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二季 大国崛起 第八十三节 秣马厉兵——李三归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02.html



民国二十九年(1940)十二月七日上午 延安 留守兵团监狱


说是留守兵团监狱,其实只不过是在留守兵团司令部的地下室里临时隔断出来的几间罢了,因为在“超级罪犯”燕子李三来到这里之前留守兵团一般很少有需要关押的人,所以所谓的监狱在大多数时候都是作为监狱使用的,李三可能是监狱建成以来关押的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罪犯。


当然了,虽然监狱很小但是并不必要担心李三会逃脱出戒备森严的警备司令部,因为监狱里使用了当时世界上最为先进的一种脚镣——磁性脚镣。所谓的磁性脚镣可没有《夺面双雄》中尼古拉斯-凯奇所遭遇的那种电磁铁的脚镣先进。现在的磁性脚镣使用的是此行极高的钢材制成脚镣,另外囚室的地面也是铺上了一层铁地板,所以本来五十公斤的脚镣想要移动起来没有一百公斤的脚镣是无法办到的,在测试的时候即便是身体强悍的特种兵战士想要在囚室里移动也是十分的费力的。


说实话,这位闻名于世的飞天大盗至今都搞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带到这里来,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太不可思议了。本来以为被小鬼子捉住以后没几天就会把自己拖出去枪毙了,毕竟他李三这辈子做过好事的同时也没有少造孽,不管什么时候死都不冤。可是没几天小鬼子居然主动地开始移交山东的防务给什么七十八军的东进支队和部分八路军的部队,他也就自然的落入了七十八军东进支队的手里,本以为也是难逃一死。可是说什么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要将他关在铁笼子里以后空运到这自己从来没有犯案的陕北来。


来了就来了,可是来了以后居然没有人搭理他,一日三餐好吃好喝的供着之外居然没有人来和他所一句话,甚至连看守都不愿意搭理他一句。要说他燕子李三也是一条硬汉子,你不管是严刑逼供还是其他的什么都没关系,可是要让他在关了灯以后连一丝的光亮和一丝的声音都没有的地方忍受着寂寞的折磨是再痛苦不过的事情了,到了后来甚至连他自己都忘记了时间的概念,就那么待在这里等着。


终于,终于,终于在他燕子李三要崩溃的时候牢门终于打开了,刺眼的光线射了进来,“李三儿,出来!有人要见你!”


李三拖动着沉重的脚镣从囚室一步捱着一步的挪到了监狱的意间“会见室”,会见室里没有卫兵,只有两个军官,准确地说是两个高级军官,他李三总算见过世面的人,可是眼前的这两位的级别来看他似乎是有点太高了吧?不过李三觉得对面的两人中的一个显得十分的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要烟吗?”等李三坐下以后,武太行拿出一支香烟点燃后递到了他的面前。


“谢谢!谢谢长官。”已经许久了连烟屁都没得闻的李三一闻到这高级的哈德门牌香烟的味道眼前马上就是一亮。


“燕子李三,原名李景华,1898年生于京东蓟县。幼时随叔父到沧州落户,艰苦度日。沧州习武之人众多,该犯也跟着学了点武艺。因其禀赋较好,身体轻快,渐渐地,爬墙上树易如翻掌,非一般人所能比。由于家境贫寒,及其年纪稍长便开始四处偷盗,曾在河南、湖北等地屡屡作案,为了增强本领,该犯曾隐姓埋名到少林寺学艺,几年苦练,功夫大进。此后,他沿着平汉线来到平津一带活动,曾在北平右安门外关厢居住,放开胆子大量作案,不久以后便有了“燕子李三”的名头……”李向阳在一边漫不经心的拿出里李三儿的档案漫不经心的读了起来。


“别!别!长官,不用念了,错不了,我就是那李三儿,绝对不是那种冒用我的名字的小毛贼,你们没抓错,我求求你们了,就不要这么折磨我了!要杀要剐随便你们,我李三儿要是皱一下眉头那他妈的就不是带把儿的爷们儿!”这些天里几乎已经要崩溃了的李三儿那里还能够经得住李向阳向看守们一样进行疲劳攻击呢?


“李三儿,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想死,难道是狱卒们随便的对你用刑了吗?”武太行明知故问的调侃着李三儿。


“没有,自从俺来到了这里之后这里的看守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俺,相反他们还找来了医生帮俺治好了在鬼子监狱里落下的一身伤。”


“那么是我们监狱的伙食或者是住宿条件不好让你不愿意苟活于世?”


“不是!不是!两位长官,我求求你们了,你们都是大人物,时间宝贵,就不要这样玩我了,虽说李三儿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你们了,可是李三儿在这里给二位跪下了,二位就全当是行善积德,给我李三儿来一个痛快地吧,我求求您二位了!”说着李三儿就给武太行和李向阳跪了下来。


“李三儿,谁说要你死了?你觉得我武太行会为了枪毙你一个胸无大志的飞贼费如此大的周折值得吗?”武太行吸了一口香烟后一边吐着烟圈,一边笑着对李三说。


“谁胸无大志了?谁胸无大志了?娘的,你以为你是谁?什么?你、你、你你你、你是武太行?”在经历了短暂的愤怒之后李三儿终于搞明白了坐在自己面前的人为什么这么面熟了,因为他就是国统区很多的达官贵人家里供奉的那个“红色战神”武太行。


武太行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面部依旧保持着微笑。


“你真的是那个靠着自己的一己之力扭转乾坤打得日寇不得不俯首称臣的战神,你就是传说中的武太行将军?”虽说几乎已经肯定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和照片上的那个人是一模一样,可是李三儿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武太行。


“就是我!”


“战神在上,请受李三儿一拜,咱李三儿虽说大字不识几个的蟊贼,可是咱也是带把儿的爷们儿,最佩服的就是您这样的大英雄,能够在有生之年和您这么近的说一回话,李三儿虽死无憾!”言罢李三儿对这武太行就在金属地板上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其实不管是李三儿,现在的中国,只要是还有一点点地血性的中国爷们儿又有哪一个不佩服这位叱咤风云的战神呢?


“李三儿,你觉得我有必要来这里见一个死人吗?”武太行笑着说道。


“这么说,你们,你们不杀我?”李三瞪大眼睛看着对面的武太行和李向阳两个人。


“不杀,我们根本自始至终就没有打算过要杀你。”


“我可是奸淫掳掠什么坏事都做过啊!你,你不是共产党的将军马?你们共产党不是最讲究这些吗?怎么这回反倒?”


“这回反倒是对你法外开恩了是不是?”


“是!”


“很简单,李三儿,你这个人呢要说也算是一个本性很好的人,若不是你还有心为老百姓做点事情的话恐怕也不会被小鬼子抓住了,我说得对不对?”武太行给李三儿的脸上贴了点金,这样让对方知道他是理解李三的。


“那还用说?不是老子大意了的话就凭小鬼子的拿两条小短腿哪里有本事抓得住我啊!”李三十分自豪的说。


“李三儿,我问你,你愿不愿意加入我们,为国家和民族作一点事情?”


“你们?七十八军?武将军,你们不是开玩笑吧?咱李三儿虽说是有两下子,可是这要是上战场了的话,说实话我也起不了多大作用,没准儿还比不上一个小兵顶事呢?”李三儿很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李三儿,谁告诉你你要上战场了?”


“可是将军,这当兵的不上战场能上哪里?难不成要我偷东西不是?”


“对!就是让你李三儿去偷东西?”武太行斩钉截铁的说道。


“偷东西?将军,别开玩笑了,您是正人君子,怎么能做这样的鸡鸣狗盗的勾当呢?”


“李三儿,我们不想也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本领可以帮助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尽量的提前结束苦难,你愿意去做吗?”武太行十分严肃的说。


“真的?”李三儿干了差不多一辈子的飞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告诉他飞贼能做这么多的大事情呢?


“真的!就看李三,不,应该是你李景华愿不愿意帮助我们了?”


“娘的!那还用说,我李三儿干了差不多一辈子的飞贼,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告诉我飞贼能做这么多的大事情呢?干他娘的,要是现在我还不干的话就是给脸不要脸了,什么都不说了,干他娘的!武将军,从现在开始,我李三就是您的人了,此生此世永远的忠于将军您,如有违反,天诛地灭!”李三儿跪倒在武太行的面前重重的立下一个诅咒,在当时人们还是十分看重这个的。


“李景华同志,不是终于我个人,是忠于我们的国家,是忠于我们的党!”武太行纠正道。


“将军!我是一个粗人,不知道什么大道理,我就知道一个理,那就是要跟着您这样的大英雄干!什么都别说了,从今个儿开始我就认您一个人!”


……


搞定了李三儿以后武太行终于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要是真的让他枪毙李三儿他还真的就下不去手呢。离开留守兵团监狱后的他感到还真有些疲倦了,于是就想要回“宾馆”休息一下,可就在他要离开留守兵团的时候深厚大操场的方向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再一次打乱了他的计划。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