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黑金之泪

煤炭又被称为黑金,简单点说就是远古时代树木被埋在地下很久很久以后变成的化石,由于可以燃烧,是目前人类最为重要的能源。我国是世界上的产煤大国也是耗煤大国,每年有二十五亿吨以上的煤被开采出来。通过燃烧,用于为机械提供动力和发电、取暖等等方面,让我们能享受到一切现代先进科技所带来的好处。把它们从地底下开采出来的那些人被称为煤矿工人,旧社会则称他们为“煤黑子”。

原先只是从一些间接的途径了解到煤矿工人的艰苦工作和生活,并没有机会真正去接触过他们,去体会过他们的辛酸。今年上半年,我跳槽来到了一家专业从事矿井井下无线通信系统的公司,并在上个月有机会来到地下500多米的煤矿工作面,这才让我真实的体会到了作为一个煤矿工人有多么的不容易。

下井之前的那个晚上,我就一直在想象着矿井里的环境,可能会很黑,可能会很热,可能会很潮,也可能会很闷……还想到可能会有塌方、会有透水、会有瓦斯爆炸……甚至都有预先把银行卡帐号和密码写下来交给老婆的想法,呵呵。刚好看到电视里有关于煤矿的新闻,看到里面连国家主席都要下井去看望煤矿工人,还有那些煤矿里大型的采煤机械,又觉得好象没有那么的危险,心里释然了一些,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6点多就起来,由于煤矿都在比较偏远的乡下,距离比较远,因此赶到矿里已经8点了。我下井的任务是勘测井下巷道的具体情况,为下一步做方案设计做准备。由于矿里对于井下无线通信系统这个项目比较重视,因此矿里的机电科李科长亲自带我们下井。

首先来到职工澡堂换工作服,李科长明确告诉我们:“把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脱掉,包括内裤和袜子;然后换上矿工服和高帮雨靴。”看着厚厚的工作服,我们都不敢犹豫,赶忙开始换。李科长又给我们每人拿来一条红色的布带,让我们系在腰上,说是一是这个布带系着不勒人,第二也是为了保个平安。被他这么一说,还着实让我们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井下真的有传说中的那么危险吗?我们赤膊穿上工作服、赤脚穿上套鞋、系上红腰带、戴上矿工帽,顺便往镜子里一看,自己简直就是一个矿工嘛!我们又到机电房领了矿灯、制氧包(听说可以提供2小时氧气,很重),才来到简陋的升降机前等待下井。

矿井里的升降机简直就是游乐园里的过山车,那个速度不是盖的,500多米深的矿井最多也就40秒就到底了。当我们几个神情紧张的走出升降机时,煤矿的地下世界就整个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了。“还不错嘛,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差。”一位同事说道。李科长说:“这是井下的主要大巷道,环境比较好,到了工作面就要差一些了。”应该说我们下的这个矿一开始给我们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井下灯火通明,空气清新而且清风习习很凉爽(此时地面温度35度),李科长告诉我们说这些风都是用大型抽风机从地面抽下来的。边说边带着我们往深处走去,拐过几个弯,巷道变窄变低了,空气也明显浑浊了,气温也上升了。看来可能快要到所谓的“环境稍差一些的地方”了吧,我心理想。这时李科长说,我们已经进入轨道巷了。我知道轨道巷是通往工作面的,看来工作面还没到呢……又走了1000多米,前面的巷道是黑乎乎的一片——没灯了!就靠着我们头顶上的矿灯发出的亮光,我们一行人继续往深处走去。转过一个弯,终于看到有一点灯光了——有个煤矿工人负责在这里操作牵引运煤车。要知道,从我们上次见到人到现在见到他至少有500米以上黑乎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巷道。可以想象,他在井下的时间里是不会有机会和别人说上一句话的,看到我们过来他很热情的和我们打招呼,还邀请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我走近了一看,原来他工作的地方其实就是巷道旁边挖了一个凹进去的小洞,里面只有一张小板凳和几把铁锹。

我们坐了会儿,休息了下,我们告别这位孤独的矿工。又往前走了好几百米,我们终于来到了通往工作面的岔道。只见岔道里面高度不过1米5左右,两旁密密麻麻的立着许多钢铁支柱,中间仅留下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小口子。这时候巷道里的温度已经有些高了,空气也相当浑浊,而且带着一股怪味。难道这就是工作面?那些大型的采煤机械呢?带着一肚子疑问,我们弯着腰又往里走了一段,隐约听到了一些人说话的声音,还有铁锹挖煤的声音。走近一看,只见十几个全身黑黑的煤矿工人正在工作面上作业——竟然完全是比较原始的挖煤方式。他们先在煤层上挖一些小洞,然后把炸药放进去,炸开以后再蜷缩着身子爬进去,用铁锹把炸下来的煤一锹一锹的挖出来,外面的人再把煤运到轨道巷去装车。为什么不用机械采煤呢?李科长介绍说:“这里的煤层都比较薄,只有1-2米,大型机械根本无法开采,所以只能用人工了。”这里就是整个煤矿最危险的地方,一旦发生塌方、透水、爆炸等特殊情况,工作面的煤矿工人生还机会是非常小的。看着他们爬进爬出的工作,再看看旁边这种极为恶劣的环境,真是让人有许多酸楚的感觉在心头。临离开时,我从工作面上挖了一小块煤,作为自己第一次下矿井的见证。

经过5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基本上算走完了这个煤矿,各个都累了个半死,还有几个脚底都走出了水泡。最可怜的是,井下是没水没饭的,因为我们几个都没有下矿井的经验,所以都没有带水下去,李科长说他常下井,这些都已经习惯了。这时候我们几个人都是饥肠辘辘,又饥又渴。当升降机到达地面的那一刻,我们都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当我们的眼睛再一次看见“久违”的阳光时,我们竟然都有一种激动的感觉。

地面虽然有些热,但是这里能看见蓝蓝的天、绿绿的树、红红的花,不象矿井里永远都是黑色的;地面虽然有些热,但是这里可以自由的呼吸清新的空气,不象矿井里永远都是浑浊的;地面虽然有些热,但是这里能随时喝水吃饭还有舒服的聊天,不象矿井里没水没饭甚至连找个人聊天都那么难。想到这些,热还能算是问题吗?!

平时老是觉得自己工作已经很辛苦,可和那些长年在工作面上猫着腰挖煤的煤矿工人比起来,这点辛苦又算什么呢?大家同样都是劳动者,只是因为他们的艰苦工作环境,他们每天付出的要比我们多得多。我们在办公室里享受着空调带来的凉爽时,你可曾会想到有这么一群“地下工作者”呢?其实“黑金”燃烧时那熊熊烈火中都有煤矿工人的泪呀,如果没有他们的血汗付出,我们的世界将会怎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