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忠魂 卷一 :血战无名岛 卷二:鏖战鲁东南:第五章:第十四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393/


十四



八点之前,二排28人加上四排5人以及工兵组2人计35人埋伏在距离他们约三百米处的正在修建炮楼的左侧———也就是郑少海的工兵组刚刚埋好地雷的的正面山坡处的上方做好了准备。


王志刚看看手表,在等待着一排打响第一枪的同时也把准备战斗的命令传了下去。其实在这道命令通过中间的王志刚分别传向了两边众士兵的耳朵里之前,所有头戴草帽、身上盖着杂乱草枝的士兵们早在日军士兵带着民夫在十几分钟前从他们的眼皮子低下通过时,一个个就紧绷起了全身的神经,一夜的寒冷以及僵卧所带来的极度疲惫也在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八点整,一排的所在终于响起了清脆的第一枪!二排的副排长孙喜带俩人在修建炮楼正面的一百米处也在日军进入施工现场之前潜伏了一个多小时,因此他们此刻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见正在搬砖和水泥的日军士兵们听见中队部方向响起了枪声之后均不由地一怔,然后一个军官喊叫了几句,在这里的60多名日军士兵纷纷下手里的家巴什并在枪架处取枪集合!当枪响处有了更多———包括轻机枪的倾泻射击声音混响一团的时候,这一个小队的日军士兵留下了五名士兵看押着因远处的枪声而显得惊愕和不知所措的30多名百姓之后,其余60余人在小队长的指挥下呈跑步运动的队形向回跑去!


孙喜伸出右手把一棵提前砍断用绳子绑好的小树放倒给王志刚送去了消息,然后同身边的两个士兵伸出步枪对着下面大声呵斥百姓的五个日军士兵等待着时机。这边王志刚等人看见见了孙喜放倒的小树,也一个个抖擞起精神、蹬掉身上的枝叶杂草等待着目标的出现。


二排的官兵们先是听到了右下方众多人一溜小跑的脚步声十分清晰地传进他们的耳鼓,然后就见稍缓一些的公路处冒出了一队穿土黄色军服的日军士兵!这一队日兵约60多人,呈三列队形正快速向前移动,一个日军小队长模样的左手横握日军指挥刀在前面带队。从侧上方望去,只见该小队的日兵右手持着背在肩上步枪的背带,左手臂随着跑步一上一下地摆动,形成了整齐划一波浪般的曲线!


“跑得真他娘齐刷!” 在山顶上瞪大眼睛目视路面的王志刚忍不住在心里赞叹了一句!


60多名日军士兵基本跑到二排散开的队伍正中间时,带队的日军小队长觉得脚下那雪亮的军靴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挂碰了一下,但只是有一种很轻微的感觉,他也未在意,仍是毫无错步地前进着。又跑出了仅两步,小队长忽听耳后“噗”地一声似有什么东西在后侧的路面炸裂,他下意识地回头刚刚一望,正好看见一个黑糊糊如同面盆般大的物事从地面上腾空升起一人多高,便听到“轰!”地一声巨响,眼前万道金光倏地一闪,小队长便失去了全部的意识!


这颗威力巨大的跳雷是专门用来对付正在行军中的日军部队而特制的,比刚才用在一排阵地上的跳雷大一倍,因而炸药、填充物等也要多出一倍,又被两名工兵提前埋在日军运动的路边,正好在跳起时升在日军队列的人群上空头顶处爆炸!于是,无数各型各状的雷壳碎片以及壳内碎片的铁砂带着人粪尿沤成的有机物质钻进了日军士兵热乎乎的肉体内并同地雷爆炸所产生的气浪一起一下子掀倒了约一半的日军士兵!


“打!”王志刚借着地雷爆炸、日军的队形刚被炸散的同时,大喊一声并且亲自操起一挺轻机枪向下面扫射!同时,二十多条步枪和另外的两挺轻机枪与三具掷弹筒一起向穿土黄色的人群打去!第一排枪打完,被地雷炸后仅余的三十多名日军士兵又被突如其来的子弹和榴弹打得只剩下十几名!山顶上第二排枪响后,仅有五人窜到了公路对面的草丛里还击。只是,这五名日军刚刚仓促地打出第一发子弹,他们的躲身之处立即就飞来了三颗榴弹,同时也不下十几发子弹几乎同一时间击中了这些日兵的躯体!


仅仅两分钟不到,二排的士兵们就停止了射击!众官兵、也包括王志刚自己也对这场伏击战打得如此顺利而感到愕然———纯属于一边倒的战斗打得痛快淋漓、干净利落的让人匪夷所思!


“这地雷的威力这么大?除了一下子炸死了一半的鬼子外,还把另一半的鬼子给炸得蒙头转向,要不然山上的枪战打得也不会这么痛快!”王志刚怔楞了一下笑着对工兵组的副组长于守功说道:“地雷响后山上所有的弟兄们也就打了两三枪,小鬼子们就没剩下能喘气的的,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入伍前当过中学物理教师的于守功显得很老成地笑笑道:“这跳雷是专门为了对付鬼子的大队所设计的,能跳起一人多高,弹片的散开点基本上是呈平面和下射面迸出的。我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搞了上百次的试验,威力不够,也对不住吴、韩两位长官的格外器重啊!”


“嘿嘿,真行、真行啊!”王志刚吩咐了众士兵在四班长的带领下打扫战场后又笑道:“以前有弟兄们私下说郑组长领着一些人整日地鼓鼓捣捣、也不知道都干些啥的时候,我就严肃地批评了他们!我说了:郑组长领着连里的知识骨干们干的可都是一般人干不出来的大事,他们真要是鼓捣出来一、两样新式武器,比如说地雷和炸弹上什么的,一个人所起的作用要远远比一个步兵弟兄的作用大得多!韩副连长的眼光谁能比得了?他所看重的什么东西还能错了?还别说,你们果然是不负众望,弄出来的地雷果真能在战场上起到了好几个步兵弟兄们战斗力的作用。不知道这地雷里面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威力就这么大?我还看见里面好像有闪光的玩意儿?”


于守功听了王志刚连捧带刺又含着骂人意味的一番胡说八道,知道自己的这张嘴是绝对说不过对方,而且自己以前又曾为人师表过,也犯不着和这种文化不高的丘八一般见识,于是接过了对方递上来的烟口袋坐在地上道:“经过反复的试验,我们在雷壳内装满了一公分长的钢丝头、生铁粒、一些铁片子也被我们用钳子掰成菱形的豆粒大的小块。地雷一旦在装实了的小鬼子优质炸药爆炸后,除了所有的体内金属物、再加上生铁铸成的雷壳碎片一共大约有一千多粒弹片四下迸溅,巨大的气浪使这些弹片散开可以让四十平方米的范围内没有死角!


这一个小队的鬼子才占多大的面积?又是呈三列纵队,实在是太理想的爆炸目标了!这场战斗嘛,小鬼子一下子被炸死一半是正常的,而剩下的一半正在发懵时,咱们三挺轻机枪、三个掷弹筒再加上弟兄们的二十多条步枪一起狠打,小鬼子再不彻底地被消灭,你们二排的弟兄们,嘿嘿!我就不多说了!”说到这里,于守功还似笑非笑地眨了一下眼睛。


“不多说了?”王志刚听了这话觉得于守功似乎没怀好意,追着问道:“我们二排又怎么了?”


“噢,没怎么,”于守功笑笑道:“我的意思是说,这样的一场伏击战,小鬼子尽管训练有素,但咱们是有备而来,鬼子们在行进中先是被威力巨大的地雷给炸了个发懵,然后你们又借机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我们工兵组的两个人用了一颗地雷替步兵的弟兄们完成了一半的任务,剩下的一半又有你们二排这些经过了艰苦训练和战场上磨砺出来的优秀官兵来收尾,战斗不能干净彻底地尽快结束,那咱们这个阵地上所有人的脸面还往哪里放?我刚才的意思是说,地雷的威力再大,但只有一颗起了作用,关键的结束战斗,还得靠你们二排弟兄的英勇作战以及你二排长的英明指挥啊!”


尽管王志刚听了这番话心里不是滋味,但人家只有两个人用了四颗地雷做配合、其余的三颗还没用上,刚才的地雷威力让阵地上的所有人有目共睹而成为事实!对方借此大做文章,不仅极大地抬高了自己,也捎带把刚才自己挖苦他的意思升华得更高并且全加在了自己和自己的二排身上!


“妈的,这帮有点墨水的人说话真阴险!骂人也不带脏字!”心里这么想着,但王志刚在脸上仍然堆起了满心欢喜的笑容道:“嘿嘿,于组长说得甚是有理,地雷的威力巨大那是不用说的了,我们二排的弟兄们也不抢功。唉,怎么说的?只可惜这么大威力的地雷出现的晚了点,要不然从海上一回来的时候截鬼子的军火车、打临沂城,我们这帮靠步枪和小炮流血流汗苦战小鬼子的苦哈哈们不就省了许多事?唉!打头阵、先送命的可都是抗步枪的弟兄们啊!”


王志刚这一番话说得可真够重!于守功一下子脸色就沉了下来!他霍地站起了身刚要说什么,二排的副排长孙喜带着两名士兵跑到了俩人的跟前道:“报告排长,炮楼那的5个鬼子被我们全部干掉,33名百姓我让他们绕着撤走回家了。咦?你们这边的战斗这么快就结束了?排里有没有弟兄们伤亡?”


“伤亡?”王志刚笑笑道:“暂时还没有,你没看见弟兄们正在下面打扫着战场?要说仗打得顺吗,嘿嘿,还是靠于大哥他们的地雷威力大,你下去看看,这个小队一半的鬼子是先让地雷炸死的。”说到这里他也觉得刚才的话说得有点过重,因为以前没有地雷的时候扛着步枪与日军作战的哪一次也都没少了郑少海的工兵组成员。于是他又看看于守功笑道:“说来说去,咱们不承认韩长官的眼光不行啊!一天也不耽误地玩命地抓全连的军事训练,同时抽出连里有知识、有文化又在工兵连干过的弟兄们组成工兵组,有了全连官兵们精悍的战斗力,又有了工兵组弟兄们不断研制出来的新式武器,再加上咱们这些人商定的突然袭击的战术方法,你想想:再强悍的鬼子也不会是咱们的对手啊!是吧我说于大哥?”


“你他娘的这张嘴啊!”哭笑不得的于守功骂了一句也笑笑道:“好了,不听你胡说八道了,我得去帮我那弟兄把另三颗地雷起出来。鼓捣出一颗不容易,起出来用在别处才不白瞎。”说完他向山下走去。


于守功走后,王志刚大概地问了一下孙喜刚才那边炮楼的情况然后道:“你下山带着四班弟兄们抓紧打扫战场,命令五班、六班立即上来和我一起跑步去三排的阵地支援他们一下,那边的枪声响了好几分钟,一直打得很紧,好像不如咱们这边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