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89/


有时候,世上的事就是那么的巧合,当李建扶着虚弱的戴婷回到野炊点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在,根本找不到可以帮忙的人,李建没有办法,只得湿漉漉的在还未完全熄灭的火边小憩一会。

由于在水里浸泡了太久,李建的体力已经严重超支了,不知不觉中,李建竟然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李建听到了戴婷的喷嚏声,连忙爬了起来,看了看天,太阳已经渐渐的低了下来,眼看着就要落山了,这帮家伙居然还没有回来。而戴婷已经在一边开始哆嗦起来。

李建走到戴婷面前,伸手摸了摸戴婷的脑门,已经开始发烫了。此刻,他真想捅自己一刀。一个弱弱的女生,在水里面浸泡了那么久,他虽然把人救上来,却全然忘记了把戴婷送去医院,甚至连把戴婷弄干的活都没干。更可恨的是,自己居然在一边睡着了,把全身湿漉漉的戴婷丢在一边全然不顾。

没办法再后悔,此时的戴婷已经开始不断地发抖,脑门的温度简直可以烤熟鸡蛋。不容多想,只能把戴婷送进去医院!李建低下身子,把戴婷的手放到自己的肩膀上,顺利地把戴婷背起,一路小跑开始下山。

虽然戴婷并不太重,但由于太虚弱,基本上没有什么力量,因此,这百十来斤完全是全部压在李建身上的,这就好比我们平时背一个醉酒的人,承受的压力比正常的要大的多。李建一路走走停停,花了比上山多一半的时间,才把戴婷背下山。

李建用极其疲惫的身体把戴婷背到路边,把戴婷轻轻的放下。一边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一边快步走到马路边开始拦车。但是,夜色渐浓,这里恰巧又是属于郊区,拦车?连辆自行车都没有。李建在路边站了十分钟后,终于放弃了,赶忙背起戴婷向城里狂奔。

万幸的是,穿过一处隧道,就到了G市医学院。背着戴婷的李建此刻分明感觉到后背已经汗如雨下了,而戴婷由于身体虚弱,已经完全把重量压在了李建的身上,李建分明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G市医学院,是一所隶属于部队的军队医学院。这所历史悠久的学校,自然有着非常严厉的安保措施。看见李建背着一个女生快步向校门冲了过来,门口的两个卫兵赶紧迎了上去。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李建猛地一个激灵,一直低着的头猛地一下抬了起来。两个身着军装的士兵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再一看自己的装扮,全身衣服湿透。背上还有一个同样全身湿透的女生,难怪士兵也会怀疑。

“对不起,我这个同学掉水里了。我送他去医院。”李建也来不及解释了,赶紧把戴婷送到医院是他此刻唯一的想法。

“掉水里了?这里连个水池都没有,掉哪里的水里了?”士兵想都没想,直接反问。

“XX水库啊,山中间那个。”李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从水库到这里的路程是非常远的。

“那么远的地方,你怎么过来的?”李建越是解释,士兵越是怀疑。

“跑过来的啊。”一脸狐疑的李建很奇怪,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自己那么像坏人吗?

“对不起,这里是军事管理区,按规定,你不可以进去”士兵也懒得废话,干脆一口回绝了李建想进入校园的想法。

“操!”李建情急之下爆出一句粗口。“你们他妈的有病啊,没看见我背着一个病人啊。”

李建的粗口使得他立马陷入了困境之中。士兵虽然没有回他一句粗口。但是,口气一下强硬了不少。“同志,请你站在警戒线之外,马上离开这里。”

“我。。。。。”李建正准备开骂,却听到了拉枪栓的声音。这个声音,从小父亲带他到靶场他就听过。可以说,这个声音再熟悉不过了。

李建开始犹豫了,这里是通往医院最近的路,因为通过校园,就可以直接到达附属医院。而如果要从学校外面绕过去,起码要花上一个小时。李建摇了摇头,背着戴婷退到了警戒线之外。在警戒线上朝着士兵喊:“麻烦你,让我进去吧,我同学快不行了。”

但士兵根本不做回答。

李建非常无奈,只得转过身,准备绕路送戴婷去医院。

“吱~~~~~~~~~~~”就在李建背起戴婷向另一条路走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了下来。从轿车里走出一个男人,快步跑到李建面前。“李建?”

李建抬起头,“胡叔叔?”

“你小子怎么在这里啊?还背着一个女~~~呃~~~人?”被李建称为胡叔叔的男人很奇怪这样的场面。

“这是我同学,掉到水里了,我要送她去医院。”李建已经体力不支,说话都开始小声了。突然他又像发现了什么宝贝一样,惊喜地喊了出来“胡叔叔,你开车了吧?赶紧送我们一下。”

“落水了?”胡姓男子一边摸了摸戴婷的头,一边问“哎呀,怎么那么烫啊。赶紧上车。”

李建赶忙把戴婷背到车边,胡姓的男人一把拉开车门,戴婷失去了依靠,径直就躺了下去。李建和男人也连忙上车。“快,开车,去附属医院。”

车辆没有经过安全检查,直接开进了校园,朝附属医院驶去。

由于这位胡叔叔的出现,戴婷很快得到了治疗。医院的医生护士很快就帮戴婷安排好了急救室的床位,并且马上就开始了治疗。

不一会,医生出来了。李建赶紧迎了上去,“医生,怎么样了?”

“问题不大,落水了,喝了太多的脏水,加上感冒时间太长,转化成肺炎了。我们已经给她用药了,休息几天就好了。”医生的话让李建松了一口气,一下瘫坐在地上。

“李建,没事吧?”胡姓的男子赶忙跑了过来,把李建扶起。

“没事。”李建悬着的心,此刻终于放下来了。

“还没事呢,你全身也烫得很,走,去看看。”李建也不是铁人,湿漉漉的身体,跑了两个小时。感冒是难免的。得到了戴婷安全的消息,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感觉到身上有点虚了。完全任由胡叔叔把他拉到了内科。检查了身体,在医生的指引下挂上了点滴,李建靠着椅子就睡着了。等到他醒来,已经是深夜了。拔掉扎在手上的吊针,李建拖着沉重的步子向急救室走去。到了急救室门口,李建却发现急救室的灯已经熄灭,里面似乎也不见了戴婷的身影。李建连忙走到值班室,焦急地问戴婷的下落。值班室的护士告诉他,戴婷已经转到了病房。打听了病房的位置,李建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病房。在病房门口,低着头的他一头撞到了刚从病房里出来的医生身上。李建赶忙道歉,也不管医生答应没答应,一头就闯进了病房。

病床上的戴婷已经睡得很熟了。李建放心的点了点头,马上就被医生连拉带拽地弄出了病房,理由是保持无菌的环境。李建这才发现,戴婷居然住进了无菌病房。

刚被拉出来没多久,胡叔叔就出现了,原来他在楼下的吊针室没有看到李建,就猜到他来这了,赶紧上来找李建。

“胡叔叔,你那么急做什么?”见胡叔叔心急火燎的样子,李建一脸迷惑。胡叔叔是李建父亲以前的秘书,真名叫胡天凯,后来转业到地方。进了政府机关,凭借着在部队养成的良好作风和颇高的知识水平,再加上老领导的帮助,据说目前已经是省长秘书了。这样一个优秀的人,如果没什么大事,应该是不会急成这样的。

“李建”胡天凯抱着李建的肩膀问到,“你是不是在G市警校读书?”

“嗯!”李建虽然在父亲面前不觉得去警校有什么不好,但是在胡天凯面前,他觉得又点羞愧。“你怎么知道的?”

“好,那我再问你。你今天是不是和同学出去玩了?”胡天凯懒得和李建废话,直接问到。

“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李建更奇怪了,怎么自己出来玩的事他都知道了。

“你们中间是不是有个叫戴婷的?”胡天凯根本不理会李建的问题,他的问题比李建还多。

“对啊?怎么了?”李建更奇怪了,胡叔叔今天是怎么了?他背进来的这个人不就是戴婷嘛?

“戴婷人呢?”

“就在这里面啊。”李建指了指病房。

“哦,知道了。你在这里等着”胡天凯一听说里面的人就是戴婷,丢下一句话,迅速消失在李建的视线范围。留下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李建傻傻地站在病房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