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巨变惊天内幕——前苏共的惊人的腐败大揭迷!(3)

前苏联的官僚特权阶层在得势的几十年间,纷纷把公有财物变成自己的家产,各级官员和企业负责人暗中合作,成为贪婪的掠夺者和腐化的寄生虫。据1962年5月19日的苏联《红星报》报道,列宁格勒一个军用工厂的领导人,把自己的亲信安插在工厂所有关键性职位上,把国营企业变成了"私人企业"。3年内,仅出售自来水笔一项就贪~污了120万卢布。另据 1962年5月18日的《乌克兰真理报》报道,哈尔科夫的一个家具厂的厂长,在工厂中附设了一个地下针织车间,进行投机生产。这个厂长有几个老婆,几辆汽车,几所房子,并且是赛马场上的大赌棍。这些企业负责人总是同国家的物资供应部门、商业系统和其它单位的工作人员勾结在一起,在警察和司法机关中也有他们的保护和代理人,甚至还得到了国家机关中高级干_部的支持和庇护。据 1963年10月20日苏联《消息报》和 1964年第12期的《消息报星期副刊》报道,莫斯科精神病防治所的一个附属工厂的厂长及其一伙,通过贿赂,获得了58部针织机和大量原料,同52个工厂、手工业合作社和集体农庄搭上关系,几年中赚了300万卢布。

他们收买了社会保安机关工作人员、监察员、稽查员、巡视员等。


斯大林时期的官僚特权尚属一种体制惯性,而吸取赫鲁晓夫下台教训的勃烈日涅夫则有强化特权换取拥戴的政~治自觉。他制定一系列强化特权的条例和规定,将官僚特权系统化、合法化。特别是其执政后期,一方面由于体制的僵化和干_部队伍的稳定,特别是事实上的终身制得以确立;另一方面由于党内外民~主和群众监督机制的破坏和削弱以及腐朽思想对干_部的侵蚀,"特权阶层"终于开始形成。据俄国学者最近估计,当时这个阶层大约有50-70万人,加上他们的家属,共有300万人之多,约占全国总人口的1.5%。


勃列日涅夫掌管苏共大权后,对干_部队伍提出了"稳定"的口号,随着时间的推移,负责的岗位事实上都成了终身的岗位,而官僚们成为不可替代的人。很多州委书记、部长、党和苏维埃机关的负责人占据职务达15-20年之久。他们享受高水平的生活和各种特权。这种对干_部地位和待遇的充分保证和实际上的终身制,不仅使许多干_部明哲保身、但求无过,助长了脱离群众的官僚习气,更严重的是使相当一部分干_部有恃无恐,胆大妄为,公然地以权谋私,导致了腐~败现象的蔓延。勃列日涅夫为苏共当了长达18年的家,不仅党内高官腐~败泛滥,就连勃列日涅夫的家人和他本人都身陷其中。


在勃列日涅夫当政的18年间,苏共党内风气的败坏和各级官员的种种腐~败事件广为流行,贪~污受贿、任人唯亲、盗窃国库等毒素迅速蔓延,不仅党内高官涉嫌腐败,就连勃列日涅夫的家人和他本人也都身陷其中。例如,谢洛科夫在当内务部长的17年间,实际上将内务部第一大型国家别墅和曾作为内务部迎宾馆的第八国家别墅据为己有。他还在赫尔岑大街24号占有一套很大的公寓。这两座国家别墅和公寓里,存放着谢洛科夫及其家人的大量私人财物。在其中的一个别墅里,光地毯就一张迭一张地堆放了七层;而俄罗斯著名画家的油画都放在了床底下。身为内务部第一副部长的丘尔巴诺夫,勃列日涅夫的驸马爷,在几年的时间里,贪~污受贿达654200卢布,约合美元105万。上梁不正下梁歪。在勃列日涅夫庇护下的犯罪,成为莫斯科和各加盟共和国领导人效法的榜样。勃列日涅夫后期,莫斯科和各加盟共和国里的贪~污腐化问题越来越恶劣了,"渔业案件"、"索契案件"、"克拉斯诺达尔案件"、"海洋案件"、"乌兹别克案件"......都引起了公众的广泛关注。


内务部长谢洛科夫,在任17年,将内务部第一大型国家别墅和曾作为内务部迎宾馆的第八国家别墅据为己有。他还在赫尔岑大街24号占有一套很大的公寓。在其中的一个别墅里光地毯就一张迭一张地堆放了七层,连俄罗斯著名画家的油画都被放在了床底下。


勃列日涅夫还试图建立"特权继承制"。他的儿子是对外贸易部副部长,女婿是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一个弟弟也当上了副部长。勃列日涅夫的女婿丘尔巴诺夫算得上是苏联时期各种腐~败行为的集大成者。丘尔巴诺夫与勃列日涅夫的女儿加林娜勃列日涅娃结婚时,在莫斯科市内得到了一幢装修豪华的公寓和一幢宽敞的郊区别墅。勃列日涅夫从自己收藏的国外小轿车中送给他们一辆捷克的"斯科达-1000"轿车、一辆轻型的法国"雷诺-16"。勃列日涅夫还非常关心女婿的前途,亲自出马找内务部长谢洛科夫,希望提拔丘尔巴诺夫担任内务部副部长。1977年他果然当上了内务部副部长,之后4年间,他步步高升,一直到被推选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

大权在握的丘尔巴诺夫在任内务部副部长(同时兼任中央监察委员会委员)期间,经常以各种名目到苏联各地"视察"。各地方当局都以国家元首级的规格接待他。所到之处,他不仅大吃大喝,而且连拿带掖。金银首饰、文物珠宝等等,只要丘尔巴诺夫喜欢的,都会带上。到后来,地方官员们甚至把成捆的卢布塞进他的腰包。几年时间,丘尔诺夫总共收受贿赂654200卢布,约合美元105万。


这个"特权阶层"成员的主要特征是:第一,他们掌握着一些党政军领导机构和企业、农庄的绝对领导权。第二,多数人文化程度较高,受过高等教育,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经常去西方国家访问。第三,这些人已不是当年的无产阶级革命家,马列主义对他们来说只是口头上说说的东西,共产主义理想在他们头脑中己经淡薄。第四,他们不以享有比一般规定的高级干部待遇还要大得多的特权为满足,而且以各种方式侵吞国家财产。他们中的不少人把自己领导的企业、农庄当作资本,从事半合法的和非法的生产经营活动,获取大量利润。据估计,在80年代初期各种不同类型的"影子经济"的收入已达到数十亿卢布之巨。用美国学者大卫科兹的话就是,这个特权阶层非常实用主义和物质主义,没有意识形态的立场,最会重复官方的意识形态词句而不去想念它,只关心自己的特权和利益,只有极少数人相信社会主义。


这个"特权阶层"对苏联社会产生的消极影响主要在于它因循守旧,不想或反对进行有损自己利益的任何实质性的改革,深恐因此而失去自己的既得利益。因此,它(至少是这一集团中的大多数人)在主观上并不想直接搞垮苏联和复辟资本主义,而是想方设法维持现状,但正因为这样才为以后改革的夭折和苏共的垮台埋下了伏笔。

正像前苏联著名学者和政~治活动家阿阿尔巴托夫所说的那样:腐~败在苏联不仅造成了国家物质上的损失,"道德上的损失就更为惨重:社会分化加剧;经常遇到磨难的大多数对那些不仅享受福利照顾而且享有种种特权、任意攫取不义之财而又逍遥法外的‘上流人物'的憎恨之情与日俱增,埋下了社会冲突的地雷,党、政~府、整个领导的威信下降。"


从八十年代开始,苏联许多部委改为大型康采恩,1988年又通过企业法等文件。这个时期部长、副部长变成了康采恩董事长,财政局长变为银行行长,物资局长变为交易市场老板,石油部变为石油公司。这是一个变革过程,但是实施这个变革的主体错位,在许多情况下权力已经人格化。当时苏联官僚权贵阶层羽毛已经丰满,他们成为实施这个过程的主体,并且已经窥视到了以国家名义支配国有财产的机遇。由于苏联高度集权的政~治经济体制,权贵阶层以集权方式支配国有资产的途径十分方便,借口也堂而皇之。权贵阶层作为实施这个过程的主体,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将财产的国家所有实际上变为官僚支配。高度中央集权体制是权贵阶层得以发展并取得财产支配权的基础,有了超常的高度集权体制,权贵阶层可以利用部门和行业超常的集中程度,甚至代表国家以所有者面目出现,直接支配所管辖范围的财产。同时,国家法规不健全,国有财产管理混乱,有了超常的高度中央集权体制,权贵阶层可以利用部门和行业超常集中程度,甚至代表国家以所有者面目出现,直接支配所管辖范围的财产。而且,国家法规不健全,国有财产管理混乱,使国家和国家所有变得十分抽象和空泛,这就很容易使官僚取得的支配权逐渐演变为隐性的占有权。当时连共青团也动了起来,开始经营"共青团经济"。开办共青团商品交易所等。"人们委托我成为百万富翁"成为当时一些青年干_部的口头禅。官僚利用权力开始在国有的名义下暗自积聚个人资本,但这个时期他们还不具有阶级属性,而是苏联制度下的权贵阶层,是对人民财产获取的特殊占有形式,即隐性占有的方式来积累资本的。可见,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失误为官僚加剧变异提供了特殊的客观环境和条件。这一阶段,前苏联权贵阶层的演变进入加速阶段,以通过权力支配国民财富,对国有资产的隐性占有、权力人格化为基本特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