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穹 第二章 退兵(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90/


小仓刚刚进院子就听见中村的咆哮声。

“杨小白,你的皇协军怎么剩下这么几个人了?!你的人呢!”

“大太君,小的实在是没办法。皇协军的战斗力本来就比皇军差了很多,加上八路这次的打击重点是皇协军。所以,我们的损失比较大。但是,所有死去的弟兄都打得很顽强。没有一个是作战不力。这点井上太君可以作证。”

“联队长阁下,杨君说的不错。八路这次改变了打法,不和战斗力强劲的皇军纠缠。单找皇协军。但是我们这支队伍没有给阁下您丢脸。他们在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敌人交战,面对死亡,他们没有一个退缩,请阁下明鉴。”

这话出入大了。杨小白的皇协军明明是被日军的刺刀逼着前进的。光是杨小白就有数次的逃跑,只不过他能自圆其说罢了。但是,实情他们两人谁也不敢说。开玩笑,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拿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

井上的话深深的刺痛了中村。这次的行动是他匆匆发动的。战前准备很不充分。这次的行动,中村冒险的成分占了很大的部分。如今部队损失惨重,任务确刚刚开始。面对这样的事实,他是无论如何也推脱不掉主要责任的。

“八嘎!”中村极度的恼火。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可是心里的话又不能说出来,他现在心情可以用羞愤来形容了。

正在中村尴尬万分的时候,小仓来救场了。

“报告联队长阁下,卑职已经完成了任务。按照您的指示,我们没有过多的深入,只是远远的驱逐了这伙八路。卑职已经布下了警戒哨。相信他们不会在轻易的偷袭我们了。”

既然有了台阶,中村也就就坡下驴了。

“呦西,你干的很好。同时要派出多支侦察队,相互以五里为距。一来可继续侦查支那百姓的踪迹,二来可以吸引八路的主力部队。记住,一旦和八路遭遇,必须马上报告和联系友邻部队。切忌单独追击!”

“哈咿!卑职这就去部署。可是,阁下,您也要多多保重!剿匪大计是长远之行动。我们还需要您的指挥和领导!”

中村说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去把藤田,村山和春田三位中队长叫来,现在我们要研究一下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一直站在一旁战战兢兢的井上和杨小白,这下是真的长松了口气。要命的时刻终于过去了。双方都在暗暗地庆幸自己还活着。

日军的参谋把军用地图铺在一张大桌子上,用最快的速度把双方的所在位置标了出来。(至于八路军的位置他们只能是猜测了。)

中村简要的说了一下情况后,询问道:“诸君说说,我们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井上一雄马上接口说道:“我看还是按照阁下您制定的方案继续剿匪。我向阁下请缨,愿做前锋。不剿灭中共军,誓不回师!”

一旁的藤田武太郎邹着眉头说道:“我看还要谨慎些为好。毕竟这次作战不同于往日和支那政府军作战。对于中共军的新战术,我们还要适应。如果贸然出兵进入大山的深处。恐有不测啊。。。。。。”

“藤田君太过小心了。虽然中共军的战斗力和皇军有的一比,但是,支那百姓可没这本事。我们只要尽快的把他们抓住,不但部队的伤亡会大大减少。而且有这些人在我们手里,对付中共军我们也多了几分把握。我们还可以杀一批支那人,让那些愚蠢下贱的支那人好好看看,和皇军作对的下场。”

井上打心眼里讨厌藤田。最烦他那种自以为是的样子。更何况在大队长这个职务上,藤田也是他强有力的竞争对手。

可是,藤田的好友春田不干了。“井上君,到现在你还认为支那人是愚蠢的吗?好像你的部队在支那人手里损失的最重吧。”

井上的两只眼睛都快瞪出来了。“你什么意思!你的损失就小了吗?!春田君,你屁股上的伤是怎么回事?不要跟我说是支那女人抓的。”

“胡说!战场上负伤是常见的事。这不能说明什么。你身上的伤比我的要重的多了,你怎么解释?!”

“闭嘴!”小仓古夫有点看不下去了。厉声制止了他们。

“诸位,在联队长阁下面前要注意你们的言行举止。不要忘了你们是帝国的军官!为了一点小事就吵吵闹闹,成何体统!”

中村这次却出奇的没有发火。他既不支持也不制止,一声不吭的座在那里看着三人。可他的心里却不是个滋味。中村的这个联队编制较大,原有四个战斗大队为基本作战单位,加上炮兵中队,通信中队,医疗分队等等一些支援单位,全联队近六千人。前些日子被调走一个大对去了南方。加上另一个大队长负伤回国疗伤了,这样一来,除了小仓古夫和留守县城的福田康致,全联队就有了连个大队长的空缺。村山明惠战功显赫,资历又高。理所当然是大队长的合适人选。但另一人选,中村在眼前这三人身上迟迟的犹豫不决。井上勇猛有余,智谋不足。藤田善计谋,但勇气欠缺。很不像大日本皇军的作风。这在崇尚白刃战的日军部队里是个不小的欠缺。已经有不少低级军官自私下里对此表示了极大的不满和疑惑。而春田则缺乏变通。他能忠实的执行上级下达的命令。但基本上是死脑筋一个。中村对三人非常苦恼,有时恨不得把他们三人捏成一个人。关键是这三人以分成了两派。经常的相互攀比拆台,甚至于相互攻击,乐此不疲。中村经常对此给予三人训斥,看得出来,效果不怎么的。

“看来,这个大队长的职务打完这仗后,必须要定下来了。”中村在心中暗暗地想着。

这时,他看到在门外规规矩矩站着的杨小白。中村对着杨小白招了招手说道:“杨君,过来。”

杨小白赶忙整了整衣领,快步的走到中村面前。一个标准的立正,接着又是一个九十度的鞠躬,然后恭敬的说道:“大太君,召唤小的来有何吩咐?小的愿为皇军效劳!”

中村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说道:“杨君,大冷的天你站在门外干什么?怎么不进来?”

杨小白规矩的回答道:“报告大太君,这是规矩。在皇军议事的时候,小的是不能靠近的。小的在外面给太君放哨。”

“呦西,杨君不愧为皇军的朋友,我们既然是朋友,那就应该是平等的。”说完中村扭头对着众人沉声说道:“你们听好了,从今天起,杨君就是帝国军人的一员。他可以享受帝国军人的一切待遇。明白吗!”

“哈咿!卑职等明白!”

中村的一席话说的杨小白大脑一阵的眩晕。“妈的,怎么回事?我没听错吧?天上掉馅饼砸在我脑袋上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他还从那里胡思乱想呢,中村问道:“怎么?杨君,你不愿意吗?”

一句话把杨小白从梦幻中打醒了。“不,不,不,多谢大太君的提拔和栽培。只是小的水平和皇军比相差甚远。我怕。。。。。。”

杨小白之所以迟迟不敢答应,是他号不准中村的脉。不知道这老小子在玩什么花样。有时候从好事到坏事只有一瞬间。其实杨小白想多了。中村之所以要抬举他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要搞他的“以华制华”。杨小白的祖上在这一带很有名气,到了杨小白这一代虽然成了败家子和汉奸。家境大大不如以前,可不管怎么说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啊。只要把他竖起来,很好的协助皇军把后方稳定,皇军没了后顾之忧。就可以集中力量解决支那政府军和那该死的中共军了。另外,杨小白家产很大,族人又多。所以他不大可能逃跑或投降。最主要的是,这个奴才非常的听话,有时候比中村的部下还好使。这些都非常对中村的胃口,所以他才会立挺杨小白。

“哎。。。。。。”中村摇摇头打断他,又指了指桌上的地图说道:“你们支那有句老话,叫众人拾柴火焰高嘛。你是本地人,这里的一切比皇军要清楚。你说说看。皇军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杨小白偷偷地看了看眼前的一群“主子”,哼哈了半天,还是不敢说。站在一旁的井上一雄不耐烦了。:“杨君,联队长阁下亲自询问,这对你来说是个多大的荣誉啊!你这样瞻前顾后是对他老人家不敬!别忘了,你现在是一名军人!”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知道了。”杨小白暗地里鼓了鼓气说道:“大太君,军事地图小的是看不懂。但是以小的愚见,追还是要追的,要不然对上对下都不好交代。只不过要看怎么追。我们这里有句俗话---拳头能打多远就打多远,但屁股一定是要坐在椅子上的。”

“杨君,请你把话说清楚一点。”小仓古夫似乎有些不解。

“太君,是这样的。就是说,我们的部队不管打到哪里,都必须要在据点的控制范围内。而这里”杨小白指了指地面。“就是我们的据点。只不过。。。。。。”

“噢?杨君还有什么顾虑?”

杨小白冲着小仓微微鞠了一躬。“太君,这一带的地势十分复杂。越往山里走地形越险要。有的地方两个人就无法并肩走了。皇军的那些大家伙(指火炮)肯定无法携带。而且,这一带能藏人的洞子太多了。就是小的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洞子。小的担心,一旦八路在某个险要的地段伏击皇军。。。。。。我们要想个法子才行啊。”

杨小白一番话说的中村等人个个小脸煞白。本来盲目的进山就十分的危险了。还没有炮火支援,那不要人命吗!中共军只要几个人在险要之处就能把整个联队堵住。而且他们还是进退自如,想拖几天就拖几天。

一屋子人都是眉头紧皱,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井上一雄也耷拉个脑袋一声不坑了。中村已经干掉半包烟,喝了三壶茶,可办法还是没有想出来。

春田扶了扶眼镜说道:“不如这样,先派出一支规模不大的部队在前面开路,大队人马随后紧跟。当遇到敌军阻击时,大部队则从两翼找路绕道敌人的后面,给予歼灭。。。。。。”

话还没说完,井上就没好气的打断了他 。“春田君,请你说话要负责任!这一路上你也看到了。这里山连着山,到处都是悬崖峭壁。你从哪绕?!等你绕到了,还不知是哪年哪月了。再说了。既然中共军能伏击皇军的主力,你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伏击皇军的迂回部队?这样一来我们岂不是全线被动?!”

春田也不甘示弱,当下反驳道:“是又怎样?反正重火器和大部队也施展不开。那我们就不如分兵多路同时进发。我就不信中共军会处处设防。”

井上满脸的轻蔑,讥笑道:“春田君,我来问你。如果中共军在皇军的进军路上设伏。你该如何?是战?还是退?”

。。。。。。

春田被问住了,他无言以对。谁都知道,从船越一夫到现在,八路运用最多的战术就是伏击战。而且战果辉煌。最要命的是日军频频遭伏,却毫无办法应对。虽然就一种战术,但是随着日军部队的多少,武器的配备,道路地形的不同,在八路军的手里也有着不同的打法。日军对此是深恶痛绝!但是日军部队人数有限,人员的编制,训练和武器的配置根本就不适合山地作战。加上准确可靠的情报严重不足,对作战区域的地形地貌不熟悉。虽然日军想了N种办法,还是屡战屡败,伤亡惨重。

小仓喝了一口茶,小声的对中村说道:“阁下,请恕卑职直言。没有可靠的向导,没有至少一个师团,没有帝国空中集团的支持和配合。我们很难对此区域进行彻底的扫荡。”

中村不满的说道:“那还能怎样?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单独作战!现在讨论的是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胜利。要不我们来这里干什么?来野餐吗?”

杨小白在一旁真是快晕了。“妈的,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啊!以前听过小鬼子疯起来不要命。可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明知在往前就是凶多吉少还要去。好像小命不是自己的似的。我看要是能活着离开这里就算奇迹了。”

在杨小白看来,这次的作战目的根本就无法达到。如果是奇袭还有可能成功,可现在八路已经提前撤离了。这说明人家已经有防备了。在打下去,天知道会怎样!

突然,杨小白有种不祥的感觉正向自己慢慢地靠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