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国文化暑期行]粽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起粽子,就想起安徽绩溪舒道源的《小重山·端午》“碧艾香蒲处处忙。谁家儿共女,庆端阳。细缠五色臂丝长。空惆怅,谁复弔沅湘。 往事莫论量。千年忠义气,日月光。离骚读罢总堪伤,无人解,树转午阴凉。”词里描述的盛况,我小时候也曾亲历,在湖南的乡村,每近旧历四月末五月初,家家户户门前都晾晒着漂洗过的绿色粽衣,我们小孩子在那些艾叶间嬉笑追逐的场景,历历在目,如今仍有淡淡清香在记忆间氤氲升腾,不会散去。

粽子又名“角黍”,最早记载见西晋周处的《风土记》:“仲夏端五,方伯协极。享用角黍,龟鳞顺德。注云:端,始也,谓五月初五也。四仲为方伯。俗重五月五日,与夏至同……先此二节一日,又以菰叶裹黏米,杂以粟,以淳浓灰汁煮之令熟,二节日所尚啖也……裹黏米一名‘糉’,一名‘角黍’,盖取阴阳尚相苞裹未分散之象也。”明清以后,粽子多用糯米包裹,这时就称粽子了。而从南北朝开始,民间就有粽子源自百姓祭奠屈原的说法。

粽子的传统做法是,先将粽衣(芦苇叶或艾叶等)过水洗净泡湿,糯米用水泡好,以肉、豆沙、枣仁、花生、蛋黄等为馅,包成各种形状,用线绳捆扎好,下锅蒸、煮而成。因地区不同, 由材料以至粽衣, 都有着很大的差别,连裹的形状也很有不同。 粽子曾作为祭祖用品之一,早期盛行以牛角祭天,因此汉晋时的粽子,多做成角形。粽子还有正三角形、正四角形、尖三角形、方形、枕头形等各种形状。

记得以前,吃粽也只在一年一度的端阳,家乡的粽子,仅用简单白糯米包裹,没有馅料,显得单纯,因此那粽子并不华美肥腻。小时候吃粽,大都是母亲先解了线绳和粽衣,将粽子叠在盛放着白砂糖的大白瓷盘子里,那蘸了细白砂糖的洁白的粽肉,依偎着,温暖着,甜蜜着,幸福了我整个的童年和少年。成年了,有机会尝试了许多种风味的粽子,经验着的感受自是比童年和少年要复杂得多。

尽管知道中国最有名的粽子产在浙北杭嘉湖的鱼米之乡,嘉兴五芳斋的粽子更是不负盛名,但我更偏爱吃广东的粽子。广东粽子个头大,外形别致,馅料丰富,除鲜肉粽、豆沙粽外,还有用鸡肉丁、鸭肉丁、叉烧肉、蛋黄、冬菇、绿豆蓉等调配为馅料的什锦粽,也有什么馅料都没有的枧水粽。

广东粽子里,我觉得,那些有馅的粽子,似大户人家的闺秀,内容丰实,华美绰约,内里厚重的底蕴浸透着处心积虑,而无法克制地张扬着浓香,一种外向的热烈。而没有馅料的枧水粽,则似小家碧玉,也天生了一颗孤傲的高洁之心,但因那现实出身的无奈困顿着压逼着,虽也有芬芳的自华之气,但只能低眉顺眼,一种假装的内敛。而无论哪种质地的粽子,却都是被同一种粽衣包裹,并且可能连外型都差不多,仿佛宿命,这也许就是粽子间最大的公平?

而因食客不同风味的偏好,也就决定了不同类别的粽子遭遇可能不同的命运。食客有性急性缓之分,性急没耐心,性缓有耐心。他们在剥粽衣时所表现出来的风度,也截然不同。

如果捆束粽子的线绳不幸打了死结,更不幸恰好遇到的又是饿极了的性急之人,剥粽衣的时候,性急人心里的那种感觉,想必是痒痒的渴望,得不到的急迫和近乎抓狂。对于粽子,也可能就是遭遇蹂躏的开始,支离破碎、哀怨地完成自己被吃的使命。

而如果遇到的是性缓之人,则是粽子的幸罢?他会很有耐心欣赏着粽子的美丽外表,然后温文尔雅、慢条斯理地寻出捆扎粽子线绳的线头,

顺着线绳的结细心地解开,一道一道地由外而里精细地褪下那些粽衣,洁净的手指甚至都可能不接触到粽肉,直到最后的那抹粽衣,薄薄地帖在紧致的粽肉身上,将粽肉轻放在碗碟里,粽肉的芳香一展无余……同是被吃掉的命运,但这个粽子却是完整地、完全自我地展示了神圣而华丽的使命。

忽然就想起自己曾经的狼狈。某日早餐吃粽子,剥粽衣时,急急可可忙中出错,一不小心地将线绳拉成了死结,也顾不得是否斯文洁净,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就将线绳生硬地往粽子一角推撸,柔软的粽子即刻完全地变了形,一个尖角已然不再,好不容易卸下了线绳,剥开粽衣后,里面的粽肉已经不堪入目,仿似被严重摧残的心不甘情不愿,零散地粘连在粽衣上;吃的时候,我也是猴急地囫囵吞枣,满口满脸的凌乱不堪,感觉里也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舒适和美味。

现在,我的性情也由急而缓,尽管尚欠,但总是胜过往昔。

在我懂得粽子那些典故,特别是今年端午亲历汨罗江泮,瞻仰了屈子祠,看到那滚滚流逝的江水产生那种幽怀之思后,想起粽子,面对粽子,心念间对屈原都会弥漫着隐隐的怀念和漫想,那刻的内心是庄严的,是有着足够的虔诚耐心在支撑着的,好像自己吃的不仅仅是粽子了。

而今,国学逐渐淡成了象牙塔里的垂垂老朽,快餐的风候浮躁的盛行,人的心被轰轰而过的红尘碾压,似乎少了耐心和澄明。但我执拗地希望,如我般喜欢吃粽子的人,虽不能臂缠五色细丝念怀屈原,表示对他的深深同情、敬仰和缅怀,但能如他那样怀国忧民。也希望不必担心粽子也可能似许多经典国粹,慢慢地被消匿了厚实的文化底蕴,变成仅是一道食品而已。

行走在人生路上,经历了多少回的兜兜转转,感觉自己内心的一些东西在逐渐地迷失,也有一些东西却越来越深地植入骨髓。而我对粽子的喜爱,仍然会一如既往的罢,即使经年以后,老得没有牙齿,也能够一边怀想旧时光景,一边歆享着那份柔糯香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