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占领了中国金矿

Continental Minerals Corporation(加拿大大陆矿业公司)(CVE:KMK)(PINK:KMKCF)宣布与南非标准银行集团的主要国际投行分支标准银行及中国工商银行联手,一同成为谢通门发展项目的贷款债务承担及总协调者。

标准银行是全球领先的新兴市场企业及投行,同时也是非洲地位领先的银行及金融服务集团。标准银行在矿业方面拥有提供项目融资的国际专业经验,同时在对冲、商品贸易、并购、资本市场来源及结构调整和贸易及项目关联交易方面都十分专业。

中国工商银行是中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在中国拥有领先的市场地位、高素质的客户基础、多元化的商业结构、强大的创新能力、市场竞争力和良好的品牌价值。工商银行正在协助全球企业和个人客户管理资产并创造财富。

总裁兼首席执行官David Copeland说:“与标准银行和工商银行这些领先的金融机构合作成为承担者和协调者,是带领谢通门项目进入生产的重要因素。标准银行和工商银行给项目融资带来了矿业方面结合国际与中国的专业经验。”

谢通门是一个到达已可行阶段的铜及黄金项目,位于中国的西藏自治区。现在公司的重心放在项目的基础工程和申请开采牌照之上,公司的目标是设计并建立达到国际标准的运营业务,并对该地区的经济发展作出有利贡献。

关于:Continental Minerals Corporation

Continental是一家勘探及开采企业,公司股票在多伦多股票交易所及美国外柜台交易系统交易,公司的重心是通过亚洲的项目开发来取得增长。公司现在正致力于中国西藏自治区谢通门铜和黄金矿藏的投入生产。

加拿大矿业公司(Continental Minerals Corporation)在中国投资了1亿多美元,仍未实现盈利,但他决定继续投入5亿美元。

潘纳通对理财周报记者说:“谢通门能把我们在多伦多创业板上市的公司股票拉升10倍,任何一笔投资都将在那里获得爆炸性的后期收益。”

谢通门是西藏的一个小县城,海拔4500米,距拉萨300公里,大陆矿业在那里100%拥有一个储量巨大的铜金矿。

预期回报43亿美元

李是大陆矿业的工程师,原先在国有矿业企业工作,后被大陆矿业高薪聘请负责谢通门项目。

李对理财周报记者说:“刚开始公司跟我说要在中国挖金、银、铜,我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当时所有人都在疯狂地挖煤,国外的大公司都在找石油。但是他们真的拿出了详细的计划书,把利润预期都列得清清楚楚。”

潘纳通显然没有开玩笑,他告诉理财周报记者,经过3年多的考察勘探,大陆矿业已经在谢通门121平方公里范围内探明原矿石储量2.198亿吨,初步估计铜含量0.78%,金含量0.62克/吨,银含量3.95克/吨。

潘纳通并未透露他的预期收益是多少,理财周报记者根据大陆矿业提供的数据,参考近期国际黄金市场价格计算得出,如果谢通门矿床探明储量全部得到开采,大陆矿业将获得价值18亿美元的黄金和25亿美元的铜,投资回报率超过700%。

大陆矿业并不是第一个在中国挖到金子的外国公司。2002年,加拿大西南资源矿业公司在云南播卡发现了储量惊人的高品位金矿,该项目总投资2.5亿美元,开采后的利润将不可估量。

西南资源的惊人发现无疑为众多外国公司打了一支兴奋剂,2003年大陆矿业进入中国。在他们之后,更多国际矿业公司正蜂拥而入,而他们的目光都投向了西部。

潘纳通对理财周报记者说:“中国现存开采的超过6万个矿中,80%在东部,这些发展成熟的项目许多都由于开采殆尽而关闭。而西南部蕴藏的高含量稀缺金属如铅、锌、锡等还有许多未被开采,存在巨大潜力。”

潘纳通的观点显然很有市场。2006年中国国土资源报告显示,当年在中国从事矿产勘查开发的国际矿业企业已超过100家,发放有效涉外勘查许可证249件,涉外采矿许可证194件。

理财周报记者从大陆矿业了解到,除了丰富的矿产资源,中国政府的开采控制使潜在大型矿产保存得非常好。同时,中国廉价的厂房、设备、以及劳动力成本配合良好的基础设施,为矿业公司节省了一大笔前期投入资金。

一家国际矿业公司曾用6个月的时间,在中国建造了一座拥有每天750吨处理能力的尾矿坝工厂,花费400万美元,而同样的厂房如果建在北美、欧洲,成本至少要增加8倍。而且中国市场本身极度缺乏优质金属,在中国开采出矿产后,经过加工,可以就近在中国市场上销售。

合资才是生财之道

理财周报记者从大陆矿业的资产负债表上看到,自2004年以来,该公司已经在谢通门项目上花掉了1.1亿美元,但几乎没有任何收入。更糟糕的是,大陆矿业至今未能获得谢通门的采矿权。

不久前,大陆矿业与甘肃金川集团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尽管潘纳通强调这一协议是关于“技术合作和融资”的,但有专门从事资源产业VC的人士告诉理财周报记者,这其实就是一份合资协议,因为“如此庞大的铜金矿项目,外资公司能否单独获得采矿权,并最终获得收益是一件令人怀疑的事”。

潘纳通承认,国际公司想独资在中国挖矿“是件很困难的事”。他对理财周报记者说:“我们属于初级勘探公司,传统做法是专注于勘探的过程,获利方式是发现矿床并转售给采矿公司。但在中国这种方式完全行不通,只有在发现矿资源后进行开采才能得利。”

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也是一家加拿大初级勘探矿业公司,与大陆矿业不同的是,它在成功进入中国采矿后获得了不菲的收益。

该公司CEO瑞峰对理财周报记者表示,希尔威能够迅速获利的最重要原因是入乡随俗。他说:“我们一旦发现一个保存较好的矿床,就要马上启动开采进程以保证现金流,然后在开采的过程中,运用已回流的资金再进行深一步的勘探。简单来说,就是边采边探、先采再探。”

2007年国土资源部发布的报告显示,国家对于矿产资源勘查开发运用“引进来”的政策。改善投资环境,进一步规范审批权限,以鼓励外资去勘查开采我国矿产资源。然而同时我国的“十一五”规划精神表示,要防止资源过度开发利用,注重环境的保护和协调。

另一位资源产业的风险投资人表示,外资公司进入中国市场采矿淘金,最好还是与中国企业一起成立一家合资公司,由中国企业申请勘探和采矿权。这条途径虽然在获得的利润上要大打折扣,然而可以免去与中国规定的多级政府办理手续的一系列麻烦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