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一本烂书:《二战秘密档案》zt

前段时间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提名《二战秘密档案》,作者是俄罗斯的索科洛夫。以为能爆什么猛料,我就借来看了一下,不看则已,一看哑然失笑。全书的确是以爆料为目的的,但是非常可惜的是,这本书的作者偏见实在太严重,严重到不惜全面否定苏联卫国战争的功绩,不惜全面否定苏联将领的军事才能。所以他自以为料爆得很吓人,却根本上不了台面。

可以不客气地说,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叛国贼。因为他的观点所占的立场,根本不是俄罗斯的立场。

最经典的是,在对苏德战争中的苏联进行了一通批判后,他指责苏联在二战期间对波罗的海三国的侵略,搂草打兔子批评今天的俄罗斯不该阻挠白俄罗斯等国加入北约,说这是帝国主义思想还在作祟,好让俄罗斯将来有朝一日还可以进军这些国家。

我无法相信这是一个俄罗斯人能说得出口的话。国际政治上有一种“安全困境”,意思是一个国家的绝对安全就是其他国家的绝对不安全,一个国家的安全多一点,其他国家的安全就少一点。这就是国际政治的现实。如果白俄罗斯倒向了与俄罗斯敌对或有竞争关系的国家,对俄罗斯的安全是一个很大的威胁。而在作者看来,今天俄罗斯的领导人对俄罗斯的安全的考虑,超过了对白俄罗斯的安全的考虑,所以是需要批判的。作者竟然还自称是“有民族自尊心的人”。这是对“民族自尊心”最大的讽刺。

作者对苏联尤其是斯大林时期的体制深恶痛绝(这是可以理解的),作者说卫国战争的胜利导致专制恶魔斯大林的威望急剧上升,极度专制的斯大林模式也就成了天经地义的,斯大林以战争的胜利为由拒绝改革(这是事实)。作者说,所以,这场战争的胜利是没有意义的。他说如果胜利要付出这样的代价,他宁愿不要这样的胜利。

这种话一出口,说话的人不但不配作俄罗斯人,为了他自己的偏见,简直连基本的人道也不要了。他忘了,想征服苏联的希特勒是打算怎么处置斯拉夫人的。正是德国在苏联领土上令人发指的暴行,导致苏联人的拼死抵抗。如果苏德战争苏联胜利了,最多还是保留了一个专制政体,可是如果德国胜利了,那苏联面临的就是亡国灭种!作者宁可亡国灭种也不要留下专制政体。好一个不自由毋宁死啊。

在这种偏见下面,作者能说出什么话就可想而知了。作者对苏联将领的军事才能嗤之以鼻,尤其是朱可夫。作者说苏联将领“除了以无数的生命为代价去取得胜利外,根本就不会打仗。苏联的一些高级将领的回忆也证明了这点。例如,叶廖缅科元帅就用下面的例子说明了著名的‘常胜将军’朱可夫的‘军事艺术’的特点:‘应当说,朱可夫的作战艺术就是:必须要有比敌人多五到六倍的兵力,否则他就不会着手进行战斗,没有人数上的优势,他根本就不会打仗,他如今显赫的地位是用无数鲜血环来的。’”

首先这是说谎,朱可夫指挥列宁格勒战役,莫斯科保卫战还有远东的哈拉哈河之战的时候,手里的兵力都远没有到敌人5到6倍的程度。而最叫人啼笑皆非的还不是这个。最可笑的是作者的逻辑。以5到6倍的兵力对敌,竟然被作者认为是“除了以无数的生命为代价去取得胜利外,根本就不会打仗”。作者自己说过,苏联红军的素质远不如德军。那么,红军兵力至少要2到3倍于德军才势均力敌吧?5到6倍才能形成优势吧?作战的时候注意集中优势兵力打击敌人,这到底是爱惜士兵的生命还是不爱惜?是军事能力强还是军事能力差?难道要以劣势兵力去以羊喂虎才是爱惜士兵的生命?作者的偏见已经把自己弄得神经错乱,连最起码的逻辑都不管了。

那么,既然将领无能,苏联战胜德国的是什么呢?作者认为靠的就是苏联无穷无尽的人口资源,拿士兵的尸体去铺路。这是一个现在很多人也保持的观点。苏联军队人数很多,而且补充很快,这是事实,我不想否认。但是如果说这就说明苏联是靠人口优势打赢战争,那就大错特错了。在苏德战争爆发前夕,希特勒德国控制下的区域已经有1.17亿人口了。当时苏联的总人口大约2亿。表面上看的确是苏联人多。但是别忘了,在战争爆发的头5个月内,苏联就沦陷了大面积的国土,这些国土上有着7500万苏联人!也就是说,战争爆发才五个月,巴巴罗萨这一个不宣而战的闷棍就已经使德国多控制了7500万人口,而苏联则刚好相反!可见,在苏联能够进行像样的抵抗之前,人口优势已经转到了德国这一边,苏联怎么能靠已经不存在的人口优势去取得胜利?

苏联军队战时的恢复能力和扩充能力的确不容忽视,这是斯大林模式下极其高速高效的动员机制的结果。这种模式虽然在和平时期很不合适,但是在战时的高效却不容否认。正是这种高效的机制,抵销了倒向德国的人口优势,最终挽救了整个俄罗斯民族。作者不喜欢这种体制,所以不惜否定掉卫国战争胜利的全部价值,那么作者屡屡冒出惊世骇俗的无逻辑言论也就不足为奇了。

有人会说,虽然作者的观点不对。但是至少书中披露的材料是可信的吧?都是事实吧?对此,我不无遗憾地回答:恐怕未必。

我看的这本书是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2005年版。在书261页,在一篇全文引用的材料中,说朱可夫在列宁格勒方面军的时候曾经发过4976号秘电。内容是“通知全体人员,投敌者的所有家人将被处决,并且这些人一经从战俘营返回,也将被全部枪决”。

于是波罗的海舰队政治部发布110号指令:立即处决所有投降或“被俘的红海军战士、红军战士和指挥员的家人”,“所有的投敌者、被俘者在他们从俘虏营中返回后也应立即处决。”

就在两页后,263页,作者说了这样的话:“波罗的海舰队政治部把朱可夫的命令改德稍微缓和了一些,规定从战俘营中返回人员中,只枪毙那些投敌者,并不是枪毙所有被俘者。”

就在两页前,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要把所有被俘者全部处决的命令,是波罗的海舰队政治部发的,而朱可夫的密电说的是只枪毙所有投敌者。“稍微缓和一些”的是朱可夫,而不是波罗的海舰队政治部!但是263页作者却彻底记颠倒了,所以造成了这种低能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的自相矛盾。

作者对朱可夫的偏见,使他连就在前几自然段刚刚全文引述的材料,都能完全记反。我们又如何能相信作者能把他在书中其他部位间接引用的材料完全记正确?所以很遗憾,我认为这使得即使是这本书中不掺杂观点的材料,可信度也是很成问题的。

被这本充满偏见和谎言的烂书浪费了不少时间,真是可惜。所以特地发到这里提醒大家,希望其他朋友们不要重蹈覆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