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挽狂澜之中华帝国 辽东攻略 蒙古局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45/


回到山海关的袁崇焕立即开始了布置赵率教、袁刚去山东东营卫募兵及练兵的安排。一切都安排好,准备出发的时候,袁刚带着一个小伙子来到袁崇焕的面前,“二叔,您看,他就是我给您找的亲兵队长”,袁崇焕看了眼:“哦,这小伙子,我认识,武功不错,有股子很劲,叫黄福生对吧?”,“是的,袁大人,我是黄福生”,小伙子答话了,憨厚地笑着,有些拘谨。袁崇焕用拳头轻轻锤了一下黄福生的肩胛,“不错,是块好料,好好干!多大了?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回袁大人,我二十一了。家里没人了,我娘在我小的时候就病死了,我爹也是当兵的,前年死在满洲鞑子的箭下”,说着,黄福生眼眶有些发红。袁崇焕轻轻拍了拍黄福生的肩膀:“是这样啊,小伙子,别想太多,跟着我干吧!有的是机会给你爹报仇”,“是!”黄福生昂头回答:“袁大人,以后就由我们来保护您!袁刚兄弟,你放心去山东吧,只要我们有一个人活着,就不会让袁大人受到伤害!”。“别说的这么严重,袁刚你們去吧,他们就象我的孩子一样,我相信他们!”。黄福生听到袁崇焕的话,似乎吃了颗定心丸,既是自信、又是感激。袁刚似乎还是不放心,拉着黄福生说了好一阵才上马车离开。

看着赵率教、袁刚他们的背影,袁崇焕心中充满期待,要想在蓟镇挡住皇太极的十万大军,单靠地形的优势、兵器的优势和蓟镇的士兵是显然不行的。在自己的计划里,为形成对沈阳的兵力优势,辽东的兵力是绝对不能抽调到蓟镇的,顶住皇太极的重担将必然落在东营卫训练的新军肩上,赵将军、袁刚,整个计划的成败就看你們的募兵、练兵效果了!你們可别让我失望啊!

“袁大人,锦州何大人来信了!”,传令兵递上一封信,打断了袁崇焕的沉思。“督师大人:重修大凌河城的准备工作已经就绪,只等大人一声令下。锦州总兵何可纲顿首”。看完信,袁崇焕笑了一下, “传令兵,你回去通知何大人,让他等我的命令!”,这个何可纲也是个急性子,得到这个命令估计又让他着急一阵,袁崇焕心中暗想,不是我不急,二是在等待机会,毕竟对于目前相对平静的辽东前线而言,重修大凌河城是一种挑衅行动,皇太极决不会坐视不理的,此时筑城,又会重蹈前两次筑城的覆辙。所以,必须在皇太极针对蒙古林丹汗的行动展开之后,才开始重修大凌河城。蒙古,蒙古这时会怎么样了,林丹汗这个草包又怎么扛得住皇太极的攻击呢?该出手了吗?看着挂在墙上的地图,袁崇焕又陷入沉思。


察哈尔-林丹,蒙古察哈尔部首领,也是蒙古最后一位大汗,出身于成吉思汗的后裔的蒙古黄金家族,是成吉思汗的第二十二代孙,林丹汗刚继位时,察哈尔部实力雄厚,势力范围东起辽东,西至洮河,牧地辽阔,兵强马壮,总人口四十万。不过这个继承蒙古最大部落的大汗,大元帝国传国玉玺的持有人,却没有成吉思汗的丝毫遗风。相对与后金崛起的创始人努尔哈赤而言,这位蒙古大汗反而是典型的草包。

林丹汗继位之初,就开始实施向明朝讨赏、与后金为敌的政策,明朝也乐得有个牵制后金的助手,于是每年以以银两、物质来换西边的安宁和漠南蒙古对后金的牵制。鉴于漠南蒙古的对于后金而言重要的战略地位,后金努尔哈赤对于蒙古小部落,采取分化、笼络的手法,对林丹汗的察哈尔部,则采取以军事打击为主的方针。

蒙古自元灭亡后,各部落分裂严重,到林丹即位后,并没有采取笼络和团结各部蒙古的政策,而是采取一系列错误的抉择,让蒙古各部落更加离心离德。林丹汗先是信奉藏传佛教的黄教,让黄教在蒙古大行其道。而后又改奉红教,使得信奉黄教的漠北喀尔喀和右翼各部与日渐疏远。而更令林丹汗与蒙古各部落众叛亲离的则是其在针对蒙古各部的错误政策,自恃兵强马壮,先后破喀喇沁,灭土默特,逼喀尔喀,袭科尔沁。强占土地、子女、牲畜的结果,使得蒙古的许多部落因对林丹不满,转而投靠后金。而林丹汗在面对后金的问题上,先是狂傲自大,不把后金看在眼里,结果是在攻打科尔沁部落的时候,被努尔哈赤狠狠地教训了一仗,自此以后,林丹汗的狂妄没有了,而是变得畏敌如虎。不过,对后金,林丹汗怕虽然怕,却没有改变他与明朝为友、与后金为敌的方针。这也给后金芒刺在背的感觉,总想找机会拔掉这根刺。

在这样的背景下,皇太极联合蒙古各小部落,亲征蒙古林丹汗的行动开始进入倒计时。而林丹汗的察哈尔部也感受到这种威胁,向西迁移,希望远离后金的兵锋。

对于林丹汗,袁崇焕知道这是个捧不起的阿斗,也不想对他花费太多的心思。不过,林丹汗手中的元朝传国玉玺,以及林丹汗颇具号召力的母后、儿子倒是颇令袁崇焕感兴趣,这些可是在不久的将来扫平沈阳后招抚蒙古各部的重要砝码,可不能就这么就让这些砝码落在皇太极的手中。

想到这些,袁崇焕心念一动,有了主意。叶芸不在,袁崇焕只得自己耐着性子用繁体字写了一封信。封好信,袁崇焕习惯地喊道:“袁刚,袁刚!”,“袁大人,袁刚兄弟去山东了,您有事就叫我吧。”,黄福生出现在袁崇焕面前。“哦,好,福生,这里有封信,你帮我寄给在北京房山的袁刚”。“是!”,黄福生拿着信走了出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