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见过红娘子,那时我还没出生;外祖父见过红娘子,那时外祖父还是一个孩子。

鬼子强占了东三省后,东北的形势很复杂。有抗联;有鬼子;还有胡子。抗联是好人,鬼子是牲口这谁都知道。胡子是好人还是坏人似乎不大好说。胡子也杀鬼子,抢鬼子;胡子也杀百姓,抢抗联。只是大多数的胡子从不祸害穷人。

红娘子就是胡子,还是位胡子头。

红娘子(那是还不是“红娘子”)本是小康人家未出阁的姑娘,被胡子抢上了山。胡子头想娶她做压寨夫人,红娘子死也不从,绝食数日,眼见着人就不行了,山下传来消息,红娘子全家被鬼子灭了门。红娘子听到噩耗,原本已无光泽的眼中冒出了血红的光,让人看了瘆得慌。过了一会,红娘子要吃喝,大吃一顿后狠狠的跟胡子头说:“俺答应嫁给你,但你要教俺本事,跟俺一起杀鬼子报仇。”胡子头大喜,遂办了喜事。我想新婚夜的红娘子除了床单上那点点红梅外,泪水一定湿了她的枕头。

红娘子从此勤学苦练,学的一身好本事,尤其善使双枪,弹无虚发。跟着丈夫抢了几回日军的运输队,亲手宰了不少小鬼子。每临战阵,红娘子都是一身红衣,匹马当先,手持两把缀了红绸的驳壳枪,煞是英武威风。

一天,胡子头抢抗联不成,反被抗联的一个武队长打死了。红娘子便成了胡子头,一个寡妇胡子头。又一天,红娘子得到情报,武队长今夜就宿在山下村中。红娘子点齐了人马,围了村子。武队长势单力孤突围不成被生擒。红娘子对武队长说:“本来该杀了你祭俺男人,念你打鬼子,今天就取你的一只耳朵。”说罢武队长被胡子割了一只耳朵,武队长一声未吭,胡子们都佩服他是条汉子。红娘子便把武队长的这只耳朵供在她男人的灵位前。

后来,武队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叫独耳武的抗日英雄。独耳武,鬼子闻之丧胆!由于叛徒出卖,独耳武落到了鬼子手里。鬼子对他百般折磨,独耳武宁死不屈,后被残忍杀害。红娘子闻得消息,于山寨大厅设一灵位,上书:抗日英雄武明之神位!举寨祭拜三日,并将武队长的耳朵安葬在山中。

此后,红娘子抢杀鬼子更勤,使鬼子遭受了不小的损失,鬼子将红娘子视为眼中钉。为此,专门组织了一支精干部队围剿红娘子。红娘子终中诡计落入倭奴之手。鬼子本想将她关入牢中,慢慢折磨凌辱。可红娘子在押解途中咬断了自己的舌根,流血而死,雪地上流了好多好多血,鲜红鲜红的,像是画在白纸上的红牡丹,又像是她身上的红衣。

外祖父说:“红娘子死后,人们经常能看到天边的火烧云,红得像血一样。村里的老人就说,那云是红娘子化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