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笔——尸 [ 版主已阅 ]

冷艳。

一朵无法散开的花瓣。

鼠的声音。

不要用对待风的态度去拷问。

笑渐不闻声渐消,昨夜西风碧树凋。

丝丝如缕,不绝于野。那一声抨击你的耳膜,直捶心房。凄厉的、哀怨的。

一丝血粘在眼白上。瞳孔记忆着模糊的身影。


雨滴。冲天的唢呐唤不回归去的灵魂。泥泞里膝盖的痕迹。

黑色的甲虫。

雨的路上灯光银色的反射。


没有了思想,没有了表情。

你可以忽略别人的思想,无视他的表情。

那时,在你这里,那人已经死亡。


耳孔钻出蠕动的虫。虫是你的唠叨。


溶于泥地。归于树,归于花。

那么,他该庆幸,还是悲哀。

还是欢喜一点好。


还记得神那时很无聊,告诉生长于土地的人:“你本是尘土,仍要归于尘土。”

世界空寂寂的,如果没有人倾听,神和死亡没有什么区别。作为第一个来者,他把自己从尸变成了神。我 人告诉神:“你来自虚无,当归于虚无。”

油画的色彩被空气腐蚀。蛀虫掏空三圣。斑斓的玻璃破碎,风琴的气囊住满老鼠,“哈利路亚……”,那声音堵塞在咽喉。


化石,石油,煤。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13:23:21 被清月道人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