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 魂 时 刻

军人是一个特殊的行业。即使是和平年代,所经历的事情也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

1977年夏天,我所在的连队在训练中出事故,两个人被炮弹炸死。部队的低落士气还没有调整过来,上级又来了命令:让我们到江苏省新沂市马陵山执行训练任务。

训练场设在马陵山下的一片丘陵地带。那天,天气特别闷热。天空中灰蒙蒙的一片,连一丝风也没有。战士们在训练中,个个汗流满面,像蒸热水浴。

当时,我是班长。装弹手是上一次事故中幸免于难的战士马端华。有鉴于上一次事故的教训,这一次实弹射击,我不敢大意。我和瞄准手反复地目测距离,核对标尺。确切无误后,我下达了装弹口令。装弹手马端华神色紧张的装上了炮弹,并大声报告“装弹完毕”。就在我下达射击口令,瞄准手即将击发的一刹那,听到阵地后方有人高声大喊:“炮口帽!炮口帽!”我立即喊停,瞄准手停止了操作。

原来是马端华在装弹时精神高度紧张,忘记先解除炮口帽,就装上了炮弹。如果带着炮口帽射击,炮弹就会在炮膛内爆炸,爆炸的后果可想而知。我果断命令撤弹并指挥全班重新操作。

这时,西北方向的天空上,黑云滚滚,雷声阵阵,暴风雨即将来临。部队指挥长命令:没有完成射击任务的班排停止射击;没有打完的炮弹装箱带回。就在我们向卡车上搬运炮弹的时候,狂风暴雨接踵而至,铜钱大的雨点砸在身上,冰冷疼痛。战士们在迷茫的暴雨中搬运炮弹。

狂风、闪电、暴雨,搅的天地一片迷茫,看不清前进的道路,分不清东南西北。卡车在混浊的雨水中摇摇晃晃,艰难地行驶着。战士们都不说话,睁大眼睛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我坐在车厢尾部的炮弹箱上,随时做好翻车时跳车的准备。

其实大家最为担心的并不是暴雨和翻车,而是车上的炮弹。炮弹在没有固定包装的箱内存放,极易发生碰撞爆炸。如果发生连锁爆炸,炮弹箱上坐满了人,后果不堪设想。在平时,这样做是绝对不允许的。遇到这么恶劣的天气,也只能如此。我们谁都是小心的,惶恐地,疑注着我们的前路。正在大家提心吊胆的时候,意外发生了。因为大雨,司机看不清道路,在一个转弯处,卡车右后轮掉进了沟里。大家的心一下子紧促到不能呼吸。“要翻车!”我大喊一声,本能地第一个跳下车。车慢慢地开始倾斜——还好,车没有翻。大家陆续地跳下车,在滂沱大雨中,推地推,抬地抬,把车推上了路。

风险虽然排除了,但大家并没有感到轻松。大家又坐在炮弹箱上,顶着风雨行进。谁知道,前面等待我们的,又会是什么呢?命运,已经变成了一个鼓胀过度的气球,稍有不慎,便有即时破灭的危险!

渐渐,渐渐~~土路走到了尽头。风停了,雨停了,东方的天际边,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大家如释重负,仿佛获得了新生。

类似的事件,我还经历过几次,但都走了过来。我觉得:人的生命很顽强,也很脆弱;人生的道路很漫长,也很短暂。有时,在关键的几秒钟,甚至一刹那,有可能会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命运。把握自己,慎待生命,对每一个人来说,都应该是最重要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