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二世纪初的这场战争,决定了当时三个朝代的兴亡存灭乃至历史走向。


五代十国时期,北方契丹族建立的辽政权占领了原本属于汉家疆土的燕、云十六州,宋朝建国后,为收复这一带失地,与辽国进行了长期战争,均遭失败,反遭辽的侵袭。后来不得不每年付出巨额银绢,换来屈辱的和平,这种情况使宋朝广大军民感到奇耻大辱,有志之士莫不要求收复失地,以雪前仇。


到了宋徽宗年间,一个从辽国逃亡回来名叫马植的人向宋朝中央透露了这样的情况:随着辽国统治者日益腐败,它东北一个叫女真族的少数民族建立的金国日益强大,十几年来与辽国进行了多次战争,都取得了重大胜利。建议宋朝与金联手,消灭辽国。


他的建议得到了宋朝高层的高度重视,派出以马政为首的代表团,渡海与金国进行谈判。这个被称为“海上之盟”的谈判秘密谈了几年,终于达成一致,双方约定共同出兵,南北两个方向攻击辽国,事成之后,宋朝收回燕云十六州,其余归金国所有。


当时的宋朝经济十分发达,但社会政治比辽国强不到哪去。多年以屈膝换来的和平环境,麻痹了人的思想,人们对战争的思想普遍准备不足。


宋朝上层决心要打,但军事动员令向谁下达成了问题。原来为防御辽国建立的北方边防军由于多年的和平,只剩了个吃空响的机关,已无力承担此项重任,可金国那边已准备动手,战争迫在眉睫,时机会一错而过。万般无奈之下,将战争动员令下给了西北边防军(以下简称西军),命令西军向河北开进,与河北边防军指挥机关合并,承担攻辽任务。为统一指挥两大机关,在之上,组建总司令部,由童贯任总指挥。


西军是为防御宋朝另一个敌人西夏组建的,当时的指挥员是种师道,指挥部设在陕西渭州。下辖五个防区(以下把他们称为军),即泾原军、秦风军、环庆军、鄜延军、熙河军。总兵力十三万人左右,作战部队十一万人。在与西夏多年的战争中,始终保持了战线稳定,西夏从未在这支部队面前占过便宜,同时这支部队在长年的战争中也得到了充分锻炼,一直保持了相当的战斗力。半年前还派出了一支部队参加了浙东镇压方腊的战斗,表现很是不一般。


西军经20天左右的动员,向各军下达了向河北雄州开拔的命令:以熙河军姚古军长统一指挥各军留守部队三万人留守原地,负责西北防务;其余八万人中的近七万人由西北驻地依次出发;环庆军军长刘延庆率领到浙江打方腊的部队一万人,由于尚未归建,着刘延庆的儿子、后来与岳飞齐名的刘光世持令督促,由京西现驻地向河北开进。


从年初开拔,到三月底全军到达集结地域------雄州,西军用了两个多月,这在当时已十分不易。又过了近一个月,童贯率号称五万人的直属队抵达雄州。在些期间,已设在雄州的伐辽总部人员及派到西军各部的工作人员与西军还进行了一番内部争权夺利的斗争,因种师道的资历威望,没有得逞。战役准备期间,宋朝高层对战争前景也进行了分析,结论是以辽国目前的状况,一经宋金联合打击,必然灭亡。所以童贯的直属队便是由禁军不成建制的两万骑兵、临时征招的两万散兵游勇和大批急迫要建功立业的高干子弟、投机分子组成。


在宋朝几个月的战争准备期间,金国已经从北向南对辽国发动了猛烈的攻势,攻占了辽国大部土地,辽国天祚皇帝已从中京逃到云州(大同)以西,金国派出三路骑兵正在追击。西军向雄州开进时,辽国在燕京大臣拥立重病在身的耶律淳为天锡皇帝,史称燕王,由萧皇后代行职权。这个政权政治上集中了残辽的精华,军事上有萧干的四万多奚军和耶律大石的六万多契丹军,外加近八、九千汉军。他们在宋金联合压力下,捐弃前嫌,团结一致,准备与南线的宋军决一死战。


原本是宋、金夹击辽国,在金国方面已经动手,击破辽国大部,辽国即将土崩瓦解之时,宋朝这边因无兵可调,战役准备时间太长,坐失了最佳时机,使辽国在燕京重新建立了指挥系统,全力对付宋朝。


宋、辽的军事分界线是雄州以北的白沟。


辽国早已经注意到了宋军的调动,耶律大石也早已奉命抵达前线,密切让注视宋军动向,规划辽军布防,准备应对宋军的进攻。


童贯到达雄州与种师道会合后,在总部主持召开了第一次会议,不顾西军将领的反对,做出了“严禁与辽军械斗,用军事压力和思想工作,使辽军投降”的决定;命令一线部队以各种方式向辽军表示我军决不动手的诚意;对前线我军应对辽军武装挑衅的任何军事回击予以严肃处理。同时派出代表团赴燕京与辽国当局谈判,劝他们投降。


此时,金国军队已基本肃清燕京以北辽国武装,辽国土地十之七、八已被金人占领,按照双方协议,燕京由宋军负责,因此,他们陈兵燕京周边要地,静观他们此前并不了解、但认为也是十分强悍的宋军解决辽国最后的重镇燕京。


燕京的残辽当局也认识到在北方金人的强力打击下,以目前的力量已无法挽回败局,经与宋使谈判,向全面负责军事工作的萧干下达了督同前线指挥员耶律大石全军降宋的命令。


后人有评价说耶律大石就是一个标准的男人样板,契丹人的英雄。


当萧干将命令传达给耶律大石,这位前线指挥员坚决给予了拒绝,并说服萧干,下达命令,在当夜以十万已尽绝望的哀兵强渡白沟扑向宋军。


说是强渡,其实和摆渡差不多。当面宋军见惯了辽军每天在河中渡来渡去的情景,即便到了跟前,没有总部命令,也不能还击。有着丰富战场经验的西军司令部在经验老道的上司童贯面前,在很短的时间内,通过几次内部斗争,也正在失去对部队的有效控制,也就是说,没有童贯老总的话,辽军打到眼前也不能还手。


耶律大石认为,辽国虽然快垮了,但宋朝除了西军这支劲旅,也找不出第二支上规模的战斗集团了,只要一举击垮西军,就能在一定的空间时间里,为残喘的政权寻找新的契机。因此在以动攻击时,他就将自己置于西军的主力方向。


辽军顺利渡过了二十丈宽的白沟,手中的刀枪一点不留情面,,勇猛的冲向宋军。但西军就是西军,当他们看到战友们开始成片的倒下时,也愤怒了,拿起武器,自发地开始抵抗。最前沿的指挥员,也开始组织部队,边撤退边抵抗,同时派人急速上报总部。为延缓溃退速度,西军前沿东线指挥员杨可世毅然决定率紧急集结起来的部分二线部队汇合一线正在溃退的部队,向辽军发起反冲锋,虽付出了重大伤亡,但有力遏制了由耶律大石亲自指挥的这个方向的进展,保证了西军预备队的拉上时间。


仓促的宋军且战且退,退至沟洫才回过身来。在辽军的连续攻击下,宋军又全线退守雄州、霸州一线与辽军又形成对峙,但战场形势已变为守势。


当宋朝谈判代表团历尽艰难返回雄州时,昔日的白沟前线已成辽军后方,战线南移了八、九十里。


为推卸失败责任,童老总上书徽宗,指责西军指挥不力,撤销种师道职务,撤销西军司令部编制,人员并入总部机关,西军部队由总部直接指挥,同时为打破西军一统局面,提拔了一批与自己能力差不多的人到西军重要岗位。由于雄州已处于前线,童贯率总部撤至河间。这里有一个典型需要说,那就是童贯从开封带来那五万人,始终部署在总部身边,从未参加过战斗,只是随着总部由开封到雄州,再由雄州跑到河间,只剩了二万五,减员比战斗部队还大。


战争失败没有引起宋朝政府的重视,认为辽军孤注一掷的袭击并不能解决辽国支离破碎、内外交困的局面,同时还暴露了他们后备力量不足,攻击力不够,形势还是对我们有利。伐辽还要继续,曙光在前头。所以,在首都开封,仍旧是歌舞升平,人民群众继续安居乐业。


站在高处看着宋、辽这场战斗的金国人感到十分好笑,但是也在使劲想:怎么会是这样哪?


在双方对峙中,形势又发生了重大变化。辽国在燕京的头目耶律淳死了;燕京政权内部汉族官员与奚、契官员开始内斗了;辽国统治区的汉族群众开始到处起义了;耶律大石回去参加内部斗争被主持工作的萧太后软禁了;辽国那支万名汉人组成的常胜军要反水了。


老天爷再次将天平斜向宋朝这一方。


因后方变化,辽军被迫放弃攻势,逐步依次后撤,全力解决后方问题。等童贯总部情报部门把情况搞清楚时,当面辽军已全部撤过白沟,也就是说,宋军对面已无敌军。


新情况的出现极大地振奋了宋朝政府和童贯总指挥,马上采取以下措施:一是恢复西军司令部,宋朝最高当局任命了童贯认为水平还不如自己的刘延庆任司令员,担任过高俅副手的何灌任副司令员,到这里为止,由西北调来的这支主力部队的指挥系统终于被改组完毕;二是补充新兵,一个名字叫岳飞21岁的排长就是随这批新兵到达的前线;三是开会,研究解放燕京的方案。但自白沟溃败后,对西军的动员整顿一次也没有搞过。


通过一个多月的会议,总部和改组过的西军司令部力排众议,得出了进攻有军事冒险嫌疑的的结论,做出了派人与金国协商,由金军出兵攻克燕京,然后由宋军接收最为妥当的决定。


时间进入了秋天,宋朝最高当局在平衡了各种意见后,下达了外交与军事并重的命令,也就是说,在进行外交努力的前提下,还要有军事动作。同时,为加强前线军事指挥,派禁军警卫部队骑兵指挥员、后来与岳飞齐名的刘琦出任西军参谋长。在这个方针指导下,前线两级指挥部又开始联席开会,商议方案,最后决定进攻。


西军两路先头部队从雄州出发,在未遇任何抵抗的情况下,两天内先后越过白沟,实现了自冬天开始伐辽以来的首次越界进军。过河后的形势比预想的好的多,所到之处,汉族同胞起义军纷举义旗,占领州府,响应大军。那一支辽国由汉人为主、番号为常胜军的部队在军长郭药师率领下全军九千人于涿州举行了战场起义,常胜军的起义使宋军得以直趋芦沟河(那时还没有芦沟桥),将直线推进到燕京城下,战场主动完全倒向宋军,攻克燕京,消灭残辽政权指日可待。


在宋军进军之时,燕京政权也结束了内部斗争,萧太后稳定了内部局势。辽军在全线被动的情况下,从各处紧急收缩兵力,被迫放弃芦沟河以南大片土地,将全部尚且完整的主力撤到芦沟河北岸,与宋军再次形成对峙。此时的残辽政权势力范围只剩燕京周边。


快速推进到芦沟河南岸的宋军发现建制完整的辽军已在北岸部署完毕,没有发动正面进攻,而是选择了一个大胆冒险的方案,那就是在辽军后方并无机动兵力的情况下,派出突击部队,绕过前线辽军,从其后方直接袭击燕京,以最小代价下结束战争。


由杨可世、郭药师率6000骑兵为突击队,突然袭击燕京,其后由刘光世率两万人为接应,待突击部队夺城门得手后,接应部队投入攻击,一举结束战争,如突击部队失利,则接应其撤退,以减少损失。


宋军指挥机关将全部幻想压在了偷袭上,只是在刘琦的坚持下,才向通州方向派出两万多人,用以在特殊情况出现时,牵制辽军。


在三路部队出发后,童老总与刘延庆什么都不干了,坐在办公室静候佳音。


由于辽国方面警惕性也不高,突击队在燕京轻松得手,杀进城去,控制了各处城门,派出通信兵通知接应部队迅速增援。


杀进城的宋军遇到了想像不到的境况,城内汉族老百姓纷纷走出家门,拿着菜刀、木棍等一切可以利用的武器,自动加入宋军队伍,追杀辽军;同时契丹、奚族老百姓出同样地加入到辽军队伍,一家一户地用血肉之躯与汉族军队厮杀,突击变成了巷战。一户一户的抵抗者被消灭,又有更多的站了出来,他们在用生命迟缓宋军,为皇城内组织力量应对宋军赢得时间,突击部队每前进一步都要倒下一个家庭。有人说,这场战斗是中国两个伟大民族最后的较量。


经过一夜的拼杀,双方都是伤亡惨重,杨可世第二次派出通信兵请求接应部队快速增援。


终于肃清了燕京外城的抵抗,内城的辽军警卫部队也在惊慌之下,在被解除了关押的耶律大石指挥下,做好了最后的防御准备。


宋军增援部队还没有赶到,可战斗不能停止。突击部队以不到3000人的残部加之主动加入战斗的成千上万的汉人,用简易工具对内城发起了强攻。


在辽军殊死抵抗下,突击部队又伤亡了近2000人,没有战斗经验的老百姓伤亡更大,双方心理已尽极限。在此之前,第三次派出通信兵催促接应部队增援。


攻击仍未停止,伤亡还在继续,增援部队还是没有上来。但近一整天的战斗把辽军回援部队盼来了,辽军四万人回援燕京。


形势逆转,突击部队基本全军覆没。


那支两万人的增援部队,在先头部队攻击内城的时候,跑了。原因是他们听到辽军从前线有部队回援,此前,他们一直在等突击部队独立拿下燕京,这支两万人的生力军在待机地域观望了将近一天,最终跑了。宋辽战争最后的机会丢了。


辽军结束燕京战斗后,马不停蹄向芦沟河前线杀来。


将宝全部压在突袭上面的宋军在企图落空后,童贯率总指挥部也跑了。在辽军以同样的奇袭烧了宋军后方粮草基地时,刘延庆也率领自己家人及亲信人员在未做任何安排的情况下脱离战场,宋军失去指挥,全线崩溃。辽军在未经战斗的情势下,掩杀过去,取得了完全的胜利。由于事前部署在通州那支部队的缘故,牵制了辽军继续追击。


目睹了这一切的完颜阿骨打,再也没有耐心了,答应了他已认识十分清楚的宋朝的要求,已在三个方向等了大半年的金军全线压上,残辽政权自动崩盘,金军兵不血刃占领燕京。按照双方新的协定,宋朝每年要向金国付出同以前每年付给辽国一样多的岁币,做为金军出兵和赎回燕、云的代价。


财大气粗的宋朝当局并不在乎出钱,战争失败一点也没有影响生活,他们认为,祖宗没有夺回来的土地,我们夺回来了,这就很光荣。


通过宋、辽这场战争,宋朝的财大气粗和无能,让金人看了个清清楚楚,两年后金军南下灭亡宋朝。


西军,宋朝当时的主力部队被内部搞垮了,但故事并没有完,这支有着光荣历程的部队通过宋、辽战争在中原地区播下的种子中的娇娇者刘琦、吴玠、岳飞、韩世忠这些人,在两年后对金战场上,还要继续上演前辈们没有演完的戏。


历史本来可以不是这样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