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志武和川康反共救国军的覆没

程志武是1949年前活跃在(四)川(西)康一带的地方武装首领,他称霸一方,坐镇家乡芦山县升恒乡,控制芦山、天全、宝兴几县局势,甚至能号令雅安诸县和邛崃、大邑等地的袍哥组织及大小帮会势力,与当时的国民政府西康省主席刘文辉及二十四军抗衡,割据一方。在刘文辉投诚后,程志武投奔了胡宗南将军,与中共对峙。

1928年,程志武中学毕业后刚进入社会作了袍哥,二十五岁正血气方刚,在乡里小有名气。两年后到县自卫队当了个队副,他并没有小看这区区之官,尽职尽责,决心把这里作为向上攀附的起点。

1940年,他的袍兄程志文因为抢劫,县长宋琅密令升恒乡乡长张德睿抓了人就立即就地正法。同时,程志武也因包庇其兄被捕入狱,最后结果也将是个人头落地。与其坐等死不如孤注一掷,不是鱼死,就是网破。程志武暗中串通狱中囚犯,秘密策划越狱行动。几天之后的一个深夜,程志武及众囚犯在外界的策应下诱杀了守狱人,成功越狱,带着二十多个囚犯,连夜潜逃至宝兴,投靠了宝兴的总舵把子焦海山。他在焦的庇护下,开始筹粮集款,招兵买马,图谋复仇。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就组建起了一支五十余人枪的队伍,从此他就以宝兴锅巴岩为据点,开始了他黑社会生涯。

1943年初夏时,程志武获悉大邑富豪刘文彩的烟帮要路经锅巴岩,有一个整连的兵力押运。当时程志武人枪已上百,在此之前已经常抢劫有武装押运的烟帮。这次他精密策划,设伏锅巴岩,经过一番激战,劫下了刘文彩的鸦片烟二千多斤,长短枪一百多支,子弹上万发,大大地扫了刘家的面子。此后,他声威大震,队伍也迅速发展为近五百人。从此,他称霸一方,成了号令诸强的黑恶势力的大哥。

武装日益强大的程志武,复仇之心始终未泯。1943年的深秋,他带着队伍从宝兴县回到老家芦山县升恒乡的程家坝,一路放出话来,要攻打王家坝,消灭乡长张德睿的民团,活捉张德睿。风是放出去了,但他却迟迟不动手。

张德睿听到风声,急派人向县府、省府报告,请求派兵围剿。省主席刘文辉接到报告后,肝火大动,联想到不久前他刘家不光是鸦片和枪支的损失,脸面也在世人面前丢失了,遂大骂程志武“聚众为匪,扰乱社会”,下令二十四军一三七师刘元宗师长出兵进剿。刘元宗即派四0九团黄以仁团长率全团进驻芦山,与张德睿民团合力围剿程志武。

初冬的一个拂晓,晨雾弥漫,四0九团和张德睿的民团包围了程家坝,不料程志武早有防备。这边进攻的枪声一响,那边程志武就给予了猛烈还击,顿时一片混战。程志武的主力边棚借着晨雾的掩护,把四0九团一连的人马撵下河滩,又居高临下,机枪、步枪一阵乱扫,一连人当场死伤七十多人。青常仁连长及余部在隔河民团的火力掩护下,才泅水逃过河,得以保全一命。

黄以仁在县城里听到部下死伤惨重,即叫备马,急驰升恒乡督战,下令:“后退者杀。踏平匪窝,活捉程志武,为死难兄弟报仇!”

午后,四0九团和民团打进程家坝,未见程志武的一兵一卒,挨家挨户搜查,只搜得一些老弱妇幼出来。原来程志武自思实力不如,在大败对方后,即下令撤退到了山上。部队和民团把全坝的男女老少都驱赶到田坝,追问程志武的下落。大家都说:不晓得他跑到哪里去。常青仁命令把匪窝烧了!”顿时,程家坝陷入一片火海中,全坝房屋全化为灰烬。

1945年初,程志武派数人拿着他的贴子,分头到大邑、名山、天全、雅安、宝兴、邛崃等地,拜访各地袍哥舵爷,邀请他们前来搭手,帮他出一臂之力攻打王家坝。不到七天,各路人马二千五百多人陆续到达预定地点,程志武假意扬言,他要攻打芦山城,踩扁县政府,消灭自卫队。暗地里却积极部署攻打王家坝。几天之后,程志武分兵六路把王家坝上下五个村围了个水泄不通 。六路人马一起发起了进攻。尽管张德睿早有防备,拼死抵抗,但终因兵力不支,几天之后,张德睿带着几十个团丁退缩在他的老宅里顽抗,程志武见打了几天张德睿的最后堡垒还没拿下,房子还没烧掉,便令他的儿子程开元和边棚干将程绍基一起,立下军令状,并说:“今天拿不下来,烧不了他的房子,你们不要回来见我。”程开元和程绍基也打红了眼,他们立了军令状后,组织了一支敢死队,用几十挺机枪和几门土炮,对张德睿的房子猛轰猛扫,敢死队这才发起攻势,冲上去烧了张德睿的房子,但为此却付出了三十余人伤亡的代价。程志武的队伍占领了王家坝五村。张德睿领着残兵退居山上据险抵抗。

据事后调查,王家坝计有三百户人家的房子被烧毁,东西被抢光。张德睿向县府和省府呈文请求救济,省府遂拨下一笔救济物资,约户均大米一石(二百四十斤左右)、布匹三个(每匹二丈八长、一尺二宽),但这些东西全被袍哥舵爷、乡保长、民团中(分)队长近百人按等级瓜分一空,老百姓连一粒米、一丝布也没见到。

蒋介石素来对四川军阀刘文辉不满,1946年,将重庆市市长张笃伦内定为西康省主席,张笃伦即把中央势力从重庆伸到了西康。他派遣康籍军统数人到西康游说程志武、李元亨等人起来反刘。

同年夏天,程志武派心腹到成都同天全、荥经的李元亨和朱世正等人密谋倒刘。他们成立了“西康省革新运动委员会”,组建了“西康人民义勇军总指挥部”,程志武任总指挥,朱世正、李元亨、陈步胜任副总指挥。十二月,他们提出了“打倒刘文辉”,“康人治康”的口号,调集雅安各县民众武装一、二万人,占领了天全、芦山、宝兴、荥经等县城,然后进逼雅安,在天全、芦山、雅安三地交界的飞仙关与刘文辉的二十四军及保安队遭遇,双方依凭险要地形,展开激战。

《华西社》报道:“西康军民冲突,日趋严重,参加乱民号称数万之众,二十四军黄、毛、朱团,力不胜敌,雅安危在旦夕。”

《新新新闻》说:“西康匪患,有窜扰名山之企图,第十四区专员李明远来省向邓(锡侯)主席告急……保安处派五个中队昼夜驰赴名山增援,必要时与西康驻军协同围剿。”

美国《弥勒氏评论报》甚至把这次事件称为第二次鸦片战争。(45、46年之交,刘文辉准备在西康禁烟,先拿荥经开刀,尔后是天全、芦山、宝兴等县。铲烟的保安部队在荥经与民众武装发生冲突,伤亡极大。刘旋即派出数营的正规军镇压,致使数千民众逃往深山。这也是引发程志武等作乱的因素之一,因为程一帮人的开支费用主要来源于种烟、贩烟的收入。)

这次战乱,历经二十天左右,最终以二十四军收复各县而告终。程志武等人即化整为零,分散各地,继续与刘文辉周旋。

1949年5月起,川康边中共地下党和西康民革多次派人到芦山做程志武拉拢、分化工作,劝他“认清全国局势,联刘反蒋,武装起义。”对此,程志武先予以拒绝。这时,他又接到了他的拜把大哥陈仲光(陈是西康民革主要负责人,雅安几县袍哥“荥宾合”总社长,时任西康省田粮处长)的信,陈在信中也劝他“不要犹豫,错失良机,要顾全大局,与刘合作,起义反蒋。”看信后,他才找到他身边的民革成员,表态说:“我听陈大哥的,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就跟刘主席走吧。”

1949年12月9日,刘文辉、邓锡侯、潘文华通电投诚,西康全省立即响应,各地纷纷召开投诚大会。

1949年12月13日,雅安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召开了投诚大会,成立了“西康临时军政委员会”,刘文辉任主席。同日,芦山县也召开了起投诚大会,会上,程志武讲了话,宣布他参加投诚。同日,程志武就任了“川康人民解放纵队司令员”,并奉命接管芦山防务,维护社会治安,等待解放军的到来。

这时,国民政府军统人员也早在计划与程志武合作,他们又对程说国军已打到了洪雅;又是对程许以高官厚禄,委任他为“川康反共救国军总司令”和“新十四军军长”,代理“西康省主席”。本来就动摇不定、勉强参加投诚的程志武,这时终于选择了一条与中共为敌的道路。

12月19日夜,程志武打出“反共救国军”的旗子,下令逮捕了做他策反工作的地下党员和民革成员等十二人。“西康临时军政委员会”通电,严令他逮捕军统人员,释放被捕中共成员,否则,定予剿办。同时,投诚后的四川军阀二十四军一个团兵临芦山,程志武面对种种压力,不得不释放了被捕人员,率兵离开县城,返回了程家坝。

程志武退出芦山县城后,随即派他的一支边棚到邛崃迎接国民政府王陵基的省保安团的三个团到芦山与他会合,没有达到目的,但却意外地遇到了胡宗南将军的侄儿胡长青带着残部三个连与一个卫生连约四百人准备撤往西康,程的边棚随即把他们带到芦山与程志武会合。

程、胡两人经过几次策划,准备联合天全、芦山、宝兴、荥经等县各大小地方武装势力,集中力量,攻占这四座县城,作为反共游击基地,并与国民政府西昌警备司令贺国光联系,阻止解放军进军西康。 于是程志武调集各路人马,于1950年1月28日,同胡宗南将军一部一起进攻芦山县城。

自程志武退出芦山县城后,县城的防务即由四川军阀刘文辉的二十四军保安二团的黄团长带一个营接管,同时,还有天、芦、宝边区联防司令部两个大队协防。另外,二十四军还有两个连驻城南门外,三十里外的飞仙关要隘尚驻保安二团的一个连。芦山县城的防务兵力约达一个团。黄某意欲与芦山县城共存亡,他深恐有闪失,对不起刘文辉,一面下令各部坚守阵地,有擅自撤退者军法从事。一面派人叫驻天全的黄团余部抄近路火速驰援芦山。

战斗打响后,程志武与胡长青部欲先攻占北门外的制高点,几天内几次强攻不下。他便改变了策略,调主力进攻南门外两个连的守军,意欲切断守军退路,只要城里队伍出城增援,他便可趁虚而攻城。但守军的策略是:宁放弃南门外,也不放弃县城。南门外的战斗打得很激烈,双方互有人员伤亡和装备损失。南门外的刘文辉军坚守了一天之后,撤至城内。

胡长青见久攻不下,对程和他手下的部属头领说,我军与共军是老对头了,在陕西与共军打了百仗,共军也不是对手,何况二十四军的这些“双枪兵”(四川军阀刘文辉二十四军的官兵大多吃大烟,随身带有烟枪)。大家下定决心,精诚团结,由我部打冲锋,你们随后紧跟,四路齐发,一举攻下县城不成问题。

当即程志武又调兵遣将,部署连夜总攻县城。晚上九时许,几颗曳光弹划破了夜幕,霎时间,胡和程两部的钢炮齐鸣,炮弹如雨泻向县城。枪炮声、喊杀声、军号声惊天动地,程志武对县城的总攻开始了。

胡部的国军士兵卸下背包,以机枪火力为掩护,抬着云梯,开始从西北角攻城。但一次次的进攻,都打退。在胡部的一次进攻中,刘文辉军一连长谭某被击毙,前沿失去指挥乱作一团,胡部国军趁机架起云梯越墙而入,冲至西门,将城门打开,程部的张体良带队一涌而入。尔后,进城的胡、程部又攻占了北门,程部的赵体正也率人马进了城。这时,胡部在南街展开了巷战。

而程部的张、赵部趁机沿街抢劫,甚至哄抢胡部国军留下的背包等物,胡部士兵见状,开枪打哄抢背包的人,张、赵部开枪还击,县城还没全部拿下,国军和程部先打了起来。国军部这时是前后受击,难于招架,前有军阀双枪兵的反攻,要退,后面还有程部的还击。无奈国军先掉头全力打程部张、赵两部,冲开一条血路,从北门退出城去。 双枪兵趁机组织兵力、火力反攻,复得县城。

胡部国军退出县城后,即离开芦山,往西昌撤退。程志武不甘心,但经过一次次的激战,他已是损兵折将,无力继续攻打县城了,只好围着县城。直到他听说天全的增援部队已到了离芦山县城十多里的地方,而解放军也从雅安动身开赴芦山时,他才下令撤退。至此,历时11天的芦山县城攻防战就结束了。

1950年2月1日,解放军六十二军一八五师五五五团作为进军西康的先锋团到达雅安。尔后,五五五团又奉命进驻芦山,负责天、芦、宝三县防务及建立地方政权等工作。

2月7日晚,解放军进驻芦山后,认为程志武这样拥有一定势力但又反复无常的袍哥大爷,如能争取他投诚,对安定社会秩序很重要,因此,决定主动与他联系,再给他一次机会。

解放军找了一些与他有关系的人,到程家坝找他,请他到县城里来与解放军谈判,并向他保证确保他的人身安全。经过几天的多次往返联系,程志武终于答应与解放军谈判,但他不进城,要解放军到他控制的地盘去谈。他把谈判地点选定在离县城三里外的一个四合院内。

进驻芦山的解放军五五五团随即决定派团参谋长张筱良带一位团侦察参谋和十几名战士前去与程谈判。每个人行前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张参谋长和参谋带上了手枪,战士们也配备了美式冲锋枪和足够的弹药,准备一翻脸,血战一场。

快到谈判地点时,发现有埋伏,张参谋长为预防偷袭,保持一定距离,准备投入战斗。张带人进了院坝。院坝里空无一人。只有院坝中央摆了张八仙桌,四周有六、七根长条板凳。院墙一角的杂物堆下,隐约露出一挺机枪的枪口,对着八仙桌。

过了一会儿,程志武来了。双方坐到桌前,开始谈判。

张向程志武介绍了政策,劝他投降。保证既往不咎,如愿意出来做事,可担任雅安军分区副司令员。程志武却避而不谈,将话题扯到别的地方,谈判就这样结束了。

程志武考虑的最终结果就是把枪口对准了解放军,计划把解放军赶出西康。

谈判的两天之后,1950年2月14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日),程志武亲率一千五百多人,又调集了新十五军李元亨部等约三千人马包围了天全县城。

2月21日,驻芦山的解放军的两个营开来天全支援。22日拂晓,程志武带着他的亲信及残部撤回芦山。占领了县城,并委任了县长。

1950年春天,解放军兵分两路,从天全县城和始阳镇出发,突然占领芦山。但程志武早已回到程家坝。解放军上午十时许,包围了程家坝,发起进攻。程志武虚晃一枪,带着二百余人,从后门边打边退,进入到天、芦、邛、雅四县交界的钟宝山、天台山、镇西山一带,昼伏夜出。

1951年春,芦山县龙门乡人民武装自卫队在解放军的支援下,组织力量深入深山。4月22日,长期被困的程志武长期断粮,趁夜幕掩护,下山要饭吃。他到龙门乡王家沟,敲开农民王开泰的门,要王拿点饭给他吃。王开泰一眼就认出了他就是程志武,他一面给他做饭吃,一面叫家人去向农协会、人民武装自卫队报告。解放军接到报告后,赶到将王开泰的家如铁桶一般围起来。程志武被俘。其后,程志武在关押中暴食而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