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正文 第四部 抉择 第二章 如画江山 第五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32.html


看到皇帝的旨意,崔群终于忍不住约见崔煜,崔煜却到青水湖一带视察防务去了,让崔群很是焦急不安。龙行键回国后一直没到崔府拜谒,回家省亲的崔静带了很多礼物探视父母家人,说丈夫身体不好,过几天来。崔群知道这是崔静编造的并不新奇的谎言。崔群不在意女婿是否按照礼节上门拜访岳丈,那是一般人家讲究的礼节,礼法传家的崔府却不需要。他关心的是皇帝对龙行键的使用问题,从中可以看出皇帝的态度。

没有人敢轻视崔府。从表面上看,崔府如今的地位犹在轩辕寂王朝之时。帝国一共四位帝国元帅,崔府占了二个。由于龙行键家庭人丁单薄毫无背景,人们更习惯将其与崔府挂起钩来,他是崔家的女婿嘛。有几个人知道龙行键一年之内只是在祭春节上门一次呢?崔府的势力在军界,这是帝都官场公认的,原因当然在崔煜和龙行键。

就像一些动物天生对危险有一种敏感,崔群预感到了危险。人的思维总有一个出发点,崔群的出发点是从家族利益来考虑的。崔群虽然是家主,但处理家务并没有绝对的话语权,他首先需要其弟崔煜的首肯。崔煜自负天下高才,目空一切,崔群认为其弟的才能只是在军事方面,若论政治斗争,连自己的一半水平都达不到。战争和准备战争期间,皇帝视其为左右手,如今天下太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崔煜还能在皇帝那里说上多少话?他这个总参谋长在和平时期只负责部队的编组整训,并不管部队的人事问题。和平时期和战时有很大的不同,表现在军事机关职权的不同。战时总参是战争中枢,是军队当之无愧的第一衙门,连集团军司令一级军官的任免,总参也有很大的发言权。战区司令长官的地位也极为崇高,如龙行键担任黄旗军司令和黑旗军司令,任免军长一级,备案而已,无人敢怀疑和纠正他的决定。但和平时期,大区司令成为摆设,职权远不如集团军司令。

按照国防军条例,和平时期,少将以上军衔,师长以上职务的军官管理权在兵种部,也就是陆海军部。总参并不过问。这个级别以下的在集团军和军、师各级指挥机关。如团长的任免,战时为特例,和平时期在集团军政治部,实际是集团军司令说了算。再往下的小军官也没什么意思了。军政部长出身的崔群深悉军队人事任免的一套运作方式,弟弟的总参谋长在和平时期变成了清要职务,据说连装备采购权也要从总参剥出来交给兵种部,总参还能干什么?

崔家的另一根支柱龙行键的日子也不妙。得到皇帝安排龙行键的旨意,老谋深算的崔群读懂了皇帝的深意,很想跟女婿谈谈,但他却不好递消息给龙行键让他来,又不能放下面子去女婿家探视,这几天把老头急得够呛。就在焦急之中,崔群等来了王致中。

王家是不能得罪的,不说旧日的交情,如今王致中依靠在靖难之役中的立场,执掌元老院,也算在皇帝面前说的上话的人。此时前来拜访,一定有重要的事情。崔群吩咐打开中门迎接王议长大人。

崔群将王致中接入客厅,态度极为亲热,寒暄已过,崔群问王大人有何指教。王致中便将杜金之事说了,“杜金和龙帅是军校好友,这事对龙帅小事一桩,总参那边还望崔兄代为说项。”这倒好,总参和空军部两边,正好是崔家两位元帅掌握。

“崔某可以给舍弟跟行健说,听起来不是什么难事。但舍弟跟行健的脾气都有些怪。所以此事不敢给议长大人打保票。贤侄婿既是行健的好友,为何不直接找他?”

“此事说来惭愧。两人在新朝甫建之时闹了点小矛盾。龙帅是大英雄,或许早将此事忘干了,杜金却耿耿于怀,自觉对不起龙帅。所以------”

“原来如此。都是过去的事啦,冤家宜解不宜结。崔某一定劝说行健。”崔群作为正牌子岳父,从来在自己这位战神女婿前没有过自信,但这种不自信却不能过多暴露在外人尤其是王家家主面前。这也是世家大族的悲哀。

“多谢崔兄,”王致中拱手,“小侄王宁在近卫军中当个少将师长,崔家在军界人脉极广,还请崔兄多加照顾,我这里谢过啦。”王致中有个经验,叫做开口三分利,王宁刚升师长二年,又不是在战争中,无论如何不可能马上得到提拔,他主要的目的是杜金,让杜金获得空军部负责装备采购的重要位子,王宁的事算是附加,办不了也没关系。提出两件事,你总该办一件吧?

崔群也不是省油的灯,“非是我矫情,帝国的制度您是清楚的,陆军的人事权在陆军部,若是近卫军的将军级,恐怕需要陛下圣裁。令侄的事,就不要提了。”

王致中不能让他继续说下去,“想当初龙帅蒙难,我受托来府上,恍然如同昨日。一晃二十多年了,唐凡将军不幸已经过世了,真是令人扼腕啊。”看似轻描淡写,实则提醒崔群不要像龙行键一样“忘恩负义”。

“是啊,王兄高义,崔家没齿不忘。”崔群眼中精光一闪,“我们这些历经劫难存在下来的家族,合则两利啊。总算赶上了亘古未有的太平盛世,当时崔某一日三惊,真没想到能活到现在啊。”

家人轻步进门,打断了崔群跟王致中的交谈,崔群不满地瞪了青衣小帽的家人一眼,“不知道我正在接待贵客?何事?”“启禀老爷,龙帅携静小姐回家了,就在府门。”“哦,请他们先休息,告诉他们,我这里有贵客。”

所谓客大欺店,崔府出嫁的女儿十几个,只有静小姐随夫君回来,才能享受到老爷亲自迎接的待遇。

“姑爷回府,老朽告辞。”王致中察言观色,看崔群似乎急于见他这个名震天下的女婿。

“议长大人难得驾临,何必如此匆匆?崔某藏有几瓶好酒,平时真舍不得喝,今日愿与大人共谋一醉。”

“真是不凑巧,小弟还有些琐事要处理,多谢崔兄美意。好酒就给我留着吧。哈哈。”崔群一直将其送出大门,目送王致中离开,大门外站着几个穿着军服的士兵,他们应当是龙行健卫队成员。崔群赶紧回来,问家人龙帅现在何处?家人说龙帅跟静小姐到陈夫人院子了。陈氏是崔静生母,按照礼法,崔静应当先问候父亲,然后问候父亲的正室司马氏,然后才能去陈氏的院子。不过司马家族落难后,司马夫人受到严重的刺激,脑子出点问题,长期静养调理,崔群一般不让子女们晨省昏定。龙行健更是藐视礼法,既然对司马夫人没什么感情,干嘛装模作样?每次来崔府,只和崔静拜谒陈夫人,不理崔群的其他夫人。这下解放了崔静,倚仗丈夫的力量,崔静摆脱了昔日的苦恼,因为崔群的几位夫人很有些个性,尤其是崔群最小的夫人曾氏,很是有些在礼节上的刁难。崔静要么在夫家不回,即使回来也只是看看生母。崔静的姐妹们也想学学崔静的做派,却遭到父亲的严厉镇压。所谓妻以夫贵,母以子贵,崔静的日子好过,陈氏也跟女儿女婿沾了光,不仅丈夫对她另眼相看,阖府上下没人敢小瞧这位曾经是地位最低的如夫人。陈氏自然心情大好,她清楚一切都来源于这个宝贝女婿,对女婿的感情自是不一般,每次见面都嘘寒问暖,很让龙行健体会到母爱。崔静私下对母亲说,你对他的关心倒超过了我。陈氏说,当然,女人不过是一根藤,命好的缠上挺拔的大树,命运不济的随风飘散。你就是那命好的一类,以妾身嫁与龙家,人家何曾当你是妾?连我都跟着沾光。我当然希望他长命百岁,公侯万代了。

龙行健在兰斯遇刺的消息传回,很让陈氏担心了一阵,今日一见,拦住龙行健的行礼,上下将女婿打量,“身体大好了?听说你遇刺,没把阿姨急死。”真情流露无遗。龙行健笑着说,“陈姨不必担心,我大概是属猫的,九条命,死不了。”陈氏看女婿气色尚好,“挨千刀的兰斯鬼子。千万不能大意,这回回来,一定要好好调养身体,遭了那么多罪,铁人也受不住------”崔静见母亲又要唠叨,急忙取出从兰斯带回的各色礼物,才将陈氏的嘴堵住。那边早有家人过来,“老爷请姑爷过去叙话。”陈氏方晓得夫妻俩尚未见崔群,忙让他们先去正院,龙行健说阿静你先陪你妈妈吧,我去就行。起身跟传话的家人去了。

崔群先问了龙行健身体和家人情况,然后谈起正事。

“行健,你在兰斯的所作所为引起帝都很大反响,民族党的一帮教授学者说你丧权辱国,你知道吗?”

“听说了。岳父如何看待此事?”龙行健知道崔群眼光毒辣,真心相问。

“帝国与兰斯血海深仇,也难怪他们不接受你善待敌国的举动。”崔群此言,摆明了他对龙行健的做法也不赞同。

“我内心何尝不想报复兰斯?”龙行健说,“但是,”

“贤婿,你身为兰斯总督,实际上就是兰斯的太上皇,有什么做不到的呢?”

“岳父,消灭兰斯的武装力量容易,消灭兰斯的数亿人民难。当年南五州沦于敌手,南五州的人民对侵略者的态度我是亲身经历的。兰斯的正规陆军被我一支几百人的游击队搞得狼狈不堪。现在局面颠倒了,如果帝国上百万占领军陷入兰斯人民的抵抗阵,每天死亡的官兵将不下数百人,每一个士兵后面都有一个完整的家庭啊。有几起针对兰斯平民的暴行,施暴的士兵被我处以极刑,立即平息了兰斯人的怒火。在我离开的最后一年,除了一起训练死亡,占领军没有一人死于抵抗者之手,甚至有军官爱上兰斯少女的趣事。我自问这样做对的起帝国,对的起我手下的将士。他们一开始也不理解我的做法。后来没人再反对我了,均能自觉维护军纪,和驻地人民和谐相处。岳父,我带兵多年,深知战争的残酷,一百个打着维护国体的学者的叫嚣也不如一个阵亡士兵家属的哭声更能打动我。缔结两国真正的和平是有利于帝国千秋万代的大事,他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好了。好在陛下基本肯定了我的做法,首相等重臣也赞同我的做法。”

崔煜对龙行健的做法是持赞同意见的,崔群知道。

“可是,陛下百年之后呢?”崔群担心,“这次陛下对你的任命,有架空你的意思。”崔群沉吟着,“无情最是帝王家。我的经历可供你参考。禁卫军换人,近卫军也换人了。这是否表明皇帝的一种担心?”

龙行健知道崔群现在是真心关心自己,“陛下不担心我。周峰和段鹏也不是我的私兵。他只是对我的使用有点犹豫,我回国后的任命也颇让陛下为难。我的根毕竟在军队里,其他领域多不涉及,总不能让我到政府办差吧。眼下这个差事,也算不错。我累了,想歇了。”

“你才四十岁,说什么休息。有些路,是许进不许退的,一退就是万丈深渊。如果可以,我是说陛下和你的关系,还是抓陆军部或者海军部好,你的资历蛮够。”

“陛下不会让我去的。”龙行健笑笑,“没那么邪乎。我天生是为战争而生的,仗打完了,我也该休息了。过几天准备去趟鼎湖,你补给阿静的嫁妆,我还没去过呢。”龙行健露出孩子般的笑容,“鼎湖风光秀丽,我只在冬天去过,又是打仗,没心思游玩。这回好好看看。”

“去鼎湖当然可以,”崔群也知道女婿的任命已下,圣意难改,“你还是考虑考虑我的话,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你的帝国元帅虽然尊崇无比,但日子久了,人们也就淡忘了。”

“那正是我所希望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也许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委员会的组建不急吗?”

“不急。没人催,卢相才组织腾空首相府旁边的一幢大楼,原来是首相府的产业,叫做经济研究会,正好做国防战略委员会的办公地点,机构人员我找了几个老部下正在研究,等我从鼎湖回来,大概会有一个章程。”

“今天王致中找我,求你将杜金,你的老同学吧,从总参调到你的新衙门。具体的,想在空军部装备局某个差事------”

“杜金愿意去当然可以。原则上没问题,据说他干的不错,他现在是金星上校,具体职务不好定。杜金一直不愿意见我,空军部我不过是筹建而已。”

“总参那边我跟崔煜打招呼。让王家欠我们一个情吧。行健,我一直担心你战后的生活,你我如今一损俱损,记住老夫的一句话,既做英雄,万不可自剪羽翼!”

龙行健笑笑,没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