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街头(我和我的黑白道朋友们之二) 我和狼群的故事 67.桑拿浴里的纹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53/


显然李杰对于自己的本事一定是高估了,可能他长期在自己的酒吧里玩这种飞镖游戏吧,李杰先扔了十支,其实按客观来评价,他扔的很准了,九只十环,只有一支偏到八环。但他并不知刀条的天生精准本领,而且更绝的是刀条是双手掷镖,自从在高中时我教会了他飞刀的本事,这小子就把这个当做每天功课,这些年从没间断过,而且左右手全能,甚至做到象武侠小说里听声辨别方向也能甩手伤人,当然没有武侠小说里那么神。

刀条是双手齐飞,每两支镖齐射在靶心上,五次十支全中。看得酒吧里的服务生也叭叭鼓掌。

“你想跟我们老大比飞镖?呵呵,这是我跟我们老大学的。”说完刀条抓起餐桌上的一把西餐刀一扬手,那把刀直直地飞向墙上一个外国美女的股脐眼上,入木三分,并发出嗡嗡地响声。李杰大吃一惊,比起我们的绝活,他那两下也就是三脚猫的功夫。

“你连我的徒弟都比不过,怪不得我了,说话算话,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你的摇头丸和毒品必须退出我们的迪厅。”我扔下一张百元美元大票算是买单的酒钱就和刀条出去了。李杰和他的兄弟无可奈何地呆在原地不知所为。

刀条今天大出风头心情很爽,一边开着车一边高兴地说:“老大,今天我们给他了下马威,你说他能这和轻易就罢手吗?”

“如果是你,你会吗?”我反问刀条。

“当然不会,不但不会,我还会雪耻,呵呵,这个傻B今天他自取其辱,怪不得咱们。”

“那下步怎么做?”

“明天我和马哥、豹子打个招呼,让黑子去俄罗斯帮马哥打理车的生意吧,那天听马哥说他那现在缺人,黑子管迪厅早晚出大事儿。”

“那黑子能愿意吗?以后谁来接手迪厅?”

“顾不了那么多了,接手迪厅的人有人最合适。”

“谁?”

“操!你呗。”

“我?我怎么能行?”

“为啥不行?只要不和兄弟二心,一切好办。”

“你是说------黑子有其它想法了?”

“这些东西在这儿走得那么顺,你说他没有得到好处?”

“是啊,以前我一看就知道这帮兄弟在想什么或做什么,现在却什么也看不清了。”

“我也注意到了,以后你要多留意所有的人,不要乱说话,明白不?”

“明白,我只跟你一人说实话。”

“好,走,我们去看看哲浩的桑拿浴整得咋样了?”

已是午夜十一点多了,听说桑拿浴装修结束了,我忽然想去看看那的情况,黑社会喜欢晚上干事,现在大学刚毕业,我就热衷于全身投入我们的事业中了。刀条把车开到东街我们的桑拿浴,可能是出于广告宣传吧,整个桑拿浴的外景被射灯照得通亮,一个基本上全裸的洋妞霓虹灯在几百米开外就很扎眼,看来这个东西被哲浩搞得有声有色,进了里面看到哲浩正指挥工人打扫卫生呢。看到我和刀条进去,哲浩笑呵呵地打着招呼:“太好了,你们来试试,今晚刚弄完的锅炉,热水刚加进去,一会试试,我再叫一下其它的几个哥们儿,呵呵。”

“好哇,有妞吗?”刀条又来了精神,打着哈哈就开始四面乱瞄,虽然没看到靓妞但被这豪华的装修给惊了不小。

“靓妞当然有,今晚没到呢,我从城西那儿借了不少,再加上咱们本来就不少,应该能应付开业。”说着话,哲浩就把我和刀条领到里间的洗浴室,刀条迫不及待地脱了衣服就蹦进水里,一个服务生小心地收起刀条的衣服放在墙边的衣橱里。刀条在水里“咝咝哈哈”地享受地叫着,一边叫我也快点下水。我说我等其它哥们一起来。

“修脚、搓澡、拍背、按摩的都招齐了吗?”我问哲浩。

“都齐了,要不然怎么敢开业呀,要开咱就开个最牛B的,呵呵,就象翡翠皇宫那样。”哲浩得意说,看来我去年让豹子重用他是正确的,现在他还对我感恩呢,现在只要这个桑拿浴一开业,迎来开门红,就意味着哲浩在团伙里的地位将大大提升。相比之下豹子的影视俱乐部就有点寒酸了,一会豹子来洗澡我还得和他谈谈下一步发展的事,九龙应是最大的才对。

其它哥们儿一个接一个都来了,来的都和我刚进来时一样的兴奋。

最后我们一帮兄弟都光着屁股一齐泡在水池里,马哥、鬼子头、大刺儿、小勇、张键、路易、豹子、于剑、赵全书、刀条、小卓,黑子也来了。这时我才注意到,现在只有我、马哥、于剑、路易十六、赵全书没有纹身,其它几个哥们儿全在身体各部位纹了刺青。豹子纹的是一只猎豹,张键纹的是一只东北虎,小卓纹的是一只蝎子,哲浩纹的是一只大蜥蜴,最有创意的要数鬼子头的纹身,这小子竟然把一把手枪纹在肚皮上,如果他光着上身穿着裤子冷眼一看,就象腰里别着一把手枪,真他娘的绝。

哲浩最后一个下水的,“有个问题难为我了好些天了,就是给桑拿浴取名,大伙这么齐,都帮想想吧。”

于是所有人开动了脑筋,开始在每个人的脑袋里的旮旯里抠最有创意的东东,谁都想让自己想出的东西即具有代表自己的智慧又能让大伙心服口服,这有一定的难度,那一刻,兄弟光着屁股在水里沉默了良久。现在我把当时他们取的名字罗列一下:

马哥取的名:东海之滨;可能我们这离东海近一点吧,也就四五千公里吧。

鬼子头取的名:爽爽;看来他今天洗得很爽吧。

大刺儿取的名:热带风情;桑拿浴很热的原因。

小勇取的名:哥们儿;一定是看到一帮光腚兄弟坐在一起洗澡来的灵感。

张键取的名:山泉;这小子对山里的东西总有种特殊的感情。

路易取的名:农夫;说是为了配合张健取的名字,就差有点甜了。

于剑取的名:温泉;说是总结了以上兄弟的智慧。

赵全书取的名:天天发;听说这小子刚毕业就分到地税局了,一定是想多收税吧。

这时我看到哲浩都要哭了,取个名字看来比生个儿子还费劲?------传自一名人。

最后大伙把眼光又集中到我这儿来了,因为以往团伙的生意取的名字全是我起的。最后,我十分轻松地说出了我的想法,并再一次获常委会一致通过:我说,我们这一帮人在这光着屁股洗澡,我们都是这东北亚地区道上的强龙(其实也就是地头蛇),那何不叫一个牛B一点的名字------龙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