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传奇 第一章 新生 10、小雪之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636/


林云的伤看着吓人,白翻翻的老长一条大口子,流出的血把衣服都染红了半边,不过其实并不严重。伤口不深,肌肉组织受损也不大,只要处理好别让它发炎,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痊愈。听了医生的讲解,小雪的眼泪才勉强止住了。

从医院出来,回家路过一个ATM柜员机,林云想起那个叫张振的失主送给自己的报酬,忍不住过去查了一下。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位张振先生可真大方,或者说真有钱,林云仔细数了两遍,不多不少,刚好六位数。林云心里顿时有点不安,首先凭自己那举手之劳绊倒抢劫的,就算索要报酬,怎么也不应该这么多;其次,这位张先生一下给自己这么多,这不会是什么不义之财吧?

于雪见到这张卡里居然有这么多钱,也有些吃惊地问道:“老公,这都是他给的报酬?”

林云叹了口气,“我也没想到有这么多。可那位张先生又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只能等以后,他主动联系我们时再还给他了。”

于雪点点头,挽起林云手臂,把头傍了过来,笑道:“老公,你今天好神勇哦。你最后那一跳,差不多有两米高吧?一般的国家级跳高运动员都不一定能做到呢。还有那一脚,一下就把那个拿着刀的歹徒给踢得站不起来了,好厉害哟。”

林云摸了摸鼻子,“咳,当时我看见他拿着刀刺你,也不知道你伤着没有,只想把他打翻在地,其他什么都管不了了。”

于雪紧了紧握着林云大臂的双手,说道:“老公,你以后可不能这么冲动啦。你看你,今天不听话,就伤成了这样。”

林云笑了笑,“好,我以后都听你的。”说到这里,林云心里忽然亮了一下,自己现在这身板看起来是瘦瘦弱弱,可居然能一蹦两米高,一脚把一个彪形大汉踢得爬不起来,哪里像个病人的样子?可以说绝大多数壮汉也做不到呀。既然这样,哪里还需要小雪像照顾病人一样照顾自己呀?想到这一点,林云拍了拍小雪的额头,问道:“小雪,你想不想现在就去工作呀?”

小雪坚决的摇摇头,“那怎么行,我去上班了,谁来照顾你呀?”

林云指着自己的大腿,“你看我今天的表现,觉得我还像一个病人吗?”

小雪闻言打量了他一眼,“倒也是……可,老公,你刚刚受了伤了呀。”

“咳,这点小伤。”林云挥舞右臂想假装没事,可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咧起了嘴。小雪看得笑起来,“瞧你,还逞能。好吧好吧,我准备一下,过两天就去联系工作。”

*

晚上的时候,电视台播放了一则新闻,正是关于今天林云见义勇为,以身挡险的事儿。这么一看,原来林云今天这一逛还真踩到了狗屎运。那两个被林云一脚踢翻的家伙,竟然是公安部十年前全国通缉的抢劫杀人犯。小雪半躺在床上看到这条新闻,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又是高兴。因为电视上正通知让林云去公安局领奖呢。虽然不多,可好歹也有10万啦,满足两人这两个月的开销,那是绝对绰绰有余了。

至于那两个通缉犯,新闻上说,当警察到现场的时候,那个最先被林云一脚绊倒的大汉,一直晕着没醒过来,最后送到医院发现是脑部受到重击,造成脑振荡。而另一个企图偷袭被林云一脚踢翻的,是第一个大汉的弟弟,当警察赶到,也已经晕了过去。医院检查结果,两根肋骨折断。幸亏现场有众多的人可以帮林云作证,而且还有一个围观的年轻人用相机抓拍了几张林云跳起制服持刀歹徒的照片,否则警察还真有点怀疑这见义勇为的真实性了。

有了这明明白白十万奖金,小两口的日子就宽松了很多。时隔两年之后,林云第一次给小雪买了几套衣服,小雪那一晚上都兴奋得睡不着觉,迷迷糊糊的瞪了林云小半宿。搞得第二天她一对熊猫眼,出去面试的时候,那些HRMM或者GG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不过好在她耶鲁大学MBA的牌子够硬,虽然间隔了两年,还是很快有一家大公司相中了她。很快,小雪就穿上了管理人员特有的黑色短裙和西服,看得林云眼前一亮。

小雪上了班,林云每天除了像看电影一样阅览笔记本里的那些资料,就是等着小雪下班回来,一起吃饭,逛街,日子过得很平淡,但很真实,也很温馨。直到十多天后小雪接到一个电话,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气氛。

林云死而复生,病也全好了,工作也基本定了,来到北京后几天,于雪终于忍不住,给自己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在她想来,上天眷顾着他们俩,经历了千辛万苦,她和林云马拉松式的恋爱终于要修成正果了。虽然因为林云之前生病,父母和自己闹翻了,可终归他们是从小养育了自己的父母,看到自己即将过上幸福的生活,他们也会高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自己和父母总要和解的,总不能一辈子都像仇人一样,老死不相往来吧。

当时是她父亲接的电话,母亲不在。他父亲也没多说什么,不过听口气有些不对劲。小雪以为是父亲仍在怪她,余怒未消,所以也没多在意。可过了几天,她哥哥打电话来了,说母亲突发疾病住院,已经快不行了,母亲想在临死前见女儿一面。

小雪接到这个电话还在上班,差点当即哭成了泪人。那一下午,她都处于恍惚中,给林云打过电话后,林云赶紧赶到她公司,陪她一起去请假。公司人力资源部的头听说实习生来请假,根本不问清楚情况,二话不说,便让小雪带着所有属于自己的东西立即走人。林云叹了口气,扶着小雪回了家。

*

小雪老家在温州,他父亲和众多温州本地人一样,在温州有不小的产业。林云听小雪说过,他父亲以前搞皮革生意,这几年好像主要在搞房地产,不过因为和家里闹翻了,小雪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下了飞机,小雪给家里打过电话,才知道她母亲不在医院,已经回家了。听到这个消息,林云心里一沉,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病人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主动放弃了治疗。小雪也知道这一点,在出租车上,不断催促着司机。

终于到了。这是一幢三层高的独立别墅,林云其实来过这里一次,那时他刚刚拿到清华大学量子物理学的博士学位,已经确定出国留学,小雪便带着他来看看她父母。小雪父亲倒没说什么,不过她母亲听说林云只是一个搞学术研究的,没钱没势,不愿意小雪和他在一起,便出言讥讽林云。林云当时正春风得意,年少气盛,如何受得了他准丈母娘的冷嘲热讽,不一会儿便怒气冲冲的跑了出来,当夜就飞回了北京。至于后来,林云就再也没来过。不过现在林云早记不得这些事儿了,所以看到这幢气派豪华,花园面积不小的别墅,心里只是在感叹,小雪父母还真有钱而已。

一推开门,小雪见到她父亲和哥哥正站在门口,泪水就流了下来,慢慢走上前去,低下了头没说话。她父亲面无表情的看了林云一眼,便把注意力转移了女儿身上。他哽咽着喊道:“小雪……”

于雪低低的哼了一声,然后抬起头,大叫一声:“爸爸……”扑了上去,抱着她父亲大声哭了起来。所有的争吵和委屈,误解,都随着这一声哭化为了乌有。哭了一阵,小雪突然记起了她回来的目的,她抬起头急急的问道:“妈妈呢?妈妈在哪里,她怎么样了?”

于父叹了口气,指指房屋里面。于雪眼泪又流了下来,放开父亲的怀抱,向屋里冲去。

于父转过头,再次打量了一下林云,也不说话,然后转过身,慢慢进了屋里。

林云定定的站在花园里,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除了刚才小雪叫父亲那一个,他刚刚认识了之外,他不认识这里任何一个人,这里也没有一个人来招呼他。于父进去了,剩下一个大约在三十开外的年轻人,用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林云。林云走也不是,留也不是,他有些明白当初为什么小雪要和她父母闹僵了。如果自己父母在世,这样对待自己带回家的女朋友,自己心里也不会舒服吧?

林云虽然只有十六岁的记忆,可到底他不是十六岁的小娃娃。他压了压心火,挤出笑脸走上前去,“请问……”

“你就是那个林云吧?”那个年轻人打断林云的话,仰着头问道。

林云被他咄咄逼人的口气噎得愣了愣。从小到大,还从未有过谁这样对他说话的。想到小雪,唉,忍了。林云笑了笑,不卑不亢的说道:“我就是那个林云,请问你是?”

年轻人老气横秋的一摆手,“好说,我是小雪的大哥,于军。”

原来是大舅子。可你这个大舅子,也不用对你妹夫这么刻薄吧?“大哥你好,小雪她……”

“慢着!”于军摆摆手,“你别乱喊,我只是小雪的大哥,你跟小雪什么关系?”

林云听着这话有些不对味。看来,小雪跟自己在一起,真是冲破了家人的重重阻挠啊,直到现在,他大哥还是明着反对。看刚才她父亲的表现,也不是同意的样子。现在只剩下她那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老娘了,希望这个准丈母娘临死前能良心发现,以女儿终身幸福为重,别再反对了。“我,我是小雪的男朋友。”

于军冷笑了两声,“还没得到我们的承认,你什么都不是。算了,既然你把小雪送了回来,我们还是很感谢你。你应该饿了吧,我们到外面去,先吃点东西。”

嗯,好样的,这个大舅子够狠,连屋都不让我进。

于军带着林云去了一家在林云看来档次还不算低的酒楼。林云想着心事,根本就吃不下。可为了小雪,他强迫自己吃了几口,见于军只是看着,没动筷子,便随口问了问。于军说道:“我们吃东西,从来不来这种低档的地方。”

林云忍不住怒气直冲头顶。可一想到小雪,还是忍了下来。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个大舅子是铁了心的不愿意他和小雪在一起。所以结账的时候,他根本就没动,省得他讽刺。但事实证明,于军比他想象的还要过分,他直接给林云订了一个这个宾馆的房间:“我们家可没有你住的地方,你暂时就住在这里。当然如果你想回去,不用打招呼,随时都可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