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格之战牵动势力布局:中国得利已经无疑



更新时间:2008-8-26 16:08:09 点击数:4424 论坛交流 文字大小:大 中 小



米尔军情网:


新加坡《海峡时报》昨日发表评论文章,文章指出,中国将可望在俄格之战中获得巨大利益,这场战争将会进一步巩固中国的能源安全,使中国更容易从邻近的中亚国家买入天然气。


格鲁吉亚长久以来都是欧洲的能源走廊,中亚的能源经过这里可以绕过俄罗斯和伊朗,再经里海输往欧洲。虽然格方已经在法国的调停下签署了一份相当脆弱的停火协议,但这场战争也已经让欧洲对格鲁吉亚的可靠性留下阴影了。


英国石油公司已经表达了它的忧虑了。该公司14日宣布关闭了其中一条在格鲁吉亚的石油管道,而且也中断了在当地的天然气输送。英国石油公司声称,这些措施都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而英国石油公司另一条更大的输油管(从阿塞拜疆出发、经格鲁吉亚到土耳其)上星期也已经在库尔德分离分子的袭击后关闭了。这条输油管可以日输百万桶原油运送到世界市场。


而面对着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迅速打击和西方的无力反击,中亚的三大天然气生产国土库曼斯坦、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显然也应该醒觉了,预期三国将会把它们的目光从欧洲和俄罗斯转向中国了。


据估计,这中亚三国加起来有超过六万三千亿立方的天然气储存量。虽然数量还远远及不上俄罗斯的四十四万六千亿立方,但已经足以使中亚国家成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天然气产地了。


由于在前苏联时期,这些中亚国家已经与前苏联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天然气管道网络,故此现今俄罗斯仍然是一众中亚国家的主要天然气出口国。


欧洲虽然也会从中亚买入天然气,但显然还是比较依赖俄罗斯。现在欧洲有25%的天然气都是来自俄罗斯的,预期到了2030年,这个数字还会进一步上升至50%。


故此,欧盟也正准备逐步摆脱这种对俄罗斯的依赖,并计划建立一条能绕过俄罗斯的、跨过里海的海底天然气管道,并从阿塞拜疆和其他中亚地区直接入口天然气。预料这条天然气管道也会与另一条经格鲁吉亚、土耳其、保加利亚、罗马尼亚、匈牙利和奥地利到西欧的天然气管道连接起来。这条天然气管道预料将会在2013年完工。但是,分析员现在也开始怀疑这个计画的可行性了。


早在去年7月,中国已经与土库曼斯坦签订了一份为期30年的能源合约,订明中国每年将会从土国买入30亿立方天然气,并承诺将会兴建一条造价超过140亿美元、全长2582公里的天然气管道,将天然气从土国经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输往城市和工厂密集的中国东部地区,预料将会于明年底或2010年建成。


而在去年12月,俄罗斯也与土库曼斯坦和哈萨克斯坦达成协议,决定合作兴建一条新的天然气出口管道,将200亿立方天然气从里海东岸输往俄罗斯。三国也同意翻新在中亚与俄罗斯之间、前苏联时代的天然气管道。


上个月,俄罗斯又以跟欧洲一样的价钱,向土库曼斯坦提出每年再多买入500亿立方天然气。


而同一时间,由于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局势不穏,另一个由美国主导、将土库曼斯坦的天然气经阿富汗运到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计画也失败了。


土库曼斯坦同时间与不同的竞争者都签订了天然气管道计划,但问题是,土国有没有那么多的天然气给俄罗斯、中国、欧洲和南亚?尽管土国政府声称它有30万亿立方的天然气储存量。


土国是否真的有那么多天然气?真相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在这场中亚能源之争中,欧洲和南亚都已经落后了,如无意外,俄罗斯和中国将会独占鳌头。



据媒体报道:有俄学者认为:俄格冲突可能导致独联体解体。8月8日,俄罗斯和格鲁吉亚之间爆发战争。俄罗斯政府声明说,格鲁吉亚军队对奥塞梯人实施了种族灭绝;而格鲁吉亚强调,是俄罗斯对格鲁吉亚发动了侵略。8月12日,格鲁吉亚宣布退出独联体。那么,独联体会不会因此解体呢?


乌、阿挺格鲁吉亚


格俄冲突是“谁之过”?对此,原苏联的各个加盟共和国看法迥异。


乌克兰与立陶宛等国首先站出来明确表明反俄立场,谴责俄罗斯。乌克兰拨款600多万美元,向格居民提供人道援助;立陶宛也拨款7.3万欧元给格鲁吉亚。这是因为俄乌关系紧张——乌克兰急于加入北约,其情形与格鲁吉亚相似,立陶宛也是一贯亲西方。阿塞拜疆表态支持格鲁吉亚维护“领土完整”,则是因为俄罗斯支持亚美尼亚与阿塞拜疆争夺纳卡地区。乌、阿两国与摩尔多瓦、格鲁吉亚等都是具有亲美、反俄色彩的国家。


其他各国则充分运用外交辞令,避免引起俄罗斯或格鲁吉亚的不悦。


8月8日,哈萨克斯坦总统纳扎尔巴耶夫与俄总理普京会晤时表示:“独联体应采取措施停止格方的军事行动。”并谴责了格鲁吉亚的行动。哈外交部表示,对冲突造成的巨大伤亡非常遗憾。


8月11日,吉尔吉斯和哈萨克斯坦两国总统在伊塞克湖度假时表示:“冲突只能通过外交、政治途径解决。”


有人分析了哈萨克持“中立”立场的原因:哈在格鲁吉亚投资超过100亿美元,高加索地区不稳定损害其经济利益;冲突还影响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的油气管道建设,对哈出口石油不利。


也有国家态度暧昧


吉尔吉斯现在是独联体主席国,其立场最引人注目。但巴基耶夫总统声明说,南奥塞梯局势必须通过政治方法解决,并“责成外交部门在最短的时间内”与独联体国家就冲突问题进行磋商。该国起初还曾表示:议会将组团前往冲突区实地考察,但随即又声明:“并无此事,如有个别议员前往,也只具有私人性质。”


围绕格俄冲突问题,该国各界众说纷纭,有人支持俄罗斯,也有人主张借机脱离独联体。吉尔吉斯认识到,俄格冲突其实是俄美冲突,吉尔吉斯既需要保持与美国的关系,也不能得罪俄罗斯。不久前,该国查获有美军非法输入武器,吉国舆论沸腾。也有人担心:俄军对格鲁吉亚的“强制和平”行动开了先例,这样,说不定哪天俄军也会借口保护俄侨而开进吉尔吉斯。


塔吉克斯坦官方没有正式表态,不过,有人主张塔国应支持俄罗斯。该国“国际主义战士协会”发表声明:“格鲁吉亚军队对奥塞梯民族发起背信弃义的突然进攻让我们深感愤怒,格鲁吉亚是在实施种族灭绝,应被审判。”



土库曼是永久中立国,向来严守中立,对此事自然也就不予表态。乌兹别克斯坦也没表态。


作为俄—白联盟国家的主席,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的态度颇有深味——他“就南奥塞梯发生的悲剧事件,对梅德韦杰夫总统和俄罗斯人民表示慰问”。


摩尔多瓦同意欧盟的立场:“各方应停火。”亚美尼亚的口吻也与此相似,该国国防部长表示:“希望邻国能恢复和平。”


独联体将因此解体?


在俄格冲突问题上,除了乌克兰、阿塞拜疆,其余独联体国家则是“沉默的大多数”,这令格鲁吉亚失望。


8月12日,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在一次集会上说:“将彻底退出独联体。”同时,萨卡什维利还号召其他国家也退出独联体。


8月14日,格鲁吉亚议会以117票全票通过关于“退出独联体”的决议,宣布格鲁吉亚正式退出1993年1月签署的《独联体章程》及1993年9月签署的独联体经济联盟条约。


有俄学者认为,格鲁吉亚的行动可能会导致连锁效应。独联体早已是名存实亡,而在格鲁吉亚退出之后,乌克兰、阿塞拜疆、摩尔多瓦也可能会相继退出;而中亚五国中,塔吉克斯坦最有可能脱离独联体——近年来,塔国一直坚持与伊朗结盟。


但是,也有较为乐观的俄学者认为:“格鲁吉亚退出独联体只会损害自身,独联体不会因格鲁吉亚退出而最终解体— —因为至今为止,各国在经济等各方面依赖俄罗斯。相反,格退出后,独联体会更巩固。”


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3日一期刊发题为《躲在美国的盾牌后面》的文章:提出这样一个问题:东欧人没有理由担心遭到伊朗的打击,那么,他们为什么迫不及待地签约支持旨在拦截伊朗导弹的美国防御系统呢?


文章认为,因为他们害怕俄罗斯。要点如下:


俄格冲突期间,波兰同意在其境内部署10枚美国截击导弹。乌克兰主动提出连接其预警雷达并在太空协助监视。捷克早已同意在其境内部署导弹跟踪雷达。


俄罗斯曾声称,凡是参与美国导弹防御的国家都理所当然成为核打击的目标。


导弹防御系统抵挡不住俄罗斯巨大的武器库,但加入这个系统的国家会置身于美国的保护之下,实际上成为美国本土防御的一部分。


导弹防御不仅具有导致西方对俄关系恶化的地缘政治风险,而且是一场技术赌博。这套系统尚未得到全面检验,预定部署在欧洲的两级截击导弹尚未成形,利用地面截击导弹对付伊朗未来威胁的效用也还有待考证。


五角大楼负责对新装备进行评估的独立部门去年10月透露,它还远远不能证实"(这套系统)一旦部署将有很高的概率发挥卓有成效的作用"。它表示,拦截伊朗武器与过去模拟拦截越过太平洋的朝鲜导弹"迥异",因为距离短要求反应快。欧洲的系统还必须能够应付轨迹和速度不同的两种导弹,一种是射向美国的洲际导弹,一种是射向欧洲的中程导弹。


美国导弹防御局局长特里·奥贝林称,五角大楼的评估人员"非常悲观"。他说,两级截击导弹是用于太平洋上空的三级导弹的简化版。不管射程远近,导弹防御的原理大同小异。然而批评者坚称,美国在为一项根本不可能实现的技术方案浪费钱财。


25年前,里根实施"星球大战"战略防御计划,雄心勃勃地要打造"保护我们免遭核导弹袭击的盾牌,就像保护一家人免受雨淋的屋顶"。从那以来,美国已经在导弹防御方面花了1 1 0 0亿美元以上。新的系统只打算挡住少量导弹,但每年花费仍要高达100亿美元。



(责任编辑:米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