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破城时刻 21、国民党的地工人员(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2/





包括于效飞在内的人全都紧张起来,负责警卫的战士全都跑出来,在大门两边蹲下,利用花坛树木的掩护,把枪口对准了雕花铁栅栏大门,准备战斗。

方俊宇从里边跑出来一看,赶紧跑过去,和外面的那些人说了几句,让大家赶紧把大门打开,放那些人进来。他带着那些人来到于效飞的面前,对于效飞说:“老师,这是上级给咱们派来的新同志。”

上海市政府成立以后小开担任了上海市的副市长,市长是陈毅,后来军衔是元帅,小开当了副市长,可见小开的级别应该多么高。

小开知道于效飞手下的人员全都拚光了,现在只有一些警卫战士,真正懂得特工知识,能够破获敌特潜伏组织的人没有几个,所以赶紧给他补充一些新鲜血液。他分配给了于效飞大量人员,先是有一个连的年轻的解放军,安长征已经提拔为警卫连长,这是为了防备现在这种混乱的局势临时拨过来的。

另外还有一些原来上海地下党的同志,这些人有丰富的城市地下工作经验,这些人就是骨干了。另外还有一些上海市委分配来的新参加工作的学生,他们也多少参加了一些原来上海地下党的保卫上海,迎接解放的工作,在政治上是相当可靠的。他们虽然在和特务打交道的经验方面比较嫩了一些,但是他们熟悉上海,比这些从革命老区出来的解放军战士熟悉地理,行动起来比较方便。

于效飞一阵感激,小开想问题真周到,这真是雪中送炭,刚才还是手忙脚乱,焦头烂额,现在一下子有了帮手了。

一些人过来向于效飞进行自我介绍,其中一个人说:“我叫查军,原来在上海市委工作。”

旁边一个同志介绍说:“老查是从国民党屠杀中幸存下来的,在敌人的监狱里边受了伤,身体刚恢复,就嚷着要参加工作。他对特务的行为非常熟悉,所以上级让他到咱们这儿来工作。”

方俊宇在旁边心里激灵一下,又来一个从特务监狱放出来的?又到我们这么重要的部门?

查军自己解释说:“我原来在上海市委工作,是下面的交通员,敌人进行大搜捕的时候,我正好在一个机关送信,敌人看到我把一个纸条吞下去了,觉得我是重要的人,就把我关到郊外的特殊监狱去了。后来,解放军要解放郊区,敌人害怕了,就对那个监狱的共产党进行大屠杀,我出来质问毛森,他亲手打了我一枪。

我还昏迷着,敌人就把我活埋了,幸好敌人急着逃跑,埋得很匆忙,没有把我埋得太深,我才没有死。我从土里爬出来,有好心的老乡救了我,解放军又很快解放了那儿,把我送到后方去治疗,我这才拣了一条命。为了感激解放军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就改名叫查军。”

说到这儿,查军脸色一阵潮红,用力咳嗽起来。

于效飞知道,他这是伤了肺,看来,毛森那一枪没有打中他的心脏,只擦伤了他的肺,幸好毛森用的是手枪,威力不大,没有穿透。但是,几片肺叶伤得厉害。这种伤于效飞在日本东京夺取日本偷袭珍珠港的情报的时候也受过,那种咳嗽的滋味,真是难以形容,而且,这种伤是非常难治的,现在解放军的条件不够好,要治好他这种咳嗽,还得一段时间,这中间,他有得罪受了。

方俊宇听到查军讲完自己的经历,心里又是轻松,又是佩服,这种在敌人的屠刀下面挺过来的同志,才是最坚决可靠的。他们既有对敌斗争的经验,又经过了残酷的考验,这是现在最需要的同志了。相比起来,那边那几个刚参加工作,兴奋得直叫的小姑娘,真是叫人不放心,她们看见那么凶残的特务,还不得吓哭了?

于效飞看到大家都在说话,就对大家喊道:“好了,大家先工作吧,过一阵自然熟悉了。现在是工作第一,一边晒这些档案一边互相介绍吧!大家分一下工,这些档案里边,有的是国民党保密局特务的身份档案,有的是他们发工资的帐目,有的是其他的东西。

那些没用的东西都要挑出来,那些对咱们没有什么用,咱们要找的是特务的身份档案,工资档案也要整理一下,要是这边没有特务的身份档案,只好从特务的工资表里边找人了。大家小心一些,有了这些,我们就能找出那些潜伏的特务,社会的稳定才能实现。”

原来的战士和新来的这些同志答应一声,分别忙起来了。

于效飞心里一阵轻松,有了这些上海市委的同志和那些学生,工作这才开始顺利起来。那些解放军战士,作战是很勇敢,可惜有相当多的人不识字,让他们翻档案,跟让他们念天书差不多,真是窝工。现在一切终于上了正轨。

于效飞把安长征叫到一边,让他赶紧布置警戒,虽然现在还是大白天,他还是让他派人把大门口,楼顶上,到处都派了很多岗哨,防止特务偷袭。

于效飞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胆大心细,非常谨慎。特务为了进行破坏,已经是无所不用其极,于效飞他们这样的专门机关,必须加强保卫。

于效飞安排完工作,又去给小开打电话,把今天自己遇到的情况向他报告。

小开也忙得够呛,听到是于效飞,这才静下来,听他汇报。

小开说,现在有一些国民党散兵游勇、特务以及地痞流氓打着各种旗号,趁机“收缴”枪支弹药,“接收”工厂企业,向居民敲诈勒索。人民保安队正在协助解放军对这批人进行搜捕。

小开最后说:“但是,在这些自然出现的治安问题中,有一些人特别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们袭击的都是著名工商业甚至外国人的住宅,他们只进行烧杀,不太抢财物,显然是特殊的人员,潜伏特务开始闹事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