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孤独的上帝

郭成望 收藏 12 728
导读:[原创]孤独的上帝


孤独的上帝


郭成望


有一种理论认为,人最初只创造了一位神,但他太过尊贵而崇高。人类对他的崇拜显得极不相称,以致这位神渐渐地变得十分的遥远,他的子民决定不再要他。他从人们的生活中消失了。阿姆斯特朗说,假如这是真的,那么对一位神的崇拜便是人类为解释生命的奥秘与悲剧而最早演化出来的概念之一。它同时也指出这个神所必须面对的某些问题。

假如阿姆斯特朗的这一说法是真的,那么人创造神看来是想解释他们思考的某些奥秘,包括世界与人类的起源之谜。人类或者生命的问题自然是很重要的。因此也有可能,人创造神是为了在美妙而又可怕的世界中寻求神的帮助和安慰,或者是想寻找世界和人类值得存在的终极意义。

海舍尔说,我们人人都有可怕的孤独。有个问题一直都在折磨我们:在这个自我的荒原之上,在这个沉寂的宇宙之中――我们虽然身处其中,却又感到如此陌生。我们是独自一人吗?我们体验到了彻底的孤独,正是这种境况使我们要在这个世界中寻找上帝的声音。我们发现,没有上帝的世界不过是一具残躯,没有信仰的灵魂不过是一段残肢。

在旧约的创世记里,海舍尔所说的这位以色列人的上帝创造了世界和人类,或者世界和人类都是上帝这位造物主的被造物。对于创世记讲述的宇宙起源的创世故事,海舍尔说,圣经把创世本身视为一个事件,而不是一个过程。阿姆斯特朗也认为,这是一个全新的开始,它不像美索不达米亚的故事那样,不像巴比伦人的创世史诗那样,强调一种创世的过程。

旧约的创世故事似乎还有许多特别之处。依利亚德说,创世记的开篇段落十分著名:“起初,上帝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上帝的灵运行在水面上。”(创世记1:1-2)这种造物主盘旋其上的太初海洋的图景是相当古老的。然而,圣经作者虽然可能对巴比伦史诗中的神话十分熟悉,但上帝飞翔于深渊之上的主题,却并不见诸于美索不达米亚宇宙起源的神话。

依利亚德还说,创世记前几段的描述显示了一个特殊的结构。1、上帝的话语创世;2、世界是“好的”;3、生命(动植物)是“好的”,是得到上帝赐福的(创世记1:10,21,31);4、最后,宇宙创造的工作是以人的被创造而结束的(创世记1:26)。在宇宙与人类的创造中,没有出现任何壮观的功绩,没有巴比伦史诗中提阿马特-马尔杜克式的战斗,没有一场宇宙大战。

其他的特别之处还有不少。海舍尔说,圣经没有古代先人或其他地方有过的神化宇宙的倾向,没有对天地对自然的崇拜。天空和大地,与人一样都是上帝的创造物。德雷恩强调说,在巴比伦的观念里,太阳、月亮、星宿有着左右人类的能力。但是在旧约的创世故事里,这些天体只不过是“光体”而已(创世记1:14-18),它们全然不是什么神灵。

也许重要的是,旧约的创世故事不是以诸神的诞生为开端,它完全没有提到诸神的起源或者根本没有诸神。不像美索不达米亚的宇宙起源神话,在旧约的创世故事里,太初的混沌之水不是最初的母亲或者神圣的物质。代表组成宇宙的其他各种要素,比如天空与大地,不是在创世过程中产生出来并体现了男女两性原则的神灵。这对旧约来说并不奇怪:既然宇宙的创造是由上帝的话语来完成的,也就没有诸神的起源和诸神之间的冲突,

甚至创造世界和人类的上帝本身,在旧约里也没有提到过他的起源。不少学者例如海舍尔和德雷恩都说,希伯来圣经从不怀疑上帝的存在,从未问过这样的问题:有上帝吗?然而甚至与上帝是谁有所不同,上帝的起源或者他的来历,似乎更是一个永远无法参透的奥秘。或者在彼得森这样一些学者看来,上帝的起源不受任何东西的制约,因为他实际上没有什么起源。

尽管旧约从来没有声称能够完全参透上帝的奥秘,但它从许多方面对上帝有过各种不同的描述。其中值得注意的一点是,上帝是独自创造世界和人类的神,他不依靠其他神的帮助,也没有自己的伴侣。韦伯说,不管怎么基于神人同形同性的观点,他是而且一直都是既未娶妻也未生子的。这在根本上有助于他一开始就显现出不同于其他神祗的独特性,尤其是摒除了所有伟大神话体系的神话建构,这些神话总是以“神的系谱”的方式呈现出来。

上帝既没有伴侣也没有神谱,无疑可以显现出这一位神的独特性。按照依利亚德的看法,从最早的苏美尔人开始,以后在美索不达米亚的闪族人以及从希腊到印度的印欧人,似乎都有自己的万神殿。最早的苏美尔文献反映出了男女诸神的系统化,首先是三联主神,其次是三天体(太阳、月亮和金星)神。在苏美尔人的万神殿中,最高神是有退位神征兆的天空之神,他的伴侣则是大地之神。在印欧人的万神殿中,最高的神起初也是天空之神,比如印度的特尤斯和希腊的宙斯。而作为伟大的印欧天神,宙斯超凡的特性不仅是由他的权威,也是由他与众多女神不计其数的神婚所确定的。

同这些神比较起来,上帝也许有些孤单。海舍尔说,人体验到了彻底的孤独。但也可能,上帝同样是孤独的。如果考虑到,上帝不但创造了人,还创造了男人和女人;如果考虑到,上帝说“人单独生活不好,我要为他造一个合适的伴侣来帮助他”(创世记3:18),那就难免引起这样的猜想:这位创世之神自己,不是也没有合适的伴侣来帮助他么?海舍尔当然没有这样的猜想,不过在他看来,“我是地上的生客”(诗篇119:19)这句话被解释为意指上帝。在这个世界上,上帝是一个陌生者。

不仅如此,海舍尔还认为,圣经所谈的不仅是人对上帝的追寻,而且还有上帝对人的寻觅。这正是圣经信仰的神秘悖论:上帝在追寻人。似乎上帝不喜欢独处,而非得选择人来侍奉他似的。我们对他的追寻,不只是人所关心的事,也是他所关心的事,我们的祈求中包含着他的意愿。

这是否意味着,上帝的合适的伴侣从来不是一位女神,而是他所创造的人?海舍尔其实已经表达了这样的意思,尽管他强调的是以色列人与上帝之间的关系。他说,圣经时代既是人与上帝角力也是上帝与人角力的时代。并且启示不是在上帝孤单无伴的时刻发生的,启示既是上帝生活中的事件,也是人类生活中的事件。在以色列与上帝立约之前,上帝在这个世界上孤单无伴。上帝在西奈启示了他的圣言,而以色列则显示了回应上帝的能力,西奈事件是由上帝的宣言和人类的领悟所构成的。这是上帝不再孤单的时刻。

从旧约的创世故事看,也许可以认为,上帝愿意与所有的人为伴。德雷恩说,人是“照着上帝的形象”造的,意思是说人没有上帝就不完全。从人的角度看,人被造的目的是与上帝为伴,这才是人生的意义和方向。而旧约所说的人与上帝相伴的关系,指的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宗教或神人等同的那种关系。上帝的本意是与人有愉快的、亲切的交流,每个人被创造,都是为了像伊甸园里的人物那样,与上帝有直接、亲密的交往。

所有万神殿里的最高神,其实都有可能陷入一种危险,即成为依利亚德所说的被其他神所取代的退位神,或者像最初的那位神被人遗忘一样。创造了世界和人类的上帝,虽然没有合适的女神伴侣并且显得孤单,但却愿意与人为伴。看来这使他避免了类似的危险,而且不再孤单。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