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大小非二次发行之初探

证监会所谓大小非减持的二次发行方案,估计可能的设计是上市公司大小非股东拟减持所持大小非时要像发行上市一样向证监会审请上市发行的额度,上市发行的价格(如果是市场化的话,一般是增发的模式,即以市价20个交易日平均价打九折),并找到适当的承销商/券商来为其销售、余额包销拟上市的大小非股份。由于要向证监会审请额度,证监会就可以根据需要(市场或政策或政府的需要)控制大小非流通的节奏和规模,这或许有统得过死,管得过度之嫌,但某不得不以为这亦是大小非二次发行减持的一个亮点。是时多数大小非或者说所谓的产业资本在资本市场上还很稚嫩,和多数散户一样现在亦是顿足捶胸,后悔去年没有即时兑现,浪费了大好时机。通过管理或许可以改变涨时不抛,跌时抛的情形。另外,由于要找承销商、保鉴人,上市公司必须要有一定的业绩支撑,其大小非股东的股份才能顺利找到承销商、保鉴人,亦只有有业绩的公司,二次发行的价格才更接近市场价(业绩越差,二次发行/减持的价格折扣越大),垃圾公司即使发行价/减持价再低,都可能找不到承销商、保鉴人,亦就无法二次发行/减持,从而达到郎教授咸平一直倡导的业绩优者可以减持,业绩差不能减持的目的。这亦是大小非二次发行减持的第二个亮点。

但这个方案的问题是大小非再次付出后,并没有给市场终极买家带来任何实惠,吸引他们去买/承接大小非释出的股份,反到是中间商(承销商、保鉴人)分了一杯羹,因此,在这个方案中,如何吸引投资人购买公司的股份就很可能要么回到过去那种做业绩/做假,讲故事,忽悠投资人的情形中,因为承销商、保鉴人不可能包销那么多大小非;要么就大小非无限期等待下去直到公司业绩令人满意为止。如果是前者,某不知道治市之说从何说起;如果是后者,某亦不知道大小非能否接受。当然,如果证监会一定要这样做,并且真的做到业绩优者才能减持的话,亦是市场非常欢迎的。但某不认为会按这个方向发展,更大可能是适得其反。毕竟再剥一层皮,还不能让大小非从容地减持,怎么亦说不过去;而如果迁就大小非的利益(实际上是迁就证监会),就不得不损害市场、市场终极买家的利益。

本文内容于 2008-8-27 11:09:54 被高山空谷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