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申爷的后半生

右仆射黄飞翔 收藏 1 50
导读:庚申爷与我爷爷是亲叔伯兄弟。我家和他家过去是一个大院,后来分家,从中间打一院墙。我小时候经常翻墙到他家去玩,院墙被我翻出一个豁口。开始时,父亲不让我翻墙,好在庚申爷喜欢我,并不在意。 庚申爷大名叫高云秀,生于1920年,因是庚申年,小名叫庚申,我叫他“庚申爷”。 庚申爷的老伴叫孙保兰,是建国初期的老党员、村干部,直到“文化大革命”时被“打倒”。老两口有一个女儿,师范学校毕业后当教师。 庚申爷性格开朗,幽默,爱开玩笑。只要他

庚申爷与我爷爷是亲叔伯兄弟。我家和他家过去是一个大院,后来分家,从中间打一院墙。我小时候经常翻墙到他家去玩,院墙被我翻出一个豁口。开始时,父亲不让我翻墙,好在庚申爷喜欢我,并不在意。



庚申爷大名叫高云秀,生于1920年,因是庚申年,小名叫庚申,我叫他“庚申爷”。



庚申爷的老伴叫孙保兰,是建国初期的老党员、村干部,直到“文化大革命”时被“打倒”。老两口有一个女儿,师范学校毕业后当教师。



庚申爷性格开朗,幽默,爱开玩笑。只要他眯着眼睛笑嘻嘻地跟你说话,你就要防备,他的话里隐藏着虚虚实实,真真假假,你不可全当真,否则,就要“上当受骗”。为此,老伴儿经常批评他“老没正型”,可男女老少都喜欢听他神侃瞎聊。他自己快乐,也把快乐传染给别人。



庚申爷天资聪慧,心灵手巧,吹拉弹唱,无所不通。虽然只有小学文化,但能“论”三国,“评”水浒,“话”西游。为此,街坊邻居都喜欢到他家串门。听他说笑话、讲故事,学习吹拉弹唱。每到晚上,他的家便成了人们传递快乐的天堂。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打破了这里平静和欢乐,也彻底改变了他和一家人的命运。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他老伴儿被打成“走资派”,由村里的“专政小组”关押在大队办公室。街坊邻居再不敢到他家里去玩,纷纷开始与他“划清界限”。庚申爷一下由过去的革命家属变成了“反革命家属”。面对流言蜚语,造谣诽谤和对老伴无休无止地批斗、打骂、侮辱,他愤怒,他迷惑,他惶恐。他没有了往日的欢笑,他的脸上布满愁云。



在一个寒风刺骨的晚上,村“专政小组”的人通知他,说他老伴儿两次企图自杀,让他赶紧去。他隔着锈迹斑斑的铁窗,看到老伴儿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昏黄的油灯下,老伴头发散乱,血迹斑斑。他轻轻地叫她唤她,她听出是他来了,她开始抽泣,进而嘤嘤地哭。他手扶铁栏,老泪纵横,哽咽着安慰她.....,他从破损的窗框中塞进去一件棉衣,便踉踉跄跄的回到家中,把自己埋藏在黑暗里。



他希望这个阴冷的冬天能早点过去,他盼望他的妻子能早日归来,他渴望过去那平静的生活和快乐。然而,严酷的现实,再一次击碎了他那一点并不是奢望的梦。



“文革”的狂飙像脱缰的野马,横冲直闯。老伴儿不仅没有被放出来,而且又加了一项更加可怕的罪名:“反共救国军”重要成员;他不相信一向对党忠心耿耿的妻子会反对共产党,更不相信她会加入反革命组织。



正在他惶惶不安的时候,村“专政小组”的几名打手来到家中,不由分说,将他按倒在地,五花大绑地押解到村私设的监狱里,开始刑讯逼供,让他交待“反革命”罪行。就这样,他稀里糊涂的也被“造反派”打成了“反共救国军”的骨干分子。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他听到隔壁牢房里,传来妻子那撕心裂肺的惨叫,他知道,那是妻子在忍受酷刑拷打。不一会儿,妻子的喊叫声越来越小,淹没在一阵紧似一阵的风雪中。又过了一会儿,纷乱的脚步声,踢踢沓沓,越来越近。他知道,恶魔正在一步步地向他逼来。他被吊了起来,用鞭子抽,用棍子打。寒冷,愤怒,恐惧,使他身心交瘁。他忍受不了,他感到生不如死,他绝望了,他一头撞在墙上......。



在当时,没有人敢救他、帮他。我和父亲能做的,只是给他送一口饭吃,使他不被饿死。有一天晚上后半夜,我朦胧之中听到有人敲窗,父亲问:“谁?”窗外的人压低声音说:“是我!我受不了跑出来了!”。父亲听出来是庚申爷,要下炕开门。庚申爷说:“不用了,我只是跟你们说一声儿......,我得赶紧走......”。说完,便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没过几天,庚申爷又被抓了回来,仍然关押在原来的牢房里,不得不继续忍受那非人的折磨。



冬去春来,噩梦般的年代过去了。庚申爷和他的老伴儿被放了出来,落实了政策,摘掉了“帽子”。按说他们应该找回失去的快乐,从头再来,重新开始新的人生。可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这么简单。也许,他们所受到的伤害太深太重了,使他们无法承受;也许,心灵上的创伤阴影,不会像雨过天晴那样烟消云散。老伴儿出狱后,似乎对世事人生心灰意冷,整日沉默寡言,不久便积郁成疾,辞别人世;他也像变了一个人,再也看不到过去那个幽默、快乐,整天笑眯眯的庚申爷了。家里往日的喧哗、热闹和欢乐,已成过眼云烟。他所拥有的,只剩下孤独、无奈和随便打发的日日夜夜。他潦潦草草凄凄惨惨地走完了余生。



庚申爷晚年的脚步,走的是如此的沉重。我不想责怪他不够坚强、勇敢,我只是想问,是谁改变了他们的命运?是谁毁灭了他的人生?也许,应该追究和诅咒的不是那一个人,而是那段荒唐的历史,那个荒腔走板的年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