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之人生杂谈 第五十二章 醉过才知酒浓 第五十二章 醉过才知酒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407/


雪,已经下了几天,玉轻轻推开本就虚掩的窗扇,让外面清新却有些冰冷的凉风徐徐吹进此时气味有些浑浊的屋内。窗外,皑皑白雪把一切的景致都装点的有些浪漫,再配合刚刚亮起的街道两边的霓虹灯,显得分外妖娆。长嘘一口气,玉转身看看屋内墙上的挂表,时针指向6:30。哦,该是去上班的时间了,玉有些倦怠的想到。



整整睡了一天,可是肌体传导给玉的信息,像是一夜未合眼的感觉。她实在不想动,不想出门,可是,想想自己在这个陌生城市的处境,以及家人渴望自己出人头地的目光,无奈的摇摇头,简单装扮了下她那本就十分俊俏的面庞,换好衣服,拿起随身小包,锁上房门,来到了繁华的街道上。玉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自己的目的地,车子启动了。可是,玉分明从出租车的后视镜中看到了司机师傅那鄙夷的目光。对此,玉早已经习以为常,她懒得去解释什么,人家爱怎么想,是人家的自由,而说不说出自己的情形,则是自己的自由。



出租车停在这个城市最大的夜总会的门前。玉付过车资,一只脚迈出车门,身子刚出来,另一只脚还没完全抽出车子,那个出租车的司机师傅就像着了什么魔一样,猛地加油门,呼啸而去,玉被狠狠的甩在了雪地上。而那辆没关后门的出租车在驶离了玉所在的地方几百米后,嘎地刹住,司机从前面跑到后面车门边,“碰”地关上车门,然后又疾驰而去。



玉从雪地上爬起来,抖抖身上粘的浮雪,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似的,走进了这个夜总会的大门。来到她工作的迪吧大厅,去更衣室换好了衣服,玉走到迪吧大厅的吧台处,对着里面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说到,你下班吧。边说,边熟练的接过那个女子递过来的账本,看过之后签字。然后,玉就站在了刚才那位女子所站的位置,等待着她认为可能的客人出现。



果然,过了不久,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俊朗年轻男人就坐在了吧台边的吧椅上。不等那个男人说话,玉赶忙小跑过去对他说,先生,今天还是照旧吗?!那个男人用迷茫的眼神看了看玉,随即点点头。于是,玉用最快的速度到吧台对调酒师说出自己推广的洋酒的名称,调酒师木然的为玉准备好了酒杯和冰桶,玉用一个大号托盘端起这些物件,碎步款款的来到那个男人的身边。倒好酒,加好冰块,玉也拉了张吧椅,坐到了这个男人身边。这个俊朗却神情落寞的男人照例开始了豪饮,好像他喝的不是有些烈性的洋酒,而是入口即化的蜜浆。



以平时的观察,玉知道,这个男人恐怕又要喝上几瓶,直到酩酊大醉了。看着看着,玉也陷入了自己的心事之中。玉是一个刚刚毕业于这个大城市的一所大学不久的大学生,一方面因为自己的专业太冷僻,一方面因为自己只是大专学历。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大城市中,玉根本无法很快找到自己的位置。可是,自己又不能回到那个有些穷困落后的小山村去,那样的话,好不容易把自己供出大学的父母还不得伤心死。所以,玉就暂时当上了一家洋酒代理公司的酒推广小姐。她想先安顿下来,再从长计议。



正想着,此时迪吧疯狂的音乐骤然响起,一下就把玉惊回了现实世界。而这时,身边的那个男人对玉说,来,今天你陪我喝一杯。由于音乐的声音太吵,玉并没有听清那个男人说了些什么。可是,看见那个男人拿起面前的另一只酒杯倒上酒,加好冰。玉明白了,这个从不让自己陪酒的男人,今天要让自己陪酒了。其实,当初应聘做酒推广小姐时,公司是有言在先的,如果消费酒的客人要求陪酒,不得拒绝。因为,酒推广小姐是没有固定工资的,劳动报酬就是,客人每消费一瓶酒,酒推广小姐就能拿到100元的提成,客人消费的越多,当然提成就越可观。



于是乎,很多酒推广小姐干脆主动陪酒,让客人多喝,自己也喝,这样一来,似乎收入会大大提高许多。不过,玉还从没有这样做过,倒不是担心自己的酒量,而是玉有自己的原则。她并不想靠做酒推广发财,这只是她暂时养活自己的生活方式。但是,玉没有拒绝这个男人。因为他已经来这里十几天了,每天来并不像别人那样蹦迪,而是天天坐在这里喝酒。在玉看来,这个看上去俊朗而有些落寞的男人,是安全的。玉,端起了酒杯。



当两瓶酒都快见底时,这个男人说话了。他看着自己的酒杯对玉说,知道吗,你跟我的前妻长的很像。玉没有应声,这个男人继续说道,可是,她死了。玉这时才惊愕的睁大了眼睛,难怪这个男人看起来如此落寞,原来他是个悲情男人。男人接着说,你真的很像她,十几天来,每天看着你,心里很温暖。



在又开了一瓶酒喝到一半时,玉知道了,这个悲情的男人叫伟。他曾经有一个美丽贤惠的妻子,经年累月,伟在外面的世界以生意应酬之名拈花偷腥。而他那美丽贤惠的妻子,则帮他把家庭的事物打理的井井有条,并在他偶尔回家时,带给他所有的温存。那时的他,偶尔也会醉在妻子的温柔乡里,经受良心的拷问,打算改过。可只要回到外面的花花世界,他就又会故态复萌。两年后,他的妻子怀孕了。可是,他还是照旧那样持续着对妻子的不经意,直到妻子临盆,胎儿缺氧夭折,而妻子产后大出血,没有抢救过来,年华早逝。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叫伟的男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妻子是稀有血型,俗称--熊猫血。因为当时的医院没有这种血的库存,而血库的血调来时,必须经过数小时的解冻,贻误了最佳抢救时机,导致他的妻子与这个世界天人永隔。从此后,伟彻底变了一个人,而此时此刻,距离他妻子的逝去已经整整一年。



伟结束了述说,目光呆滞的他,继续以酒醉麻痹良心痛苦的豪饮。玉此刻心中的感觉,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迪吧中场的轻音乐响起,一个音色浑厚,略带沧桑的女中音唱到: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真情真爱意悠悠。。。玉忽然心底生出许多感慨,是啊,这个叫伟的男人,何尝不是曾经迷醉在现实的花花世界中,不知自拔,而痛失真爱的呢!好在现在,他总算从现实的花花世界中醉醒了,尝到了那种痛苦不堪的味道,对这个男人今后的人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恐怕以后这个男人会永远记住,他到底应该醉在哪里了。然而,自己呢,自己的以后又当如何呢。有些微醺的玉,心思凌乱的随着那沧桑的女中音荡开去。。。爱过知情重,醉过知酒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