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伙今年一十六

消逝的美好时光系列之一

十六岁那年我骑着全身都响除了铃不响的自行车来到距家十多公里的一所中学,开始我三年的高中生涯。

我所在的县城有三所高级中学,其中一所是市重点一所是职业高中,而我所就读的恰恰是其中另一所极为普通的高级中学。唯一值得称谓的是这所高中总是绿树成荫,甚至于一个暑假后挺大一操场简直成为微缩的内蒙古草原。清除杂草也成为我们学习之余做常见的活动之一。

学校保持旧时代风格,校舍建筑是红砖的那种有点二十世纪四十到五十年代苏联援建的影子,特别是文革中最常见那种开批判大会的大礼堂,让人很容易看见历史的烙印。

我一向自认为是个内向腼腆的小伙,但事实上事与愿违。十六岁是花季雨季,周围的一切对你充满诱惑,还有这个年龄段超乎常人充沛精力,以及男孩活泼好动的天性,所以在我身上时常可以找到顽皮捣蛋的影子。

刚进校园教室情况如何呢?

教师转身的那一刻,教室的场景活像晚秋天黑后的田野,蟋蟋索索的虫鸣,然而教师转头一瞥,就像一脚踩进原野一切归于平静。

学校的教育方式就像学校的建筑风格一样充满那个时代的烙印。

早恋在学校就像伊甸园里的禁果一般,但果子自身以及外界魔鬼的诱惑使校内不时有人“偷尝禁果”。

但事实上直至高中毕业我始终不知道早恋是什么味道,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期间我总是与所谓“爱情”擦肩而过。

第一次对我释放火花的是我座位前面一个女孩,有次上自习她主动与我男同桌换座要求于我坐在一起,但是很不幸当屁股还没有坐稳时候班主任老师像古墓丽影一般飘向讲台,她瞥了一眼教室的异变,目光像锐利的老鹰一般扫到了换座位的两人,我的同桌很显然没有英雄的潜质很快做出了叛徒的举动,“老师是她要求我换的”话说间他们已经收拾东西各归其位了。

班主任老师淡淡地说:“这种事情我们要消灭在萌芽状态。”

我只记得自己的脸有些发烧,我准备把头埋在课桌下面。

后来这个女孩和我成为很要好的朋友直至现在。

好像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随着“消灭在萌芽状态”的提出,早恋不仅没有被消灭却大有烈火燎原之势,可见MZD他老人家说过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完全是大大的真理。

而我的兴趣没有因为早恋而受到影响,很快我就把兴趣投入到别的方面。

2000年最流行的卡通动漫是《灌篮高手》,而随之而来的是热火朝天的篮球运动在全国的全面开展,事实上我只知道在我们学校篮球运动很火热,因为仅存的三个篮球场常常爆满甚至为了打个全场都得下大力气赶走另一半场的爱好者,偶尔也有暴力事件上演。

而我由于对运动实在缺少哪方面潜质,再一次防守一米八的高大前锋时我彻底放弃我的防守后卫超级替补头衔,原因在于比赛的激烈对抗使我损失了左手小拇指的神经功能,我忘记了宫城良田开始做回我自己。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22:15:29 被路易十四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