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捕鼠大王(小说)

[原创]捕鼠大王(小说)


闽西的老练(练建安)



乡间多有老鼠,毁坏禾稼家物,人多恶之。于是三五一墟,常见自号“灭鼠大王”者,摆摊设点,销售鼠药。


有卖老鼠药者,穿白大褂,执电喇叭,高声叫道“来,来;来,中国人民解放军1234部队,为人民造福,发明老鼠灵,支援人民群众,打一场消灭老鼠的人民战争!”又喝道“老鼠药,老鼠药,家家用得着。一家不卖药,晚上睡不着。”然后是憋着一口气,模仿老鼠活动的声音:“吱吱吱,咯咯咯……”路人知道这是走江湖的,假的,多一笑置之不理,匆匆走过。


这里说的捕鼠大王,绝活全在一个“捕”字。


此人迄今已年过花甲,年轻时却是县城一中的高材生。传闻各科书籍,均可倒背如流,只是时运不济,屡考不中,遂返乡务农。


捕鼠大王的起步,源于偶然。话说高材生返乡后,几年来,常躺在床上,左思右想,长日难耐。一日,忽听屋角窸窣有声。初,不理;再响,还是不理。良久,两鼠悄然溜出,串上床,欲与高材生接吻。高材生大怒,猛地出击,一手一只将其捕获。


鼠肉美味,且可治小儿尿床。高材生以绳系鼠,上街闲转,竟卖得一元五角人民币。


当时生产队劳动,一日最多也不过七、八角钱。捕鼠,除“四害”,还有双倍收入,这不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吗?


从此,高材生在农村的广阔天地终于找到了用武之地,专心研究捕鼠之法。


每隔三五日,高材生便有活鼠出售,渐渐有了些名气。


传闻他的绝招之一是夜间伏在老鼠洞口,一动不动。鼠出,即挥动铁锤击之,力度适中,将鼠击昏。有人说,高材生答应人家做事,常说“OK”“OK”,由此可见他懂鼠语,“吱吱吱”将公鼠或母鼠诱出,出手如电擒之。


究竟秘诀何在,人不知其详。


某墟天,高材生以绳系老鼠装入鸡笼上街。某大嫂见最大的一只双腿血糊,就问莫不是用老鼠夹捕的?高材生大愧,说挥锤时困倦,误中后退。大嫂不信,又问莫不是老鼠筒捕的?高材生大怒,将鸡笼里的活鼠全部扔入河中。


高材生痛定思痛,愈是精研捕鼠技艺,半年后,艺成,凡高材生到处,老鼠几近绝迹。


彼时,厦门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插队落户,中有好事者,买来高材生捕获的活鼠,系上红绳,做了记号,当众抛上村中屋顶放生。老鼠吱溜一转身,不见踪影。好事者要高材生三日捕获,赌注是三斤猪肉。高材生笑笑,不置一词。前二天,日里高材生割禾打谷,挥汗如雨,晚上则闭门不出。第三日,高材生照常出工,还是割禾打谷。中途,大家在田坎抽烟歇息。好事者大笑,要高材生输三斤猪肉给大家伙加餐。高材生说:“当真要赌?”众人说真赌真赌那还有假。高材生无可奈何,慢吞吞地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活鼠,让人验看。好事者验看再三,惊叫一声服输。


从此,捕鼠大王之名不胫而走。


捕鼠大王生有数子,皆不能承传绝技,近年多外出务工。小儿聪慧,考上县城一中,有望完成乃父上“清华”、“北大”壮志。每月初,捕鼠大王必手提肩扛,步行40余公里至县城送米送菜。一次,隔壁阿三骑摩托车路遇捕鼠大王,愿免费搭载他一段。捕鼠大王摇头苦笑:“你是好心,别人就没那么好心了,坐惯了车,叫我咋办?”隔壁阿三亦摇头苦笑,一加油门,绝尘而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