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是一只为市容所累的"狗"

“市容和狗不得入内。”近日,南京三条巷小区一家卤菜店居然在门口张贴了这样的标语(8月26日《现代快报》)。尽管标语中并没有出现“城管”字样,但市民一看就知道是在侮辱城管。原来是该店违规安放一副灯箱,影响市容,与城管发生冲突,店主以此发泄不满。这真是一个奇特的现象,“市容”似乎已成了“城管”的代名词。


事实上,维护市容是城管主要的甚至是唯一的职能,而“市容”又无所不包,从街道整洁,到环境绿化,到市政工程,到噪音污染,到违章经营,到车辆停放……都是“市容”的范畴,于是,城管兼有环卫、园林、市政、环保、工商、交警等部门的诸多职能和权力。职责多,权力大,而权力的行使缺少明细的边界限制,城管自然与市民冲突不断、纠纷不断,被骂为“狗”也就不足为奇。


当然,城管也有诸多无奈。南京三条巷小区街道城管科一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做城管工作太难了,挨打挨骂是经常遇到的事情”,“执法中,我们常受委屈,能忍就忍了”。看来,从狗的辛勤、忍耐等特性来理解,城管确实像一只“狗”,一只为市容所累的“狗”。


尽管各个城市在改善城管的社会形象方面花了不少力气,但是效果依然不尽如人意。这并不是城管队员天生的“素质低下”,而是不合理的管理体制使然。之所以产生这种不合理的管理体制,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城市管理者对于“市容”的理解出现了偏差。


简·雅各布斯的《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一书已成为美国城市规划界的圭臬。该书认为,城市是人类聚居的产物,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城市里,而这些人的兴趣、能力、需求、财富甚至口味又都千差万别。因此,无论从经济角度,还是从社会角度来看,城市都要尽可能地错综复杂并有多样性,以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因此,“多样性是城市的天性”。


可是,我们的城市规划者和管理者心目中的市容观念依然是为简·雅各布斯所批判的现代主义城市观,注重的是城市的“同一性”、“单纯性”,追求城市整齐划一、外表光鲜,像展览馆的模型,为此不惜以“洪水般的剧烈变化”代替“连续的、逐渐的、复杂的和精致的变化”,而忽略了市民千差万别、错综复杂的生活需要。由此导致在市容变得越来越“漂亮”的时候,市民的生活却越来越不方便。


如果城市规划者和管理者不修正头脑中的现代主义城市观,在此理念指导下的“市容”职责就必然成为城管部门的沉重负累,城管队员也难改形象,在城市中四处奔波还要“挨打挨骂”。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