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北狩蚀日 旧版—楔子 第7章:信任危机(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01/

“大家要节省弹药,必要的时候多使用手雷。”从候机大厅内的9名“虾台人”突击队员的身上总计搜出了36只M9型9mm微型冲锋枪,18只9mm军用手枪,加上从机场保安室内收集起来备有的警用装备,大体可以满足大厅内临时组织出来的38名青壮男子。“妇女和儿童快找地方隐蔽起来,伤员全部送进医护室了吗?”在短短几分钟内,冷紫翎便将大厅内所有滞留的旅客安排妥当。

武装起来的男子负责守备通往候机大厅的各主要路口,虽然他们不能与杀戮成性的雇佣兵正面抗衡,但是在由长椅、冰柜等堵塞物组成的街垒背后抵挡一阵应该还不是问题。妇女和儿童并转移到了洗手间和VIP休息室内,暂时也远离的战火的侵扰。唯一的问题是伤员,虽然候机大厅内的医护室可以救助部分的伤者,但是无法处理致命的枪伤。在对外面情况一无所知的情况,冷紫翎也一筹莫展。

“5分钟后日本陆自的地面特种突击队就会乘坐成田国际机场起飞的两个国际航班抵达松山机场。”在冷紫翎布置大厅内的防卫工作的同时,康伟也对被制服了两个“虾台人”突击队员进行了简单的刑讯。虽然是悍不畏死的亡命徒,但是面对康伟架在他们那话儿上的冰冷刀锋,两个“虾台人”还是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情况。

“如果让他们顺利着陆的话,这里将会成为日本陆自最坚固的登陆点。”作为昔日的中国海军陆战队军官和特种战行家,冷紫翎也不得不佩服此次突袭行动的策划者。大量的人质是突击部队最好的肉盾,而一旦日本陆自的地面特种突击队控制了松山机场,更多的重型将可以源源不断的运送过来。

“我们必须赶往停机坪,在他们下飞机之前,阻击他们。”从一个入口处传来的枪声,已经明确宣告了“虾台人”们反击的开始,冷紫翎焦急的回头看了看大厅内不断闪动的航班时刻表,由东京成田飞来的航班还有4分钟就要降落了。

“我知道有一条秘密的VIP通道,可以直达政要专机中队的停机坪。”负责候机大厅保安工作的台湾空中警察部队第一队的李警官此时的一句提醒,令冷紫翎心中再度燃起了希望。

2013年1月1日上午7点45分,日本宫古群岛以东海域。日本海上自卫队第一特混舰队此刻正全速向台湾外海驶去。在这支庞大舰队的最前方航向着的是日本海上自卫队护卫队群的象征—护卫舰队旗舰—“太刀风”级导弹驱逐舰DDG-168 “太刀风”号

太刀风级于1976年竣工,标准排水量3850吨,配备标准SM-1MR防空导弹系统和AN/SPS-52B防空雷达,搭配OYQ-1B战情处理系统,是日本海自作战系列中最早具备舰队防空核心功能的舰艇。共建成3艘,分别为:DDG168太刀风、DDG169朝风、DDG170泽风。其中首舰太刀风号在1999年拆除了舰身后段的MK-42舰炮,在原位置安装舰队司令相关设施,而作为日本海自护卫舰队总旗舰至今。

与日本帝国海军时代的联合舰队旗舰相比,“太刀风”号在舰队行进时总是位于舰队的最前方,而在联合舰队时代除了在观舰礼之外,旗舰是一般不太可能出现在舰队最前面。

作为庞大战斗舰群的先导,“太刀风”号迎风破浪。作为本次特别行动的总指挥日本海自护卫舰队长浅井荣一海将站在舰桥上,透过光亮的玻璃遥望着在舰队上空不停盘旋着的SH-60J反潜直升机,心中暗自充满自豪和得意。

“胜山那个蠢材,竟然会被人堵在家门口暴打了一顿,真是让人笑掉大牙了。”虽然作为本次突袭行动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日本海自特别游击队,意外的在伊豆列岛遭遇中国海军093级攻击型核潜艇的伏击。日本海自上下对中国海军的潜艇部队充满了恐惧。

但是在自大的浅井荣一眼中,那全是以胜山俊一为首的日本海自潜艇部队的无能所导致。和历史上众多水面舰艇出身的海军将领一样,在浅井荣一的眼中大海永远是属于樯帆如林的大型战舰的,潜艇只是水面舰队的必要补充而已。

在这次突袭台湾的行动中,浅井荣一特别命令全舰队时刻注意反潜侦测,时刻保持相当数量的反潜直升机升空来为舰队开道。不过到目前为止,好象还是没有捕捉到与中国潜艇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运送第一空降旅团的机群应该已经抵达台北的上空了吧。”站在浅井荣一海将身后的是日本陆自台湾方面派遣军的最高指挥田中俊弘陆将,此刻他正不停的看着手腕上的金表。

田中俊弘是日本自卫队中少有的空降兵出身的陆将,可以说是三维登陆作战的行家。1954年8月,日本陆上自卫队派遣了20名军士官,到驻防于福冈县的美国陆军第187空降旅接受空降兵实习培训,田中俊弘便是其中之一。他也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日后建立日本空降部队的种子教官。

虽然总参谋部再三向他保证在登陆初期的8—12个小时内,台湾方面的中国军队不会调动。但是他此刻心中依旧没底,因为这样的军事行动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日本陆上自卫队第1空降旅团是日本军方战斗序列中唯一的伞兵部队,拥有很强的快速打击和特种作战能力,堪称日本陆上自卫队手中的一张王牌。在目前这样的混乱的战场情况下,将这样的皇牌部队投入到敌方重点布防的行政中心,这样的空投行动,在人类军事史上恐怕只有二战初期的德国在西线的闪电战中才有成功的先例。

此刻在台北的灰蒙蒙的天空中,由那国、宫古、石垣3岛的民用机场起飞的日本自卫队10架C-1型中型军用运输机正飞翔在400美的中低空。C-1型运输机是非常独特的中型战术运输机,世界上并没有同类产品。C-1最大的特征是短距离着陆性能,可以在1200美的跑道上就可以进行起落。载重量为6到10吨。

隶属于第84普通科大队特种侦察排的一等兵佐川内丰紧握着手中的89式5.56mm突击步枪注视着自己所乘坐的战机后舱门徐徐打开,一朵朵铅灰色的伞花默默的绽放在天空中,台北就在眼前……。

“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比台湾更容易攻破的岛屿了。”远离战场的石垣岛於茂登岳上,日本自卫队台湾派遣军的的前线指挥部内,真正在幕后掌控着一切形式发展的那个苍老的声音此刻正狰狞的低语着。

台湾岛面积约3.6万平方公里,环岛一周,海岸线只有1600多公里。这样一个岛屿,从军事上看是的确很难防守的。但更为重要的是,在两岸长期对峙的岁月里,中国人自己将这个岛屿所有的弱点和可能的攻击模式公诸于众了。在这次突袭台湾的行动中,无论是“斩首”行动、还是利用客机藏兵,都是台湾方面昔日对大陆攻击的防御重点。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一切会为日本这个冷眼旁观者所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