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论中国人的诚信

诚信的源头是荣誉感,而不是法律的约束。所以诚信的面孔之下,其本质也分两种:一种是商人式的诚信。他们并不是出于荣誉感而体现的诚信,而是本着契约精神,在法律的约束下,或者在最大利润的驱使下,而不得不摆出诚信的面孔,还有一种是高尚的道德情操所体现的诚信,是自发的诚信。正大光明,浩然正气。


在我看来,荣誉感,在近代来说,是以欧洲的骑士精神为代表的。他们认为名誉胜于生命。宁愿死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名誉。虽然说,被地里也有“男盗女娼”。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做坏事的危险系数太大,所以他们也不敢拿自己的荣誉来开玩笑。比如《基督山泊爵》里的那些身败名裂的反面角色。


中国人呢,我们为了论述方便,可以把荣誉感分为以下几种:


一、是政治家的荣誉。他们所追求的,是齐家治国平天下。所以无论是阴谋诡计,诡辩欺诈,只要你得天下,就是成功,就万古流芳,拥有了荣誉。


二、是军人的荣誉。“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也好,“一将功成完骨枯”也好,杀人如麻也好,运筹帷幄也好。只要你能取得战争的胜利,你就千古留名,被人称颂,自然也拥有了荣誉。


三、游侠的荣誉。舍生取义,杀身成仁。士为知己者死。所以“刺秦”“杀楚”这些游侠,都被人称为名士。而为人所景仰。这是游侠的荣誉。


四、书生的荣誉。要么居庙堂之上,金榜提名;要么处江湖之远,洛阳纸贵。这是文人的荣誉。士大夫也大都属于此类。


中国的古人很有意思。虽然口口声声说“不以成败论英雄”,可事实却是相反,所以我们崇尚的是“常胜将军”赵子龙,是“过五关斩六将”、“温酒斩华雄”的关羽,而不是垓下战败的项羽。


古代的中国人是相信“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所以古代中国的舆论,是掌握在那些士大夫阶层的,他们是“先进文化”的代表。从孔子时候起就是。而中国的士大夫,他们欣赏的是“中庸”,是“明哲保身”,是受“跨下之辱”的韩信。他们不会有“舍身取义”的勇气,也没有“慷慨悲歌”的豪情,往往就把那些武者说成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所以中国人的血性,是越来越少了。既然受“跨下之辱”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中国才在以后出了那么多的汉奸吧?那些汉奸也都想的是先“敷衍”日本人保全自己啊!等将来小日本完蛋了,他们也想一起杀日本人的头啊。


所以,这样的“明哲保身”,“不做出头鸟”实在是中国文化中的一大毒瘤。


荣誉感,是指那些在大是大非面前,可以坚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的人,是“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林则徐,是《正气歌》的文天祥,是“沙场秋点兵”的辛弃疾,是“击楫中流”的祖逖,是“笑谈渴饮匈奴血”的岳飞……我们认识的这些民族英雄,他们已经不算是“士大夫”阶层了,虽然他们都是文人出身。我认为,在古代只有军人才有荣誉感的。中国的士大夫是没有荣誉感的。这和他们的人生道路选择有关。读书时是书呆子,做官了又是勾心斗角。偶尔出个清正廉明的官员,可清正廉明,是他们为官的责任,而不是荣誉啊!而军人则相反,在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中,他们把生命献出来,不能说他们的责任就是去死吧?而他们选择了牺牲,就值得拥有荣誉了。


同理,在近代的西方,谁想拥有荣誉,那么去做个骑士,参加战斗,也是最好的选择。


古代的中国人,缺乏荣誉感,我上面已经举了很多例子了。但我并不是说中国古人缺乏诚信,恰恰相反,古代的老百姓,在太平年间,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是“圣人教化”的功劳,也是淳朴民风的体现。但荣誉感之于诚信,并不是必要条件。也就是说有了诚信,不一定会有荣誉感。到了兵荒马乱,千里鬼哭易子而食,这就没了淳朴的民风。没有了诚信可言。那就更没了荣誉感之说。


孔子的学说,或者说后世的儒学,有两个特点:一是不由你不信。二是信了就不能变。不由你不信,是说“独尊儒术”,无论是科举做官都要学四书五经,除了当和尚做道士,你都必须把“儒学”当作自己的人生观。信了就不能变呢,是说圣人言论,你遵守就可以了。能做到圣人说的一句话,你也就成圣人了。对圣人的学说,必须遵循,而不能妄自改变。姑且称之为“教条主义”吧!而一代又一代的统治者,把中国文人思想上的“封条”贴了一遍又一遍,惟恐它不够牢靠。而同样是圣人说的“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远”,那就选择性地忘记吧!


所以自打汉朝以后,中国的思想界都是一脑袋糨糊,从没有“诸子百家”时代的迷人风情了。而那些强盛的朝代,比如李唐,比如满清。他们这些强盛的朝代都是开明的朝代或者说是外族统治的时代。文化的冲突,或者说是饮马长江,窈窕美女的渴望带来了战争。而物质上的破坏也带来了文明上的进步。所谓一破一立。不破不立。破的,不是处女膜,而是孔夫子在士大夫头脑里的封条。可惜的是,清朝在学习前朝统治经验的过程中,并没有超越。也口口声声“祖宗只法不可废”,可笑可叹,原本天马流星自由自在的游牧民族,却自愿地束缚了自己的双手。


我在这里并不是攻击孔子的学说。毕竟他在当时也是“先进文化”的代表。可一成不变的东西,在2000年之后,还拿它去跟西方的资本主义文明去竞争,实在是老态龙钟,不够先进了啊!


都说中国是文明古国,我们的文明是建立在“四大发明”的基础上,而在唐宋时,我们尚有自信,但自那以后,我们的文明逐渐落后,倘若清朝人再自称“文明古国”,那自己都要脸红的。


古代的中国人缺乏独立精神,缺乏自我批判。有的只是中庸和插科打诨。但近代的中国,由于西方文化的刺激,儒学的坚冰开始消融,瓦解。文明的融合必然带来新鲜血液。犹如杂交水稻一般,在文化上,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文学新思潮,战争上的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国的文明,也经历了一次洗礼。


我认为,文化的冲突不可怕。可怕的是保守和自我桎梏。事实上,我们在经济上和思想上的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并没有被西方社会所腐化,而是逐渐融入了世界上的主流思想。民主的观念,法律制度都充分地完善,那些不“诚信”的人可钻的空子越来越少,民族个性的解放,血性也越来越彰显,本来没有血性的民族就没有前途的。即使是狮子一样的百兽之王,但如果是绵羊喂养大的,也只能被豺狼欺负。而伴随着个性的解放,性格的完善,那么诚信观念的形成,也就自然而然了。


文明的进步推进诚信,无论是法律约束而不得已的诚信,比如商人,比如《社会契约论》的“契约”精神,还是人们的思想境界的提高而带来的自发的诚信意识。都是弥足珍贵的。


当中国还有那么多的造假以次充好的奸商存在,有那么多的豆腐渣工程存在,有那么多的黑幕交易存在,有那么多的特权人士存在,我们都不能说我们做到了诚信。更惶论荣誉了。


所以,请大家不要再吹嘘什么“文明古国”了。从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我们都是落后国家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