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伙当时还年轻

路易十四 收藏 5 86
导读:如果说十六岁的的我是个懵懂少年,哪么十七岁的我完全是个叛逆小子,而且是那种骨子里的叛逆。 长大一岁但是坐骑依然是那个全身都响除了铃不响的自行车,然而身上的装扮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双一脚踏的黑色皮鞋,一条阳光下濯濯生辉的黑色仿皮喇叭裤还有一个短袖无领胸前绘着小虎队图像的黑灰色体恤,以及一头恰到好处的短寸还有额头前一个招牌似的金黄色的火烧岛,使我达到所谓叛逆造型的心理满足,甚至为此造型赢得一个绰号------黄灿(又音译黄铲),原因在于短寸前边的火烧岛是突出在额前的。 电影古惑仔系列的热播,令校园中也颇受鼓舞

消逝的美好时光系列之一

-------消灭在萌芽状态


十六岁那年我骑着全身都响除了铃不响的自行车来到距家十多公里的一所中学,开始我三年的高中生涯。

我所在的县城有三所高级中学,其中一所是市重点一所是职业高中,而我所就读的恰恰是其中另一所极为普通的高级中学。唯一值得称谓的是这所高中总是绿树成荫,甚至于一个暑假后挺大一操场简直成为微缩的内蒙古草原。清除杂草也成为我们学习之余做常见的活动之一。

学校保持旧时代风格,校舍建筑是红砖的那种有点二十世纪四十到五十年代苏联援建的影子,特别是文革中最常见那种开批判大会的大礼堂,让人很容易看见历史的烙印。

我一向自认为是个内向腼腆的小伙,但事实上事与愿违。十六岁是花季雨季,周围的一切对你充满诱惑,还有这个年龄段超乎常人充沛精力,以及男孩活泼好动的天性,所以在我身上时常可以找到顽皮捣蛋的影子。

刚进校园教室情况如何呢?

教师转身的那一刻,教室的场景活像晚秋天黑后的田野,蟋蟋索索的虫鸣,然而教师转头一瞥,就像一脚踩进原野一切归于平静。

学校的教育方式就像学校的建筑风格一样充满那个时代的烙印。

早恋在学校就像伊甸园里的禁果一般,但果子自身以及外界魔鬼的诱惑使校内不时有人“偷尝禁果”。

但事实上直至高中毕业我始终不知道早恋是什么味道,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期间我总是与所谓“爱情”擦肩而过。

第一次对我释放火花的是我座位前面一个女孩,有次上自习她主动与我男同桌换座要求于我坐在一起,但是很不幸当屁股还没有坐稳时候班主任老师像古墓丽影一般飘向讲台,她瞥了一眼教室的异变,目光像锐利的老鹰一般扫到了换座位的两人,我的同桌很显然没有英雄的潜质很快做出了叛徒的举动,“老师是她要求我换的”话说间他们已经收拾东西各归其位了。

班主任老师淡淡地说:“这种事情我们要消灭在萌芽状态。”

我只记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我准备把头埋在课桌下面。

后来这个女孩和我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直至现在。

好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随着“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提出,早恋不仅没有被消灭却大有烈火燎原之势,可见MZD他老人家说过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完全是大大的真理。

而我的兴趣没有因为早恋而受到影响,很快我就把兴趣投入到别的方面。

2000年最流行的卡通动漫是《灌篮高手》,而随之而来的是热火朝天的篮球运动在全国的全面开展,事实上我只知道在我们学校篮球运动很火热,因为仅存的三个篮球场常常爆满甚至为了打个全场都得下大力气赶走另一半场的爱好者,偶尔也有暴力事件上演。

而我由于对运动实在缺少哪方面潜质,再一次防守一米八的高大前锋时我彻底放弃我的防守后卫超级替补头衔,原因在于比赛的激烈对抗使我损失了左手小拇指的神经功能,我忘记了宫城良田开始做回我自己。


消逝的美好时光系列之二

--------黄灿


如果说十六岁的的我是个懵懂少年,哪么十七岁的我完全是个叛逆小子,而且是那种骨子里的叛逆。

长大一岁但是坐骑依然是那个全身都响除了铃不响的自行车,然而身上的装扮却是另一番景象。一双一脚踏的黑色皮鞋,一条阳光下濯濯生辉的黑色仿皮喇叭裤还有一个短袖无领胸前绘着小虎队图像的黑灰色体恤,以及一头恰到好处的短寸还有额头前一个招牌似的金黄色的火烧岛,使我达到所谓叛逆造型的心理满足,甚至为此造型赢得一个绰号------黄灿(又音译黄铲),原因在于短寸前边的火烧岛是突出在额前的。

电影古惑仔系列的热播,令校园中也颇受鼓舞,一时间一个自称“十二鹰”的组织揭竿而起,他们对校内宣称“十二兄弟”,社团新建大肆招收学生加盟。

我常以为古惑仔很酷很有型,所以就造出了前卫的打扮,甚至于在不常住的卧室墙面专门贴了古惑仔的电影宣传画以资YY。

但事实上除了偶尔翘过几次课之外我完全没有过其他的任何出格举动,甚至于唯一一次被教导主任修理起因还在于我在学校穿脱鞋溜达所致。

我们的学校的半寄宿制的,也就是说每周一天的假期是可以回家度过的,而我骨子却更喜欢呆在学校,每次总是在周日的下午提前到达学校。

也就是那次早到学校,让我第一经历了入室抢劫。

我们的宿舍是比较简陋的,教室是砖墙瓦房而宿舍根本就是土墙瓦房,而学校的电源也是受管制的只在正常作息时间供给。

于是当晚我们像平常一样几个早来的家伙在黑暗中海侃,当大家的讨论快要达到高潮时一种一样的叫门声使室内突然间变得鸦雀无声,事情发生的很突然,一脚揣门,然后我们宿舍那个做声叫骂的人成为第一个受害者,他被狠揍一通,余下的我们乖乖的交出了口袋里的钱,有人事后问你们这时怎么不反抗呢?

我那时真想骂人。

假如你在半夜广着身子被人手拿凶器的歹徒偷袭时,是不顾一切反击呢?还是破财免灾,我想大多数人认同后者。因为很显然你的反抗很微弱,保护自己才是最首要的。

于是抢劫者悉数离开之后,第二天学生都已返校时我们开始神侃昨日的惊险经历,完全忘记了昨日狼狈的摸样,也完全没认为这是一次入室抢劫,起因在于类似于这种对学生的犯罪行为,在学生中多次发生而且常常是受害人于施暴者同属一个班级,所以见怪不怪大家都把这当做小孩打架一样平常的事情。

我们不认为是大事,所以施暴者愈加疯狂,再一次作案中,受害者包括两名学生,一名住院一名需做开颅手术。迫于社会压力公安机关开始介入,在各级政府关怀下很快案子就清楚了,这些案件是一些在校学生勾结社会闲散人员所致,而所谓“十二鹰”或者叫“十二兄弟”也被牵涉其中,组织受到严打很快土崩瓦解。

我也人生中的一次进了派出所,不过是以受害者身份去做证人。

我还是老样子老装扮,只是有时把脚下的一脚蹬皮鞋换成一双夹板的脱鞋。

我散漫的在学校散步,像夜里出来觅食的老鼠一样一边散步一边警惕教导主任的影子。

不过我知道了古惑仔原来是不酷的,我有一次看见了那个被保释出来的“十二兄弟”的老大。

他原先有一头很时髦的偏分头并且经常梳理,现在只有露出青色发痕的光头。



本文内容于 2008-8-28 9:11:14 被路易十四编辑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