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三卷 中南半岛 第十九章节 利益所在(下)

月亮下的船 收藏 43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size][/URL] [内容简介] 无论在什么季节里,南宁这座中国南方省会城市都是那样的春意盎然,亚热带季风气候属性让这座城市永远都是哪样的阳光充足,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21.7摄氏度,平均降雨量达1300毫米,一年四季365天都是无霜期。有人将昆明称之谓以‘春城’,南宁又何尝不是? 古属百越领地,始皇帝统一岭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61/


无论在什么季节里,南宁这座中国南方省会城市都是那样的春意盎然,亚热带季风气候属性让这座城市永远都是哪样的阳光充足,雨量充沛。年平均气温21.7摄氏度,平均降雨量达1300毫米,一年四季365天都是无霜期。有人将昆明称之谓以‘春城’,南宁又何尝不是? 古属百越领地,始皇帝统一岭南,设桂林郡;西汉那位武功赫赫之君-汉孝武皇帝置其于玉林郡辖;晋大兴元年,置大兴郡,以此地为郡治,开始了南宁至今1600余年的建制。

唐-贞观八年,太宗文武大圣大广孝皇帝设邕州下都督府,南宁因此得名‘邕’;元泰定元年,改邕州路为南宁路,取‘南疆安宁’之意,南宁由此而得名。

无论在什么时候,这座历史悠久、风景迷人的南疆城市,永远都是中国最为闪亮的城市之一。‘南疆安宁’谓之以南宁,既是需要南宁,那就必须南疆之地安安宁宁。秦皇汉武、天之可汗,当历史上每一笔浓墨重彩的盛世王朝在一次次开疆辟土,让泱泱天朝从辉煌走向辉煌的时候,南宁永远都是不会被忽视的。而现在,当重现汉唐雄风的中华再次腾飞之时,南宁又一次成了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只是这一次,不是以往的改名建制,而是……

漫步于街头,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最为靓丽的便是那一道又一道洋溢着英武神气的军人。也许在以往,即便是在最为繁华的商业街上,也不会见到如此多的共和国军人们的身影,而现在,随处走过每一条大街小巷,南宁最不缺少的就是军人。

一身松枝绿的陆军,蓝天色彩满身的空军,洋溢着优雅白的海军,更多的是那令人眼花缭乱的数码迷彩,整座城市内,军人比以往多了数倍。熙熙车流之间多了许多军车。

顽皮的孩子们发现天空中经常有低飞而过的直升机,这些呼啸着划破长空的飞机往往会让孩童甚至是成年人,为之驻足,仰头而观。

‘联合作战指挥部’,望着一片盎然生机的城市,雷石将军默然无语,初生的朝阳在这位年轻的共和国将军的脸上镀满了金色,松枝绿的陆军制服被映衬得更加绿意葱葱,两肩的金星松枝迷离着点点的灼灼之彩,似同是在无声的诉说着共和国军人的辉煌。

“又是一个深秋的早晨!”回过头来的雷石将军微微浅缀了口杯中的浓茶,用那自舌尖便弥散而开的苦涩在驱散通宵达旦而带来的一丝疲惫之意。

“嗯,南国的早晨都是不一样,我在西安司令部的时候,每个日出日落都似乎感觉到那随着历史远去的暮鼓晨钟,那绵延流远的盛世华章!”机动集群司令员-蔡兴宇上将微笑着说道。

“哦?是那‘羽裳霓衣曲’呢?还是‘秦王破阵乐’!”雷石将军打趣着说到。

接过勤务员递来的冷毛巾,微微拭了拭脸,蔡兴宇将军说到“我倒希望是这两曲,文治武功都是汉唐盛世的左膀右臂嘛,两条腿走路方才走得稳健,没有文景两帝打下的基础,汉武大帝也能有足够的国力去北驱匈奴;而同样,没有贞观年间,铁马金戈换来的天可汗之称,也就没有后来的大唐伟业,玄宗朝的开元盛世不过是顺着前辈打下的基础而发展起来的罢了!”

“是啊,魏晋清谈、名士横秋,那峨冠博带固然仙风道骨,可却换来的是五胡之乱,中华几欲亡灭;杯酒释兵权,自然避免了黄袍加身之重演,没了那唐之节度使割据、藩镇尾大不掉,却也换来了文人带兵,败之又败的愕事,虽民生繁荣,却是有钱难保命;宋明痛事便在于此”雷石将军点点头,对蔡兴宇将军的话很是赞同。

“穷兵黩武固然不对,然而只是重视经济发展,而忽略了国防建设,那么所有的一切,要么只是为他人谋嫁衣,那么便是弹指之间,灰飞烟灭。”蔡兴宇将军不无感慨的说道“万丈高楼平地起固然壮观,但那终归还得耗着时间,用那千百上万吨的钢筋混凝土浇筑而成,可是战争中,一枚导弹、一颗炸弹,便可在顷刻之间,将所有的一切打回到瓦砾状态!”

“所以说,国防与经济发展同为重要!”雷石将军笑呵呵的接过话头“没有弓弩火枪,恶犬骏马,那牧羊人也看不住自己的羊羔子,搞不好连自己都会成为狼嘴里的肥肉!”

“今年的‘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中国-东盟博览会’不搞了吧!”蔡兴宇将军忽然开口说到“似乎CABC(中国-东盟商务理事会)已然中断了和东盟工商会的正常交流。”

雷石将军呵呵的笑着“这个是自然了,东盟的立场和我们是相反的嘛,加上之前归仁他们搞得那场经济风暴,更是让东盟几乎伤筋断骨了,哪里还搞得了什么博览会、投资峰会。”

“哎,老雷,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蔡兴宇将军将毛巾递还给勤务兵驳斥着说到“不能说是不搞了,只是我们换了花样搞嘛,那么多的海外华人被国家正常吸引归国发展,现在的中国已然是蓬勃之态,而在回头看看东盟那些国家的历史,从来都是华人力量主导着经济。”

雷石将军笑了起来“对,对,换来花样嘛,哈哈!”将军爽朗的笑了起来“所以说啊,邓公的‘发展才是硬道理’是极其有道理的,韬光养晦是为积攒力量而做的一时之忍嘛!”

“忍字无论在什么时候我华夏文明的一大瑰宝,‘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孟子不是也这样说过吗!”蔡兴宇将军笑着讲到“民间不也总说‘忍字心头一把刀’!”

“按照‘六书’(注1)的道理,这‘忍’字算是形声字,即上部的‘刃’表示读音,下部的‘心’表示意义,所谓意与形相会嘛!”雷石将军点点头“但所谓的‘忍’也是有限度的,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嘛,韬光养晦和鸵鸟政策是有着极大区别的!”

“这次‘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中国-东盟博览会’不搞了,中央也是顺手给那些猴子们敲醒敲醒!”蔡兴宇将军转过身去,看着那幅高挂着的世界地图说到。

“问题的关键是欧洲的插科进来,使得本就乱糟糟的局面显得更是乱了!”雷石将军微叹一声“要走的路还长,我们只是新长征的起步罢了,毕竟这个世界有太多的敌对势利不想看到我们走向强大,欧洲人是这样,难道美国佬就不是吗?”

“欧洲的问题在于纳兰那边能够牵制多少!”蔡兴宇将军抬手点了点地图上阿富汗的位置。

雷石将军点头微笑,却默不作声,东南亚和阿富汗本来就是一体而不可分开的。

此时的阿富汗,已然是到了深秋的季节,从遥远的锡尔河流域刮来的山风打着旋的从荒原上刮过,沙砾在风中舞蹈着,噼里啪啦的抽打着一辆辆装甲车的金属车壳。

坐在‘MCV-80武士’步兵战车内的吉姆-卡莱尔少尉无神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战友,尽管现在自己已经完全的融入到了皇家苏格兰龙骑卫队-第1装甲中队,但无论什么时候,卡莱尔中尉都会永远记得那支陆军第1装甲师-第7装甲旅-皇家苏格兰龙骑卫队-第3装甲中队,记得自己所在的C排,甚至记得皇家海军陆战队第3突击旅第-第42突击队-E连、记得法国空军ECT3/30洛林战斗机中队。因为法扎拉巴德那场袭击永远都是卡莱尔的噩梦。

几天之前,吉姆-卡莱尔接到了桑切斯特军事学院的老同学-哈米-瑞克代理中尉的E-mail,瑞克现在是驻守在坎卢坦基地的第3突击旅第-第42突击队-A连蓝色排的指挥官,同样都是法扎拉巴德基地遇袭时的幸存者,看上去哈米-瑞克比自己好多了。

卡莱尔少尉苦笑着摇摇头。几个月前发生的贾拉拉巴德机场遭袭击,无疑是让吉姆-卡莱尔少尉更加的显得抑郁。机场快反中队的那些倒霉的法国佬,卡莱尔少尉清楚的记得那团升腾而起的火球。

-当当当-一梭子的子弹在战车的周围敲响,紧接着Raden双人炮的30毫米机炮开始了猛烈的射击。吉姆-卡莱尔少尉还未醒悟过来,便被战友们拖下战车。

“袭击,长官,我们遭到了袭击!”一个抱着加拿大迪马科公司所产C8A2战术卡宾枪的士兵捂着头,对卡莱尔少尉大声的喊道“长官,我们需要支援!”

MCV-80武士型步兵战车的30毫米机炮猛烈的冲着远处扫射着,点点而舞的曳光弹在清晨的阳光下飞窜。炮塔上,一名探身而出的车组人员操纵着L94A4型7.62毫米机枪对着远处的山麓猛烈扫射着,荒原上的尘土被打出一溜烟的点点土坷。

“方位102,这里是骑士巡逻队,我们遭到袭击,再次重复,我们遭到袭击!”抱着电台的通讯兵急切的呼叫着空军支援。用不了多久,来自贾拉拉巴德机场的武装直升机便会飞抵战区上空,到那个时候,这些该死的武装分子就只有被消灭的下场。

四辆‘MCV-80武士’步兵战车一字排开,游走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转动着的30毫米机炮塔猛烈的狂喷着火舌,一串又一串的次口径杀爆弹飞舞而出,将本就土坷狰狞的山体炸得更是狼藉不堪。




注1:六书,也就是六种造字方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