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全球最奇异事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耶路撒冷哭墙“流泪”揭未世先兆

以色列圣城耶路撒冷在2002年7月出现极之不寻常异象,著名哭墙的一块石块竟流出泪水般的水渍。犹太教士称,一些朝圣者发现哭墙的石块流出水滴。哭墙流出的水滴至今已浸湿了10厘米乘40厘米面积的城墙。 那些水滴是由哭墙男士朝圣区右边中间的一块石块流出,其位置接近女士朝圣区的分界线。哭墙流出水滴一直持续了,圣殿山的管理官员已知此事,那些水滴可能由管理官员装设的一条喉管流出。但有专家指若是正常滴水,不会不被蒸发,而且亦不扩散,实在是谜!一些犹太教的神秘教派更指,在他们的典籍中预言,若哭墙流泪的话,是世界未日的先兆。考古专家一个小组对此进行了调查研究,指“这不像是水迹,看来是植物的分泌物”。但当中没有解释为何其它一样有植物的石墙没有水迹,也不知道水迹不蒸发保持长方形之原因等等,专家都无答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卡米拉梦后惊见戴妃鬼魂


报道说,戴安娜情敌卡米拉与王储查理斯,2002年7月在苏格兰梅伊古堡留宿时,在睡梦中赫然看见戴妃的鬼魂出现在床前,精神陷入崩溃。卡米拉又因自己与查理斯的婚外情,对戴妃造成的伤害深感愧疚,失控落泪,恳求戴妃原谅。 另外戴安娜一直盛传她冤魂不息,鬼魂在她的童年故居兼香冢、史宾沙家族封地的大宅,以及附近湖畔的墓地出没。许多访客声称在湖面等各处看到她显灵,甚至有人见过她站在湖边饮泣和说话,似乎仍有心事未了。 戴妃弟弟史宾沙伯爵的发言人福克斯承认:“人们在奥尔索普封地目睹怪事发生。”据报戴妃香冢所在的小岛,是戴妃生前其中一个喜欢的地方。 职员称,他也曾见过戴妃鬼魂,戴妃还好象想跟他说话。他说:“她站在湖边,哭个不停。她在说话,想告诉我一些事,但我无法明白她的意思。我觉得她非常不开心,因为她还有很多心事未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长白山天池水怪再现身


神秘莫测的“长白山天池水怪”最近两次现身。继2002年7月6日在长白山北坡,两名当地人发现“水怪”后,7月25日在长白山西坡又有更多的人目击了这一不明生物。 吉林长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松江河旅游分局孟凡迎局长说,今年7月25日下午2点左右,在长白山西坡山顶有一些游客目睹了“天池水怪”。在山顶一位经营出租望远镜的董先生说,当时“水怪”出现在朝鲜一侧的水面,离岸边大约一百多米远。只见它窜上来又下去,就像海豹戏水那样,给人的第一感觉是鱼在飞跃。从望远镜里看,的样子黑乎乎的,不是很大,看不清是什么东西,有的说它像恐龙,有的说像大铁锅,有的说像水牛,但绝对不是鱼。它在水中游弋了十多分钟后消失。当时在山上的一、二百名游客也都看到了。近百年来,“水怪”一直是这个高山湖泊中的一个不解之谜。但从上世纪初地方文献的详细记载到近几十年数以千计的人几十次的目击,使天池存在“水怪”成为难以否认的事实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天主教枢机主教胡振中准确预言自己死亡日子 .



天主教枢机主教胡振中在2002年9月23日6时在玛丽医院病逝,享年77岁。胡振中患有骨髓癌。已退休的陈子殷神父,主持弥撒时,透露了胡枢机生前一件事。他指胡枢机曾向同僚说,指香港过往两位华籍主教徐诚斌以及李宏基,先后于5月23号及7月23号病逝;按次序排列,自己或会在9月23号死。 结果胡枢机最终真的在自己预言日子逝世,巧合得令人难以置信。而且本港过去五位教区主教,同样均在“3”字尾日子逝世;最奇妙是连同刚离世?胡振中在内,历任3位华籍主教,均在“23日”魂归天国。 本港过去五位主教,逝世日尾数均是“3”字。 第一任的恩理觉主教殁于9月3日;第二任白英奇主教则于2月13日逝世;第三任兼本港教区首位华人主教徐诚斌殁于23日;第四任的华籍主教李宏基殁于23日;以及最后的胡振中枢机主教,则亦殁于23日。 就连刚接任主教一职的陈日君的生辰是在13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澳洲圣母像显神迹流泪


一尊在泰国购买的圣母像竟流眼泪,数以百计的信众涌往拜圣像。虔诚天主教徒帕蒂鲍威尔8年前以150澳元在曼谷一家宗教商店购买了这尊圣母马利亚像,最近她发现神像的眼睛流出散发玫瑰香味的油类物质。鲍威尔说第一次发现圣像哭泣是2002年3月19日,但当时她不肯定这是否一个只有她本人才能见到的神迹,直至神像在复活节再次流泪。连当地教区神父在内的无数目击者面前。 复活节以来,数以百计的人已经到过鲍威尔的家朝圣。鲍威尔在家里设置了一个圣坛,供奉这尊圣母像。后来更作出了科学检查,发现不是骗局,而流出的哭水不断,更有重病人仕摸过圣母像离奇痊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台湾澎湖海底发现远古文明


中华水下考古学会筹备会的潜水专家成员,在2002年7月,在澎湖东吉岛附近海域发现了一座水底古石墙的遗迹,成为台湾海域附近继虎井沉城之后最受瞩目的一个疑似古沉城遗迹。 这座疑是人为建造物的水下石墙的年代、整体建筑原来形貌、功能不明,至于它到底是人造建筑抑或自然形成的海下产物,都还是个谜。石墙发现后,有人推测它的年代在六千年以前,有的推测在一万年以前。这些考古上的问题,都有待学界,尤其是考古的城址专家作更进一步研究判断。 这座疑似人工建筑而成的石墙,在东吉屿西北侧,水深二十五米至三十米之间。石墙的平均高度约一公尺,宽度约五十公分左右,长度约一百米,呈东西走向。根据声纳扫描资料显示,这里有同样的墙约四至五道。潜水人员实地探勘并发现,墙面部分的小凹洞还夹杂着小卵石。潜水人员发现的这个结果,部分专家推测这是人工建筑的石墙,也可能是古代城墙的一部分遗迹。尤其,台湾附近海域第一座沉城遗址,1976年发现的虎井沉城,与这个新的水下发现相隔仅一百里左右,两个遗迹之间的关联引人遐想。曾有人推估虎井沉城年代可能在七千至一万年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