与法国电信公司总监德·福奇的一次辩论。西门子在1870年普法战争前说道:“我们确信只有反对法国,才能保护我们的统一。”“法国的第一场炮响将会让德国统一起来。因此,我们并不害怕法国的进攻,反而信心百倍地等着它。”普法战争真像西门子预言的一样,让德国统一了。德国打了胜仗欺负法国,福奇不得不跟随法皇逃跑,西门子明显有些得意。


西门子还称,在他年轻的时候,德意志民族的分裂和衰落让他十分痛心。从西门子身上,可见德国人由于深感到分裂而被异族欺负所产生的痛苦,又可见这个民族强大的自强和自尊心。


在渴求祖国统一的时候,自由城邦所产生的自由思想,又让西门子这样的人有些无拘无束。由于自己喜欢发明创造,也为了多挣钱,他宁愿在无战事之后退出军队,并且拒绝政府部门的高官厚禄,连皇帝颁发的最高荣誉也不希罕。在自己赚了钱之后,他又设计回馈工人计划,让工人享受红利。当然,他所奖励的只是忠诚的员工,条件是员工必须不离开西门子公司。但一百多年前分享财富的思想和做法,让他赢得了员工对公司的进一步忠诚。


对比中国。从1840年开始受列强欺负,中国人不断抗争。但辛亥革命之后,却立即陷入军阀混战之中。直到1937年日本全面侵华,军阀们的枪口才总算找准了方向,基本一致对外。中国的所谓社会英,有些才智的,多想着如何在官场上有所表现。如果官与自己爱好发生冲突时,中国的知识分子往往选择以官为先。


这样,德国人在中国鸦片战争期间走向统一,国家迅速富强。中国在鸦片战争中非但不醒,而且还进一步衰落。中国的知识界,到了决定中国命运选择的时候,基本一边倒向某种思潮,而缺少独立精神。


德国统一和强大之后,由于两次世界大战而给人类带来非常大的伤痛。但德国人自省意识比较强。他们的总统可以为当年希特勒纳粹屠杀犹太人而下跪谢罪。他们会制定法律,禁止纳粹思想的传播。希特勒的亲属,甚至会放弃生育后代,以使这个家族不留任何后裔。


对比中国,我们经历的痛越多,却越不知道自我反省。我们不好好认识文革的罪恶反而让一些人重新鼓吹文革;我们曾经饱受浮夸风之苦,但假大空依然不绝;我们的腐败越来越严重,却在制度上很难因时革新。


德国两次世界大战的教训,现在看来是怨气过重所致。因此,德国人学会了平和与从容。我们还没真正强大起来,却总是对一些外国政府、一些机构或一些人乱发脾气。


二战后期,德国工业被严重破坏。战后,德国不仅被美苏分裂为东西德,而且德国的先进科技和人才也被这两国瓜分。两个既得利益者,一个美国越来越强大,一个前苏联,最后自己弄乱了自己。而德国,却又重新强大起来。我们中国呢?到了1978年才想到不搞阶级斗争要搞经济建设了。可搞了经济建设,一些制度没跟上来。结果,腐败、经济结构不平衡、环境等,又成为大难题。


德国是一面镜子。德国说,一个国家走向真正强盛,并不需要太长时间。一个国家如果长时间有问题,发展不了,或只是暂时的虚幻繁荣,那么,这个国家一定有很严重的毛病。敢不敢下猛药医治,是一个历史大问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