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蓝剑]军校记忆之一鸣惊人

军校记忆之一鸣惊人

那年8月,我和区队里的兄弟一样,来到这所位于南京的军事院校。16岁多不到17岁的我,第一次阔别自己的家,来到离家这么远的地方,我拒绝了母亲的相送,我拒绝了那些部队时众多叔叔、伯伯的好意,执意自己一个人去军校。父亲很早的时候就说:男人应该自己学会长大,我在你这个时候早已经上战场了。平生最不鸟他的我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我一定会在自己的军旅人生路上闯出一条和他不一样的路来,于是,我自己和母亲打了声招呼就往学校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超越他,这个让我从小到大生活在他阴影的……

经过3小时的飞机,我稳稳地停在南京为座城市。按照通知书上的电话,我给学院打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不冷不热的声音让我对即将要开始的生涯有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我的直觉告诉我,这4年的生涯将不会那么平凡,我要面对的东西将很多很多……

出了飞机场,在候机室里我经过30分钟的等待,等来了学校接新生的大巴,上了车之后,我看了看看整车和我一样的兄弟,才知道,这也是我们学院今年的新生。一个学生会干部模样的红牌看了看我的通知书和一干证件,说了一句:后三排和你是一个区队的,自己找位子坐去……便一头地和另外一个红牌MM聊起来了。

早已对这些所谓部队习气习以为常的我,也不和他们理论什么,自己拎了自己的小包,到了后三排的位子上,刚坐下不久,那红牌便大声叫嚷了起来:我说你这新兵蛋子怎么就是不懂事呀,这是你们区队指导员的位子,你没看座位上的名牌?家里怎么教你的,就你这样也能考上军校?云南的土包子……我发誓,我这人从来就没有什么暴力倾向,但是在这红牌继续污辱我被我恨得咬牙切齿的直系亲属N遍之后,我终于忍不住了,我右手一个直拳问候到了他的鼻子上,一下子,他那红色的血液便流了出来,红牌MM顿时发出一声惊叫,整车子的新学员顿时鸦雀无声。那红牌师兄应该是被我打晕了,呆了一下子,才反应过来,自己被前面这其貌不扬的被自己认为是土包子的家伙给偷袭了,于是,整车的红牌便向我欺了上来……

整车的新学员一点也不敢说话,那开车的二级士官更是叫嚣:云南来的小土包子,欠削。拿了一个板手便压了上来……形势千钧一发,十分紧张……那红牌MM更是不住地劝我们:你们是学生会的干部,不要和一个新学员见识……

可以这么说,这几个天杀的红牌很会挑地点,虽然在他们眼里我已经和一条死狗没什么两样了,但他们还是不急于在城市里和我动手,和那二级老炮嘀咕了几句之后,我便发现,我们的车正向郊区驶去。不好,这帮小子想转移战场,看来今天一场血战是在所难免了,我心里对自己说。同时,自己的右手也同时向自己的包里摸去,那里装的可是我的保命武器。

果然不出我所料,车刚开到一个郊区模样的地方,他们便把我从车上拉了下来。一个北方口音的大哥更是牛B,把自己的腰带从腰里拿了出来,一上来就往我脸上招呼,一不注意,一条红色的痕迹顿时在我的脸上出现。

“敌人狠时,我们必须比他们更狠“,父亲的话在我的脑海中浮现。看来不狠一点的话,今天我是出不了这个地了。不管了,就算得处分,就算被开除,我也不管了,我把拨出了在腰间的改小的三棱刺(当时登机的时候,还是李叔拿出的军官证书说这东西是个收藏品,才让我登的机)对他们挥了挥:几位大哥,是你们不放过我,那我也不读这哈JB军校了,大家玩命吧!看到我突然动刀子了,而且手里拿的还是全军闻名的三棱刺,对面有个哥们也算是有点见识的,对其它几个几个哥们一挥,放下一句狠话:到了学校有的办法收拾他,走吧!

小样,大爷从8岁开始打架,要不是后来改邪归正,说不准,现在早是我们当地一害了,还怕了你们不成,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上车。想干啥就干啥,怕你我就不是我妈生的。

刚上车,坐我旁边的一新哥们就小声对我说:兄弟,这下子你麻烦给惹大了,你没听说,军校里最不能得罪的就是老学员吗?没想到,这别人躲也躲不及的时候也有人关心我,感谢了他几句,我静静地在心里相:管不了这么多,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反正不是群殴,单干我谁也不怕他们,毕竟在侦察连里那几个月也不是白过的,但怎么说,自己到了军校里面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必须要一鸣惊人,闯出自己的名气,这样一来,这帮小样的也就不敢对我下手了……

老鸟还真是得罪不起的,到了学校之后的新训三个月,我便感觉到了不一般的待遇,本区队别人一天跑5公里,我要最少跑8公里,别人做3个100,我要做3个500。心里虽对那几个学生会红牌咬牙切齿,但脸上我从来都是笑容可掬。跑累了,唱首军歌继续跑,体能别人还没完成3个100,我的3个500已经完成了,在考核的时候,我更是一人得了全校新学员5项第一,除了理论外,其它全得了第一,看到他们那生气的样,就想对他们伸中指……

但千防万防的我,还是被他们摆了一道,一次刚上完课,区队里便组织进行了点验。天,我的三棱刺……当时我眼里就一黑,还是被你们给算计了。点验结束后,我以非法持有杀伤性武器被关禁闭二个星期。在小黑屋里呆的那段时间,我心里那个郁闷呀。没事干的时候,我便开始研究起那家伙平时出现的路线,自己设计了一个完美的报复方案这后,出来我就开始紧锣密鼓进行我的报复行动……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一个把他给挑得一个月下不了床之后,学院领导对我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在那MM的坦白下,学院也大致知道了我们之间的来龙去脉,两人各打五十大板,他入党取消,警告处分,我则罪上加罪,记大过一次。入学三个月,我终于一鸣惊人,本来不知道怎么和家里老爸说,因为怕呀,本来他老人家辛辛苦苦送我到军校是为他长脸来着,可我倒好,现在是名声在外,臭名远扬了!不料,老爸得到消息比我还早,一天电话来,还特别兴奋:儿子,不错不错,不愧是我老石的儿子,当兵的嘛就得有血性是不是!下次谁他妈地欺到你头上了还得继续……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老爸一顿臭骂又过来了:我说你打也打了,不会讲究点策略呀?猪都比你聪明,还经过侦察训练呢,你这猪脑袋,怎么让我放心呀?今年寒假回来继续去侦察连报到……

我的老天爷,我这是犯了什么错呀!当年放假一回家就进了侦察连,被锤了两个月的魔鬼训练,处分第二年我立三等功的时候就消了,三棱是老爸第二年去学校的时候自己找政治处主任要回来的,而我一鸣惊人之后的军校生涯,这个时候,才算真正的起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