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剑行动 第一季 神剑出鞘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10/


两天后方周他们带着一名向导上路了,他们先步行离开山寨,向二十多公里外的孟潘镇进发。

给他们作向导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兵叫杨顺风,为人很开朗,一路上与方周他们谈个不停,崎岖的山路消耗了他们不少体力,但是并没有影响他们交谈。

从杨顺风的话里他们知道他原来在民族同盟军东北军区康连声司令的手下当兵,而且是三十多年的老兵,他从十二岁就开始当兵,一直没有离开过部队,大大小小的战斗参加了无数,金三角地区的山山水水基本上留下了他的足迹。

老杨边走边对方周说:“方先生,实话讲从见面起我就喜欢跟你们在一起了。”

“为什么?我们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方周笑着问。

老杨憨厚地说:“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你们看人的眼神与这里当官的和很多有钱人都不一样,你们看我的眼神很亲切温和,让人感觉跟你们之间没有隔阂,所以从你们的眼神里我就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方周暗暗佩服老杨的观察力,用开玩笑的口吻说:“杨大哥这么肯定?”

“那当然,人的眼睛里最藏不住东西了,一个人心里想什么都能看出来。”老杨很认真地说。

翻过两座山后来到一处茂密的山林边,老杨回头问方周,“方先生,我们是不是歇歇脚?”

方周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好,休息十分钟。”

四个人在树阴下坐下来,脚下不远处就是汹涌澎湃的密洛阔江,湍急的水流发出巨大的轰鸣声,四个人坐在这里依然能感觉到江水奔腾的气势。

从山林里吹出阵阵凉爽的山风很快让他们的汗水消失了,经过了长途跋涉后在树林中小憩一下让人感觉很惬意。

歇息了几分钟,老杨谈话的兴致又来了,他高兴地说:“我虽然出生在这里,但是跟你们也是一脉相承。”

“噢,这么说杨大哥是华侨了?”方周好奇地问。

“我是果敢族,在这里果敢族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从中国过来的少数民族。我们的祖先是明朝时期从中国迁移过来的,我们这些人至今还保留与国内相同的文化和习俗,我们都说中国话,写汉字,我们的生活与中国境内的边民没有任何区别。”

听到这里方周亲切地拍拍老杨的手背,“不错,地域和空间都永远割不断相连的血脉。杨大哥,这里的果敢人多不多?”

“到底有多少人我还真说不上来,不过在老城地区是以果敢人为主,我以前跟的康司令他也是果敢人。”

方周忽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对老杨说:“我问个问题请杨大哥不要介意。”

“请随便问,我不会介意什么的。”老杨爽快地说。

“杨大哥既然一直跟随康司令,那现在为什么又来到高坎的手下当兵?”

“三年前康司令被郎鸿贤打败逃出老城,他的部下也都各自逃窜了,有的投靠了郎鸿贤,有的自己占了山头。我们这十几个人被高坎收留下来。我是后来听说康司令跑到他女婿那里去了,康司令现在日子也不好过,所以我们都没有去找他,不过有朝一日康司令如果重新举起大旗我们都会投奔他的。”说这些话的时候老杨的神态很庄重,看得出他讲的都是真心话。

李镇浩凑上来对老杨说:“看不出你们对这个康司令很忠心,他一定是个不错的人了?”

“那当然,我们这些当兵的和当地的老百姓也都很喜欢他,康司令跟中国的关系也很好,他曾去过北京,受到过重要接待。他每次受伤都是去中国境内治疗的。”

老杨的话引起了方周的兴趣,他有些好奇地问:“杨大哥,我有些不太明白,既然你们当兵的和老百姓都拥护康司令,那么为什么还有很多人跟郎鸿贤一起反对他?而且把他打跑了?”

“哎,这件事情不是三两句话能讲清楚的。”老杨叹了口气说。

方周好象对这件特别感兴趣,他竟然不着急赶路了,对老杨说:“不急,杨大哥你就慢慢讲,我真的很想听里面的故事。”

“康司令之所以落到现在这个地步都是因为禁毒惹的祸。”

老杨的话让方周他们三个都感觉很意外,在金三角听到“禁毒”这个词的确是太难得了,因为这里漫山遍野种植的农作物基本上只有罂粟一种,村镇的市场上最常见的商品也是一拽拽的大烟膏。毒品在这里是最普遍的东西,当地人或多或少都从事着与之有关的事情。在毒窝里禁毒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能不引起他们的关注。

“杨大哥,你是说康司令要在金三角禁毒?”方周追问了一遍。

“准确地说是在老城禁毒,因为那里是他的管辖区,其它地方他说了不算。”

“禁毒是件好事情,为什么会惹祸?”方周好奇地问。

“你们不了解我们这里的情况,当地的老百姓就靠种植大烟养活自己,其它的什么都不会种。而当官的又都靠贩卖毒品来赚钱。禁毒后老百姓靠什么活?军队从哪里来经费?大家当然都起来反对他了,这也是康司令始料未及的,特别是他手下的师长、旅长都断了财路,也跟着反对他,差不多都跟随参谋长郎鸿贤起兵反抗他,最后把他赶出了老城,你说这不是禁毒惹得祸吗?”

杨顺风的话让方周陷入了沉思,童明在旁边捅了捅他,“想什么呢?”

“哦,我在想这里的情况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禁毒不光是消灭几个毒枭就能解决了的问题,而是涉及到当地所有老百姓,是整个社会的问题。”方周深有感触地说。

听了方周的话老杨深有同感,他感慨地说:“可不是吗!总不能让老百姓都饿死吧?要想在金三角禁毒除非把这里的老百姓都杀光。西方国家的那些家伙们来到这里只会大声空喊禁毒、禁毒......这些憨狗日的就不会想想是谁把大烟种子带到这里来的,还不是他们逼迫当地的老百姓替他们种植罂粟,最后使这里的老百姓只会种罂粟,其它的什么都种不了,如果不给当地的百姓一条活路他们只能种植罂粟,在金三角毒品也就永远消失不了......”

方周拍了拍老杨的肩膀,真诚地说:“谢谢你杨大哥,你给我们上了一堂很好的课,我们起来赶路吧。”

被老杨的话吸引住了,大家不知不觉中休息了半个多钟头,本来走这么多山路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老杨也是好意怕累着他们才提议休息的,经过短暂的休整几个人马上又精神抖擞地上路了。

在后面的路程中方周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老杨刚才讲的话,他发现很多禁毒行为都是治标不治本,人们想的都是打掉贩毒分子,制毒贩毒仅仅是毒品问题中的一个环节,只要老百姓种植罂粟,禁毒的问题就最终解决不了。禁毒必须要从当地的实际社会情况入手来寻找解决的办法。

方周忽然感觉这些好象不是自己考虑的问题,军人的使命就是坚决完成任务,而对祖国和人民的高度责任感却让他不得不认真地思考和面对现实,他知道即使消灭了郎三,那么很快就会有新的毒枭来填补空缺,祖国所承受的毒品压力并不会减轻,只要金三角地区的罂粟种植一日不铲除,那么我国的毒品压力就不会消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