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初出茅庐 如鲠在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571/


孙武见赵木的表情有异样,随即对林冲说道:“林兄弟今天辛苦了,可先行去休息,养足精神明早好赶路!”

林冲愣了一下,看着赵木。赵木回过神来,轻轻的笑了笑,对他说道:“孙大哥说的对,林兄弟今天立了大功,正当好生修养,以应对明天之行!”

“是!”林冲看着赵木说话如此和气,却是有意要避开自己,心理却有一种怪怪的感觉,和二人拱手作别,先行离去。

孙武看林冲差不多走远了,才对赵木说道:“少主是否还是对北晋的狼子野心有些放不下心啊?”

“是啊!”赵木轻轻的点点头:“我等刚涉江湖,没想到局势已经是风云突变,时不我与,急不可待啊!”

孙武安慰道:“局势虽然紧张,但是目前的情况下还无大碍,所以少主也不必过于劳心!”

赵木淡淡的笑道:“人言北晋木达叶雄才大略果然名不虚传,听说他当年以一富豪之身举兵之时,而北方群雄割据,混战不断。此人在此乱世夹缝中苦苦挣扎,经历了多少风险方才使北晋拥有了今天的霸者气象。更难得的是,他四旬得子,八年后方才有了二子,却在自己根基最不稳定的时刻,给二子取名一名定北;一名望南;其气魄和决心可见一般啊!!如今北方已定,想来南征已经不远了啊!”说完,举头观天,沉吟不语。

孙武也跟着陷入了沉思,突然听见赵木这么问了一句:“不知道孙大哥对刚才这位客人有什么看法啊!”

孙武一惊,回答道:“禀少主,我看此人并非我们白天所救之人!”

“哦!”赵木回过头看着孙武笑道:“何以见得!”

孙武道:“白天我们救人之时,那人曾在远处停留,欠身答礼,虽然隔的较远,看不清那人的面貌,但是那人拱手时动作的细微之处还是和刚才那人有明显的差别!而这种动作带有一定的习惯性,就算是有人可意模仿,也难以达到完全相同的状态!”

“孙大哥果然好眼力!”赵木满意的点点头,笑道:“此人既然不是我们白天所救之人,却顶名冒称,想来是不想让我们知道其真实身份,刚才我没有立刻揭穿他的话,就是为了弄明白他此行的真正目的,但是就他刚才说的那番话来看,似乎又看不出有半点恶意,所以让我感觉有些捉摸不透,举棋不定。依孙大哥之见,此间是否有另有隐情?”

孙武答道:“此人虽不是我们白天所遇之人,但是很有可能是受了那人的嘱托才寻找前来。想来定是白天那人身份隐秘,不方便轻易现身,所以才令他人前来,一则确定我们的身份,二来告知这件机密的事件,以图报答我们搭救之恩!”

“恩!”赵木轻哼了一声:“如此说来,倒也说的过去!只是白天和那人分别之后,那人应该先去安全之所,再确保自己不会被搜捕之后,才能再派出同伴前来寻找我们。我们藏身于此地,如果北晋追兵都没有办法着到我们的话,那他们又是怎么样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轻易的找到我们的呢?”

孙武一听他的话,心里大惊,问道:“少主的意思是?”

赵木回过头认真的看着他,沉下脸缓缓的说道:“刚开始的时候,我还在想,此人会不会是北晋的密探。或许,北晋追兵早就锁定了我们的位置,只是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才没有立刻前来抓捕我们。之所以派这个人冒名前来,一是为了搞清楚我们的身份,二是为了打探清楚我们此行的目的何在?”

“少主何以有此番疑虑呢?”孙武惊问道。

“此人的回答虽然滴水不漏,但是并不能让我完全信服”赵木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们判断此人和白天所救之人有所关联,仅仅是因为他说他从林兄弟使的枪法中,看出了些许端倪。但是,实际上,当时在场的人中,不仅仅只有这一个人见识了林兄弟的枪法!”

“您的意思是说!!”孙武轻声的问道:“那个逃跑的北晋骑兵!”

‘不错!“赵木说道:“按照道理来说,若不是精通此道的行家,在这个世界上能单从林兄弟使的那几招就能判断出他和林将军有关联的人,毕竟是极少数。但是,北晋向来以军立国,而林家枪法曾经威震天下,在春秋大陆各个国家军队中流传甚广,因此要是北晋军中有几个人对林家枪法了如指掌也就不足为奇,更何况我们遇到的还是北晋的精锐部队,这其中应该不乏见多识广之人,所以我的这一层担心也就更大了一些!”

“少主所言有理!”孙武沉思了半响继续说道:“但是,若是此人真的是北晋密探,在猜出我们的身份后,又何以告诉我们如此重大的机密事件。他们这样自泄家底,到底意欲何为呢?”

赵木点点头,说道:“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让我难以轻下论断啊!”

孙武沉吟了片刻问道:“属下有些许愚见,不知当不当讲!”

赵木笑道:“孙大哥什么时候也变的如此扭捏起来了!但说无妨!!”

孙武拱手称谢,道:“属下认为此人虽然不是我们白天所遇之人,但是应该是兄弟盟的人没错!”

赵木问到:“何以见得!”

孙武道:“若非如此,那人就不会明知我等的身份后,再向我们透露出北晋的机密!要是他们这样做,仅仅是为了赢得我们的信任的话,那这样的代价对我等现在这种既无权势也无身份的江湖小卒来讲似乎也太高了!!”

赵木听了轻轻的点点头,说道:“孙大哥说的有理!”说着又有些自嘲的说道:“看来这一次我的担心有点多余了!今后还要请孙大哥多家提醒啊!”说完轻松的笑了起来。

孙武连忙拱手道:“属下不敢!”

笑过之后,赵木的表情变的有些让人难以揣摩,喃喃的自语道:“如果这个兄弟盟真的能做到连四大国都不能轻易做到的事情,那它的力量不是太可怕了吗?”说着转过头,死盯着孙武。

孙武连忙低下头,呆立在一旁,惊的说不出话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