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特工战 三、攫取金百合 154、潜龙卧虎上海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12.html




这个人一直在远处不露声色,和其他一脸凶相的打手又有点不同,这是一个特务小头目。

这个人长着一张饼子脸,一看就是一个典型的日本人。

于效飞听说他要逮捕自己,不由得哈哈大笑:“逮捕我?真是笑话,你知道我是什么人?我是梅机关的特工人员!”

那个特务头目也冷笑一声:“我们正是奉了梅机关特务机关长的命令前来逮捕你!”

于效飞仍然面无惧色,傲慢地冷笑着说:“逮捕我?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我不是中国人!我是大日本帝国的人,要逮捕我,需要特别程序!”

日本特务头目也冷笑一声,他从口袋里边掏出一张纸朝于效飞一扬,换用日语说道:“东乡神矢,贪图财物,出卖大日本帝国的利益,私通新四军,现予以逮捕,交由军法审判,梅机关机关长,松本二郎。

现在我奉梅机关特务机关长的命令前来逮捕你!”

这下惨了,连日本鬼子的特殊身份也保护不了自己了,于效飞心里好生后悔,自己一到上海就到这儿来了,不知道鬼子在那个环节掌握了自己的行踪,把自己包围起来,连向小开他们发出警报的机会都没有。自己突然一被捕,不知道有多少重大的任务要受到损害,会连累多少人。

于效飞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刚刚参加抗日工作的小伙子了,他执行死间的任务,死里逃生不知道有多少次,他的命足够死几百次的,他对于生死早已置之度外,完全不放在心上。他当然早就下定必死的决心,被鬼子逮捕了,打死他也不说。但是,他知道,自己的关系实在太多,自己再怎么隐藏也隐藏不了。只要鬼子顺着那些公开的关系捋下去,就能揪出一大串人来。

即使自己已经把新四军的所有关系隐藏到最深处,但是让鬼子把国民党的人找出来,对中国抗日也是一个巨大的损失。别的不说,光是自己为宋子文掌握的巨额的金钱,让鬼子弄去了,也足够鬼子支付几年的战争开支,那可是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巨大打击。

所以,于效飞下定决心,绝不能被捕,如果不能成功脱逃,就立即到大街上自杀,用自己的生命发出警报。

让我们守口如瓶,把秘密深藏在我们的心里,直到坟墓。

于是于效飞喊道:“不行,我不是梅机关的人,擅自逮捕我,能允许吗?我要回北平!我要见首相和大臣!”

松本二郎的手下当然害怕于效飞这一手。其实,松本二郎对于效飞也是颇为忌惮,于效飞这个人物实在是太诡异了,身份十分复杂特殊。他在整个日本,没有他没参与的特务机关,在中国也跟全社会的所有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象他这种情况,可能只有著名的男装丽人川岛芳子的前情人,伪装成中国人王二爷的山家亨能够相比。

但是于效飞的心狠手辣、巨大的影响力和破坏力,都要比山家亨大几十倍,几百倍。一旦让他逃脱,那么他会马上反扑过来。松本二郎知道,自己对于效飞更多的只是怀疑,而没有确实的证据,如果让于效飞抓住了把柄,那么死得很惨的完全可能是自己,而不是这个小小的特务少佐。

这种只是凭一点怀疑就逮捕的办法,对待中国人可以,要对待日本人,可就完全不行了。所以必须对于效飞进行秘密逮捕,绝对不能让他跟任何人联系。实在无法控制,就只能采取最后的保密措施了。

来逮捕于效飞的当然是松本二郎最亲信的人,他当然知道松本二郎的心思,他马上大声喊道:“不行,你要先执行我们梅机关的军令,有什么话,到机关里边去说吧!”说着,他向特务们一招手,特务们蜂拥而上,朝楼梯上边的于效飞扑上去。

于效飞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向后微微一退,一脚蹬到最先扑上来的日本特务的胸口。那个特务胸口一闷,连疼痛都没有感觉出来,更不要说发出惨叫,向后一仰,倒飞出去,把身边的几个人全都撞倒了。几个人象从竹筒里边倒豆子一样,顺着楼梯叽哩骨碌地滚下去,把其他站在楼梯口的人也给挡住了。

于效飞双手一推墙壁,向后倒飞,顺着走廊朝走廊尽头的窗口飞去。他要从窗口跳出去,跳到旁边的楼顶上,然后跳进后边的街道,钻进小弄堂逃走。

不料,他刚刚飞到走廊的一半,身后就扑来一股劲风,于效飞急忙转身,人还在空中,就挨了重重的一击,整个人倒飞回来,落在了走廊正中。

一个人从走廊尽头的一个单间里边冲出来,凌空一击,把于效飞挡了回去。那个人冷笑着说:“哼,机关长早就料到你会有这一手,我早就在这儿等着你了!”

这是一个绝顶高手,如果不是于效飞功夫高,经验丰富,这突然的一击,就废了于效飞的武功了。于效飞又累又饿,功夫早就打了折扣,现在遇到了这样一个高手,那里还有对抗的能力,他急忙转身,几步钻进了自己的那个单间。

格斗跟其他战斗一样,要挑选对自己有利的环境,对于场地的熟悉,对于场地的样子对自己武功发挥的影响,都要完全考虑到。就连场地上有一个什么从旁边支到空中的东西,对于在格斗中的利用,都要计算在内。即使是一根栏杆,在最后的战斗中,都可能产生奇兵的作用。

于效飞冲进自己的单间,先断绝了鬼子从旁边包围自己的可能,如果弄得好,从这儿还可以找到逃脱的机会。上海虽然是南方,南方人这时还没有使用公用取暖设备的习惯,但是这种高级的大饭店里边还是有暖气的,门窗也没有封。这种高级的单间,都有讲究的窗户和宽敞的阳台,从那儿可以看到很好的风景。

于效飞朝阳台一看,在对面的房顶上半跪着一个狙击手,枪口稳稳地正对着自己的阳台,假如自己朝阳台上一跑,一颗子弹就会毫不留情地射向自己。一个狙击手是挡不住于效飞的,但是这是松本二郎向于效飞传达的一个信号,他最好乖乖地等待被逮捕,否则在大街上还不知道埋伏了多少这样的人,假如于效飞敢于逃跑,那么他也就不会再给于效飞保留大日本帝国特工人员的脸面,会在大街上乱枪打死他。

从阳台逃走的企图被扼杀了,于效飞正要重新冲出房间,外面一下子冲进几个人来,刚才那个高手并没有进来,是那些日本特务。

不知道是那个高手要摆个架子,还是松本二郎实在不服,不相信他们大日本的特工人员的日本武功不够高级,松本二郎早就把于效飞的底细摸得一清二楚,他知道于效飞使用的是少林功夫,这些鬼子一个个拉开空手道、柔道、合气道的架势,准备用日本武功生擒于效飞。

柔道是近似中国摔跤的功夫,得等到人家到了自己的身边才能施展出来,于效飞才不会那么傻,跳到他的身边去等着他打自己。于效飞原地站着,拉开拳势,现在大家全都挑明了身份,再也没有什么可藏着掖着的,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好了。

最先冲过来的是空手道高手,他大叫一声,一个纵跃,跳到于效飞面前,象是脚下有弹簧一样,刚一落地就轻捷地在地上一弹,飞起一脚踢向于效飞的面门。

这种功夫对付一般的人可以,对付于效飞这样的高手就是笑话,当年打擂,中国武术大师万籁声,从一丈外一拳打倒对手。留给对手太多的反应时间,攻击就没有威胁。

于效飞微一侧身,一个浪里捡柴,从背后一抄他的腰和腿:“滚!”

对面的鬼子狙击手刚看见对面的房间里边有人活动,眼睛一花,一个人已经撞开门窗,从阳台上惨叫着摔到了楼下的大街上。

合气道和柔道高手一看单个上去要吃亏,脚下迈着碎步一齐朝于效飞蹦过来。他们还没靠近于效飞身边,于效飞一个少林入门功夫黑虎拳的起手势,双拳结结实实地捣进两个鬼子的心窝,两个鬼子喷出一口黑血,从房门飞了出去。这种武功动作太慢,陈真可以同时踢出七脚,打中他们七个的脸。

于效飞轻出一口气,要是都是这种货色,一会自己就可以灭掉他们所有的人,大大方方地从这儿走出去。可是,他眼前一动,一个黑色的人影已经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房间里边。那个高手轻快地潜入了房间,他朝于效飞看了看,稳稳当当地向前走了几步,这才是真正的高手的风范。

他没说话,突然旋风般地飞起几脚,把房间正中的八仙桌和旁边放着的几把太师椅踢飞出去。那张八仙桌旋转着飞到墙角,几把椅子象是流水线一样一个接一个旋转着飞到桌子上,倒着扣起来。场地清理出来了。这是在向于效飞显示他的腿的力度和准确性。

而且,这几脚看得于效飞暗暗惊心,这几脚正是正宗的少林功夫。

高手踢飞桌椅,搬起一条腿拉了一个朝天蹬的姿势,傲慢地看着于效飞。他上穿黑色对襟小褂,下穿黑色灯笼裤,裤腿扎着黑色绸带,全身收拾得干净利落,早就做好了交手的准备。

于效飞问:“少林腿法?”

“哼哼,果然识货。”

“那你怎么会帮日本人?”

“少林寺对我有什么好,我不过犯了一点小错,就把我逐出山门,日本皇军却给我大大的金票。我当然要效忠皇军了。”

“原来是少林寺的叛徒。你在少林寺是杂役吧,收拾桌子的功夫不错。好了,别弄那把戏了,今天我要为少林清理门户!”

两个人突然同时一跃向前,两个人的腿同时扫向对方的头部,两条钢腿撞在一起,发出铿锵的声音。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真正地交手了,这才知道对方的真实斤两。于效飞微微吸了一口气,自己的功夫下降了几成啊!几年的透支,最近的劳累,让自己的武功大打折扣,真是没脸见师傅了。对方果然是正宗的少林功夫,和自己不相伯仲,不知道其他的技巧如何。

而对面的叛徒心里却暗暗叫苦,自从被少林寺开除,投靠了鬼子,为鬼子充当杀手,虽然也遇到过一些民间高手,但是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这十几年自己纵情声色,底子已经慢慢掏空,现在双方这样对耗内力,僵持不动,自己的腿微微颤抖,下盘已经不稳了。

两个人互相向对方一压,借力向后倒退,然后又是同时起脚,要用真功夫见个真章。

房间里一时只听风声不见人影,双方一连几十脚踢出去,竟然不分胜负。

脚上的功夫比完了,双方不约而同一起使出手上的功夫。都是高手,一个比一个快,双方的手脚快到了眼花缭乱,连自己也看不清的程度。又是不分胜负。

可是,就在于效飞手上闪电般地打出一连串的连环炮锤,让对方疲于招架的时候,他的腿上突然使出北派的十二路潭腿功夫,连环三腿,踢向叛徒的下盘。

于效飞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叛徒下盘不稳,在借着速度掩盖自己的弱点。但是时间长了,于效飞自己的身体也撑不下去,所以他也要速战速决,于是他用手法吸引对方的眼神,下边左右两腿踢中对方的双腿,中间一个弹腿击向叛徒的丹田。

叛徒突然中被打中气穴,当即绝气,他的身体被收不住手的于效飞打得飞了起来,撞向墙壁。

于效飞眼前一黑,几乎向前扑倒,他已经用脱了力了。

就在这时,飞出去的死尸竟然鬼魅一样飞了回来,直砸向于效飞的脑袋。于效飞用手一格,没有挡住,连人带尸体飞了出去。

于效飞人在空中,就看见从尸体后面又象鬼影子一样射出一道白光,直刺自己的咽喉。他心中大骇,急忙尽全力躲闪,同时双手闭门推窗,向前猛击。

尸体被打飞出去,于效飞自己撞到墙上,又摔了下来。他再也控制不住身体,摔倒在地。

一道白光又扫向他的头顶,于效飞急忙一个就地十八滚,滚向另外的一个墙角,那道白光又消失了。

于效飞单腿仆步跪在地上,用手撑地抬头一看,原来,在他面前又出现了一个人,也是一派高手气度,不过这个人穿着的是一身白色丝绸裤褂,年纪只有二十多岁。可是,大冬天的,这人手里却摇着一把白绸子折扇,神情倒是满潇洒的。

不过,于效飞知道,这人绝对不是有毛病,刚才刺向自己脖子的,肯定就是他的扇子。于效飞来到南方,本来也想学习一下南派的武功,可是一直没有时间,现在他遇到了一个用奇门兵器的高手,连对方的路数都不知道,有本事也用不出来。

于效飞怒喝:“又是那个门派的叛徒?”

那个青年一摇扇子:“错,是日本上地流空手道。”

于效飞知道,这上地流空手道是日本所有空手道的起源,是福建一个外号阮老渣的拳师去日本旅行的时候传授的一套拳法发展来的。可是不是空手吗?他怎么用兵器啊?

那个青年象是知道于效飞的心思似的解释说:“我来到中国以后,发现用中国话说,空手道死手多,活手少,不能打人,尤其没有能在日常生活使用的兵器,我这才又学了这种扇子功,好看吗?”

于效飞心中大恨,这又是那个“善良的”中国人把这种绝技教给鬼子了?

好,中国人,日本人,所有高手都汇聚到这上海滩来了。只是,鬼子能够调动的人马虽然众多,这浩大的声势,也不过是象他们的日本帝国一样,是最后的一缕斜阳了,这一切都只是垂死时刻的挣扎。

于效飞略一分神,他忽然眼前一花,原来是那个青年已经用扇子挡住他的眼神,下面一脚踢向他的胸口。于效飞急忙团团一转,躲开他的腿,伸手去格他的扇子。

分开的扇子又合在了一起,变成棍棒打在于效飞手上。于效飞的手被抽得生疼,原来这扇子是钢骨的!

于效飞刚才一场大战,气喘吁吁,现在突然被这个以逸待劳的青年高手袭击,又不了解他的古怪招术,只觉得眼前白光飞舞,耳边风声呼呼,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不时打来拳脚,一时十分狼狈。

于效飞一咬牙,运气到手臂,用铁臂功硬架几下,挡开了袭击,使出八步赶蝉的轻功,冲向对面墙角。

不料,日本高手一串车轮跟头翻滚而来,突然团身腾空而起,从空中用扇子对准于效飞的头顶直插下来。

于效飞急忙缩身,象狸猫扑鼠,等待他扑下来现出空门再猛然扑击。

打了这么半天,鬼子终于使出了昏招,被于效飞抓住了战机,就在于效飞看到他的扇子距离自己的头顶还有二寸远,正要用擒拿手锁住鬼子的扇子,借机用大力金刚掌打碎鬼子的脑袋的时候,突然“咯嘣”一声响,鬼子的扇子里边弹出无数刀尖!

于效飞万万没有想到鬼子会有这手,高手相搏,只在毫厘之争,他再也躲闪不及,尖刀一下子刺进了于效飞的脖子!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